小仓酒

快看我快看我!我超可爱啊!(不)
虽然拥有着有点变态的少女心,但是不影响我的可(变)爱(态)嘛!
可喜欢被勾搭了………了……………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四)笑

01


  只见身为罪魁祸首的那人眼眸微弯,面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又眨了眨,纤薄的唇勾出丝丝缕缕。“哈哈哈。实际上就是我想见一见大小姐呢。”


  姿容端丽,眼含新月,留长的暗蓝秀发披在肩上,像夜色漫染。


  而与其美貌极其相衬的,是一身繁复琐碎的深蓝色狩衣,从袖口到领襟都精细绣着金色的暗纹,如月光华流转。——这个男人,向来是被月亮所偏爱的。


  掩唇,轻笑,侧目,仅仅是些细微神态,却能让人感觉到月色之美。


  你依旧低头喝茶。男人细长绮丽的眉眼,轻轻斜睨过来一眼,明黄的流穗随着轻掩嘴角的动...

24 29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三)引

01


  “……原来已经那么久没见过外面的天空了。”微微发哑的叹慰从喉咙里上升,肺部在呼吸的时候颤动。


  那天空其实只是灰蒙蒙得发蓝,没有云。锈刀,骸骨,荒原之上冷寂寂的岩石,曚昽日光穿越浓雾而过,底下掩藏着一片极致的空虚孤独。你弯着嘴唇,似有若无地嗤笑了一声。


  “一期一振,你还不赶紧跟上来么?”


  雾气吹散。


  身后出现的是,纤长挺拔的水蓝发男子,穿着与之气质略显不和的华丽军装、低垂着脸,投射下的淡淡影子显得敏感又凛然。


  “是。”


  “...

14 10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二)无

01


  即使是碎刀,小狐丸也要杀了你。


  那么,小狐丸就碎刀吧。


  开始朝着你奔跑的小狐丸在那一刻,眼神茫然地愣怔了一下,高大健美的身躯忽然跪倒在地,他的手腕、脚腕、膝盖、眼睛在同一时间都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线。


  鲜血就从那里快速流溢了出来。


  滴滴答答,如同鲜活游动的颜料。


  一缕由于许久未被梳理而打了结的毛发轻轻飘落在地。


  而你看着他,风平浪静,毫无波澜,就像所有喜怒哀乐的他都是一个笑话。


  ……你连匕首都未曾抽出来,小狐丸,就已...

22 11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四章 以身噬刀(二)

  睁开了羊羔般柔软美好的眼眸,她有些茫然地,敬慕依赖地叫唤了一声,“静司。”然而她旋即抿紧了嘴巴,有些不相信自己怎么能犯下这样低劣的错误。

  怎么能在这里叫出他的名字呢?

  呼唤的也不应该是他的名字呀……

  那我应该呼唤谁呢?

  神经兮兮地扭了扭身子,心口仿佛失落了一大片,审神者紧张又可怜地环顾着四周,裙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雪白,小巧可爱的脚趾没有穿上足袋而看得到透着粉色、微微蜷曲的模样。

  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下意识寻找着的是什么,审神者少女把目标锁定在石切丸身上,顿了顿,“你听到了吗?……”

  “风声喧嚣。”

  除了“鹤丸”,能让她在这种时候呼唤出的名字——...

13 19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三章 以身噬刀(一)

  “要麻烦阁下了。”

  柔软光滑的发丝随意散落着,永远充满溺爱般温和色彩的眼紧闭。

  四肢细弱地依附在他人的怀抱里,对一切毫无所觉,简直就是一只待宰的羊羔。

  太郎太刀将手里哭累了乖巧睡去的审神者少女递过去。因为离开了熟悉温柔的怀抱,少女在梦中不安地呜咽了一声。

  “我明白。”石切丸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人,神情寂静又温和。

  “我会让她遗忘有关鹤丸的一切的……”

  如画的眉目,丝丝缕缕化不开的浅淡的哀愁,在睡梦中也咬着嘴唇忍耐着什么,可怜可哀极了。这样的她,当然是忘掉鹤丸会比较好吧。

  石切丸缓慢地叹息了一声,没想到自己作为适应神事的神刀发挥作用竟然是在这种地方…...

