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哥哥or弟弟?(完)

  ※哥哥×你×弟弟,真实骨科,切勿模仿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哥哥还是弟弟的选择题

  

  

  

  

  

  

  

  

  

  

  弟弟线over

  哥哥线不同的剧情部分的话,大概是试衣间play导致你根本没去宴会,出国后的第二年回国参加父亲大人的葬礼时,重新变回了听话的妹妹♂

  (哦,反正我就是说说哥哥线)

25 68

哥哥or弟弟?(下)

  ※哥哥×你×弟弟,真实骨科,切勿模仿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哥哥还是弟弟的选择题

  

  

  

  

  

  

  

  

  

  

  没写完……应该还有一章。

  (可是我有点玩腻了怎么办)

49 98

哥哥or弟弟?(中)

  ※哥哥×你×弟弟,真实骨科,切勿模仿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哥哥还是弟弟的选择题

  

  

  

  

  

  

  

  

  

  

  结局线进入中……

  请回答:你是要哥哥,还是要弟弟?

65 81

↑↑↑

  

  【这是一篇置顶】

  【关于谨慎关注,关于我】

  

  笔名小仓酒,性格柔软,很好养的中华田园犬系,但是偶尔喜欢欺负人。

  CP是慵懒的猫系@艾尼尼

  你可以叫我“酒酒”或者其他,如果想叫我“太太”的话,好的我是鹤丸国永的太太没问题(*>◡❛)

  

  主要产出是乙女向,冷门,BLGL不拒不产,暂时不开放点文功能。

  同人涉及刀剑乱舞(主要产出)、阴阳师等,原创涉及西幻、修仙、ABO、快穿等。

  产出的是我自己的偏好,更新靠自觉,认真可爱的评论能让我的热爱度+1。

  只有“求更”、“为什么还没更新”的评论我会很开心然后装作没看见(……),除非你打钱...

45 43

蜜桃与Omega

  ※地球少女×发情期男O,我常常因为太过变态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想在地球背景下与发情男O激情……

  

  

59 84

哥哥or弟弟?(上)

  ※哥哥×你×弟弟,真实骨科,切勿模仿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哥哥还是弟弟的选择题

  

  

  

  

  

  

  

  

  

  

  一方是温和纤细、时刻把袖口的褶皱抚平、对你充满了单方控制欲和破坏欲的贵公子哥哥,

  一方是黏糊甜蜜、像是大型犬一样守着你、搞不太懂什么是恋爱却很喜欢你的小奶狗弟弟,

  那么问题来了,这和遇上计划生育的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禁脔(下)

  ※你×禁脔少年,女主肆无忌惮不择手段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禁脔少年

  

  

禁脔(中)

  ※你×禁脔少年,女主肆无忌惮不择手段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禁脔少年

  

  

20 66

禁脔(上)

  ※你×禁脔少年,女主肆无忌惮不择手段

  ※此文面向包容一切的人,不接受道德批判

  

  禁脔少年

  

  

[遇见逆水寒]有情

  “你杀我。”

  以梅花杀人,脸色苍白,眉目清冷的御封四大名捕之首,单薄的白衣外加了一件金领披风,黑发垂落。然后他两指并拢,用执棋落子般的手势,轻轻在你的额头上一点:“师妹,别闹了。”

  宠溺的声音从那张病态薄弱的嘴唇溢了出来,无情敛着黑色略浅的眼眸,无可奈何地勾了勾嘴角,仿佛水面上微微荡漾的月影。

  很难想象,对他人冷情冷性的名捕无情在你面前,竟然这么的…………

  “月牙儿,你看!你还说你不是想好看死我!”你发出了委屈的叫声,扯起他的袖子,“嗷呜”一声埋了进去,试图掩饰脸上过于明显的心动慌乱。

  月牙儿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啦!!

  “嗯?”无情先是有些不解、有些温柔地应...

β

  ※万人迷Beta

  ※AO为你反目成仇,够不够苏!(神经病啊)

  

  你是一个Beta,普普通通的性别,在ABO社会中发挥着工蜂般的作用。

  然而你反而觉得这样很好。

  不用为所谓的发情期而感到困扰,后颈腺体散发出的信息素味道也是浅浅淡淡的,不会令人感到困扰。

  “怎么说?果然,想象不出你是Beta以外的可能性。”搭档把手搭在你的肩膀,扭过脸,试图从你冷冷淡淡的表情里看出情绪。

  不存在的。你推开搭档的脸,像是没有发觉他太过暧昧的距离。

  比起正常的地球女性,这辈子突然多了一根叽叽,都没让你的神色有所变化呢。

  然后你开着飞行器,依照约定在晚餐前赶回了家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五)他们选择放弃

  

  “‘身不动,黑暗能否褪去,花与水’,”他眼底不带情感地垂着眼睛,嘴里慢慢吟了一首俳句。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俳句呢,审神者,你认为如何?”

  

  “安定!”加州清光变得紧张起来,暗红的眼眸移向一旁,因为他不敢去看周夭此时的表情了。

  这是所有刀剑公认的、不能在现主人提及的话题吧?

  再融洽的关系都会因此出现问题吧?

  

  “大和守先生原来是想见这个人吗?”

  ——毕竟这是关于前主人的事啊!

  周夭将目光落在温柔苍白的樱花上,整个人微动,像是水面终于泛起了水波,有些茫然地问着安定。

  原来她也是想见那个人吗?那样的心情、

  “如果是问我的...

5 39

【刀剑乱舞/现代paro】lemon

  ※你→一期,单箭头警告

  ※同时包含鹤丸→你内容

  

  一期一振…。

  你愣愣地站在那里,眼角微微发红,手中慢慢收紧的白手帕被重复洗过,上面有一股苦涩清新的柠檬香气。

  明明只是洗衣液的香气,却是那么的难过。

  就像这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

  你就站在后面看着他们,你听见一期一振称呼同班的她为“审神者”——这个奇怪的称呼里藏着特别的温柔。

  而这种温柔和你第二天就洗好了他借你的手帕、却一直没有主动归还时的心情是一样的。

  你喜欢上了一期一振。

  还是很普通的英雄救美的戏码。

  当他的手掌里放着洁白的手帕,温和甜蜜的眼瞳注视着你,说出“请用手帕吧”的...

20 59

thirsty➹

  ※奇怪,皮肤饥渴症与蛇,随便写的

  ※为什么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渴。

  又似乎是痒意。

  你感觉到极其的焦灼而不安,用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肩,在床上全力地蜷起双腿。不够…,你把脸埋在枕头里,像是欲求不满一般深深吸了一口气。

  ……啊,真变态啊。

  有时候你真的会怀疑,为什么只有你那么奇怪,为什么你是个那么缺爱的人。

  像是一条岸边即将渴死的鱼的你,渴水一般拼命渴求着……和其他人的皮肤接触。

  或者是拥抱,或者是牵手,或者是抚摸。吻也可以。不管是什么行为,和什么人,你只是单纯地对皮肤接触有着一份超乎常人的渴望而已。