8 28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一)谋

01

  “初次见面,人类。你的愿望是?是将所有的妖都斩去么?”

  你命令鹤丸运用【刀剑回溯时间】的能力带回来的【过去的】夜斗这么对你说的时候,你忍不住笑了。

  初次见面?

  ——你在准备就职审神者前就遇见过了未来的夜斗。

  在天神神社的鸟居下踏着台阶,湿地繁花,遇见了的在神社里息宿的男子。无法谈得上品味的运动服外套与围巾,流浪猫般地蜷成一团、清醒地醒来,落魄而微微冷峻。

  今天,他依旧是那八百神明之末,不会被此岸之人所视,更没有信徒去供奉他。

  甚至若是这一刻没有被人记住他的名字,他就会顷刻消失。

  今天也依旧没有什么不同——不被信仰就会消失的、不安的无名神突然...

11 36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怒

01

  “我的心爱之人?……”

  小狐丸感到极其可笑,他们这样的暗堕刀剑没有心,更没有爱,哪来的——

  她。

  我最爱的她。

  食髓嗜人的痴念业障在那一瞬间完全淹没了小狐丸,曾经痛失的记忆现今突然回来,紧缚住他,古怪的情愫流窜。他想起来她最喜欢叫他“小狐”,想起来她最喜欢笑得眯起眼,想起来她最喜欢用手指挠他的手心。

  小狐,小狐,你的头发打结了哟。

  小狐,小狐,要吃油豆腐吗?

  小狐,小狐……

  身材很高大。毛发好柔软。对我十分的温柔。

  那是她的小狐。

  她的小狐多么想带她逃离啊,却让那座本丸,永永远远地、成为了她的埋骨之地。

  他慢慢地绝望...

2 18

犹是冰雪入梦来

大家好!我,酒酒!今天给大家带来的节目是人体烟花……!

收到这么认真的评论,情不自禁地看了好多遍qwq,那个写江雪卡到哭的我,都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啊啊啊开心得满地打滚咯~

妖祀:

评 @小仓酒 【雪融之后】,我流理解,忽然发现忘记发lof,存一下。

江雪左文字大概从来不是讨人喜欢的刀吧,刀帐里几十余位付丧神,虽然身为四花却几乎可以说是最冷了。

不过倒是很衬这名字。

江雪,当真是风雅又寂然的名。

可漫天风雪,江上唯白,美则美矣,却也太不近人情了些。这已不仅仅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了。站得远了些,也是要被冷气冻住身骨的。但倘若靠的太近,人心的温度...

13

刀剑乱舞/江雪婶/女审神者:《雪融之后》

  

  雪融化之后,就是春天

  

※to妖祀的粮

※江雪左文字×女审神者,大概就是个开车失败的清新小故事(不),ooc有,私设有

※嗯,超甜的双向暗恋前提……吧?

  

  突然是一场大雪。

  从万屋赶回来的你,白雪已覆满了肩头,偶尔在走动时侧头会嗅闻到,那种冷冷的香气,像他。你蓦地觉得有些欢喜,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叮铃叮铃,叮铃叮铃,购物袋中带给次郎带的酒、清光的指甲油相互碰撞发出零碎的轻灵之音。

  说实话,你未曾想到,你会就这么看见江雪。

  那黑白袈裟、雪发吹缠的僧人手里擒着一把素白纸伞,沾了一些疏落朱血,在雪中不动。

  他那淡淡的、精致的眉目半

17 35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二章 以身试刀(四)

  因为他很高,远离尘世的高。

  所以精致香甜的少女,从太郎太刀这里看下去的时候,就只能看见小小的五官和一点可爱的笑容了。总是很乖巧地、远远地和他问安,“早上好,太郎先生。”

  “出阵辛苦了,太郎先生。”

  “太郎先生习惯尘世了吗?”

  “次郎在那边喝酒呢。”

  一直这样,离他远远的,仰着脸小心翼翼地看他。

  只有那么一次,审神者盯着朱漆金饰的神刀很久,忽而靠近他,趁着他失神的一瞬间,拿起了大太刀。

  ——很久之后,太郎才知道是审神者从其他人得知了他更喜欢上场实战,于是做出了如此反常的举动。

  温暖的手掌透过来了柔软和力度。

  努力使劲儿、想要把无法被人类使...

17 35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一章 以身试刀(三)

  她缓缓、柔柔道,“鹤丸,你这样之后会被他们为难的…”

  多么可悲,鹤丸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去放手,而她却能只用一句话就让他立马泄气。

  她仰着脸,面容柔曼亮丽,仿佛一颗吃不到嘴的蜜糖,一直勾着他发苦发涩的喉咙。他更进一步地垂下雪白的眼眸,听到她微微翕动红唇的声响,惹人爱怜的,“……鹤丸,你做错了。”

  “你不该带走我的。”

  接着就是他的喉咙发痛发紧了,声音喑哑得仿佛迟暮。

  鹤丸国永将脸埋在手掌里,苦笑了两声。“果然……”

  鹤丸不怕招致杀身之祸,不怕面对四面楚歌,甚至不怕失去她,只是她这个存在令人他慎之又慎提防却仍旧无可奈何沉沦至最底。在她面前,鹤丸...

8 29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章 以身试刀(二)

  鹤丸国永在角落猛地一转弯,还未惊吓到任何人,就看到弯着腰、干呕得作痛的加州清光。

  纤瘦清艳的男子撑在墙壁上,面上浮起一层哀愁无力的苍白,发尾海藻般黏在肌肤上。忍不住往下掉的麻木泪液和胃酸一团糟,“誉”却依旧攥紧在手里,红唇娇艳得令人心疼。

  一扇浮世绘的障子门,于她和他,却仿佛隔开了整整一个浮世。

  指上泛出鲜红的色迹,一阵阵。

  花丛娇莺啼婉转,幕帘巫山云雨时,一晌贪欢,他们就在房间外一起静听着、毫无所感。

  鹤丸连调笑的弧度都未曾变——欲|望于刀剑说来是一种伪装,不过是人形一样的精美包装。

  嘴上再甜言蜜语,心里再悲欢怨爱,弯弯曲曲的血管里涌动的感动都是属于『...

3 21

同人文的真相

磨刀霍霍向太太……(保持微笑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九)她

01

  这把髭切暗堕的过程,不过是“遇人不淑”四个字可以概括的。

  当然或许更多的是他性格中“乱臣贼子”的成分在作乱吧。

  无聊至极。

02

  “不,我害怕啊害怕。”你轻飘飘地笑了起来。

  嫉恨。恐惧。迷茫。薄弱之处。

  情报到位了——

  “要我说啊——你们这些付丧神,”

  轻轻踮脚、以柔腻无骨的手臂勾上髭切的肩膀,你往他的侧脸轻呵了口气,喉间荡漾着低缓而甜美的笑意。“怎么总是会被人类欺骗呢?”

  “居然一个个的、都暗堕了。”

  “连身为神明、身为名刀的底线都放弃了的你们,难不成还以此为傲?”属于年轻女人的纤白的手指继续撩了撩男子淡金色的发尾,漫不经心...

21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八)雾

01

  “狐狸切?听起来真是不错。”你漫不经心地垂眸一笑,绮丽繁复的裙裾漫漫地、拖延至地,檀木般深黑的长发随之缓缓流淌,滑落。

  “不过,我这样的,一只狐狸可远远不够哪。——不如叫做‘付丧神切’?”

  你没有去看了一眼因为髭切不怀好意的提问而血光闪烁了一下的小狐丸。你只是想了想【髭切】的情报,继而模仿着对方的语气开口,“‘神明也好妖怪也罢,全都斩了这样不好吗?’”

  “这样的说法?”

  “——不好不好,这位审神者,面对我等暗堕付丧神也是这样的言辞吗?”

  面对你既缠绵又锋锐的笑容,髭切静静地拿下脸上的青面厉鬼面具,露出了底下俊秀美好的容颜,让人明白他此刻也是笑意缱绻。...

9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七)怨

01

  是他了。

  是他了。

  隔壁废弃本丸的始作俑者。那个强制神隐了隔壁审神者的凶性付丧神。

  “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你淡淡地重复了一遍,噬心腐骨的毒液却已准备好,蛇般的红信舔食嘴角。

  真是好久不见啊……秽物。

  那命运的一夜里,你破开了温柔的几尺衣裙,手里提着“鹤丸国永”,只着单衣,凭剑而立,凄凉月光同漆黑华发缠了满身。“秽物,将她放下。”

  “阁下也来阻拦小狐么……?”小狐丸则在你的注视下,面容覆盖着段段白骨,暗色的丝线藏入,高贵的白皮毛褪作乱糟糟的黑白混杂。

  因独占欲作祟,所以此刻狐狸的语气显得有些微妙,手慢慢轻抚着自己的宝物。

  仿佛【审...

10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六)魔

01

  “怎么可能、!”

  “本丸里只有刀剑会碎掉……”五虎退仿佛对此难以启齿,不自主咬住下唇血水渐染。“审神者却一直一直活了下来。”

  “…审神者会死掉什么的、不可能……”

  “因此才说,我这是罪有应得、心甘情愿。”你极尽目光缠绵地凝视着五虎退,无比专注,却改变不了其中昭然若是的目中无人。紧接着你的绝望感,好似血吸虫般肮脏偏执地、成功地寄生在这个奶糖般的娇弱孩子身上。

  “不过、你真应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啊,五虎退。”

  “不然你根本就不能明白它到底有多让人讨厌。”

  你还没有那么快就要死在你应该带待的冰冷尘埃里啊。

  何必对你报以同情可怜呢?

  你分明还可...

9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五)溃

01

  你的吻是有毒的。

  “这是…什么啊、?”血爬满了他白嫩的手臂,他似乎为此无比的迷惑起来。

  “怎么会、?”紧接着五虎退震惊地捂住自己的嘴,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的喉咙,从他的脾肺,从他的耳目里淌了出来。

  “审神者对我做了什么?”

  仿佛精心制造的梦境顷刻被打碎了,五虎退说话断断续续的,哭泣的语调如大雾般弥漫了起来。“为什么又开始流血了呢……”

  走出了这间本丸,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从其他审神者和【五虎退】的互动,五虎退回想起了和你的曾经,五虎退才知道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的。

  审神者的灵力和其他人一样也是温暖的啊。

  还是有希望的啊……

  他一下子...

8

刀剑乱舞/脑洞/ 题:隐患

  【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慢慢地俯过身,淡淡的阴影落在眼睛里,仿若亲吻。

  微翘的薄唇会漏出一点轻笑,

  清朗的声音震颤带来虫子噬咬的麻痹感,

  他就这么浅浅柔柔地看着你,没有说话。

  

  【压切长谷部】

  “只要是主命的话……”

  “我一定会为主带来最好的结果……”

  “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放着吧,让我来。”

  看似忠犬的男人用他那一双青紫色的眼睛,深情地、看似忠心地注视着你,棱骨分明的手拿着所有的本丸事务文件,他笑着说,“我可以为你处理一切的。”

  

  【加州清光】

  “您已经有一天没来看我们了。”黑红刀鞘的少年,甜蜜碾磨...

10 41

刀剑乱舞/脑洞/题:惊吓?

  你的恋人,鹤丸国永趁着圣诞的雪,吻了你。

  他往圣诞树上通电的一刻,万物皆是明亮的。鹤丸国永安静地抱着你、微微发哑的嗓音贴在你的耳边,“Merry Christmas.”

  圣诞树下掩映的灯火揉皱他清俊而细腻的轮廓,流光葳蕤。米色的长款风衣显得他身材修长、神色温柔,织得歪歪扭扭的毛线围巾则是你的杰作。

  小小的彩色灯泡巍巍颤颤地发光发热后各自熄灭,在那一刹那他偷偷往你温暖的领口里塞了一把雪,顽劣眉眼。

  “Surprise~”

  你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不当讲。


突然开始写段子发糖?鹤丸现代paro×我,是的!就是我自己!

唔。感觉有点好玩儿(。・ˍ...

2 19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四)疑

01

  黑鹤任由你掏出那三把短刀。

  “这根本拒绝不了啊。所以把他们还给你喽,大小姐。”

  五虎退、乱藤四郎、药研藤四郎,时隔数月终于回到了你的手里。

  线在手里,他们总是飞不远的,就连鹤丸也是一样。

  不知为何,一种奇妙而湿润的情愫迅速占据了你的大脑,你展示收藏品一样将他们放在手掌里看着他们,骄纵的掌控欲极度膨胀。

  灵力的【缘】再次维系在了一起。

  可是你忽而又忍不住怀疑起来,为什么你要拿回这些短刀呢?这种千篇一律的复制品,只要再锻一次就可以了啊——

  五虎退还是五虎退,乱藤四郎还是乱藤四郎,药研藤四郎还是药研藤四郎。

  这点就算是一期一振也不能质疑什么...

4 27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三)惑

01

  “对呢、对大小姐来说,重要的东西也不代表着不可舍弃,不可伤害,不可玩弄呢。”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鹤丸国永自身都对自己的选择充满了疑惑。

  从一开始就认清了这个审神者的虚伪之处,这个审神者的虚情假意之处,所以他对她毫无留恋,对她毫无信任。即便看似热情、热烈地恶作剧着,不过是为了掩饰这个鹤丸国永的分外冷漠。

  再之后,那一个又一个付丧神对审神者献出脖颈的脆弱示爱,更是进一步让他明白了在审神者倾注情感这种行为的愚蠢与无效。

  她的伪善被他看穿,他要看笑话一样注视着她。理论上是这样讲的。

  那干嘛要为她愤愤不平,那干嘛要为她患得患失。

  或许那是因为他也是虚伪的吧...

4 14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九章 溯行敌军(四)

  加州清光自下而上地看到了低垂着眼睫的她,神情浅浅淡淡的,像朵嫩叶,尚且长着绒毛,绵密又柔软,勾起惜花之人的无限爱怜之心。

  啊、她真好。

  她那么好。

  “怎么啦?加州先生。”

  她看着他,眼神里除了一如既往的温暖柔和以外,又仿佛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细微的差别。

  他的心不由地发颤了一瞬。“怎么、又叫我‘加州先生’了呢……”

  加州以抚慰的手指,抚摸上她微乱的发丝与之优柔摩擦。他多希望自己能够爱怜她,却总是止不住更加满足于自己被爱怜的现状。

  “我,河原之子,会好好打扮自己的,所以……”

  用着最昂贵的指甲油,一丝不苟打理着光泽柔亮的头发,精心保护着自己所以...

8 29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八章 加州清光(三)

  女孩子的手指被咬在舌齿间的时候会不自在地挠动,明明无措又畏怯,但是她偏生要克制自己的退缩任由他作为。

  而加州清光就如小猫小狗一样,依恋地、表达爱怜之情地准确舔舐上她的指尖。

  一点点、啃咬。不含情|欲地、却分明带着深沉的不可抑制的渴求憧憬之心。

  就像一只饿狼不伸出獠牙地舔舐绵羊,可笑的安抚举动。

  也不知何原因,他仿佛天生怜爱她的手指,自来到这间本丸起,每日胜于无聊之事便是将她的手指含入嘴里。

  如婴孩情愫般吮吸不止。

  等那种少女的纯洁芬芳弥漫上来,像是闷湿的雨季困住他的心跳节奏、神经感知、血液流动。等感受到她的软绵绵、甜丝丝,她的一点力度都没有却像是勒紧了他...

7 29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七章 加州清光(二)

  她说,给你。清光,我全给你。

  我变冷也没有关系,你对我冷眼也没有关系,只要,只要你还活着就好……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快了,清光还没来得及走上前、一如既往地伪装出一点猫咪似的笑意,像告诉每个审神者那样,告诉她“虽然受了点伤,但出阵成功了”。

  “以血养刀,你会死的!”甚至忘记了温柔受伤的伪装,他不甘啊实在不甘就这么容易走向他爱上她的命运。

  他一把制住失神的她,看向狐之助。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只是政府让每个新手审神者经历的流程啊!

  他、?……他没有关系的。

  轻伤、中伤、重伤、乃至是碎刀,在审神者手里、在溯行军手里、在违非检使手里,加州清光们都经历的无数遍...

2 29
 
1 / 3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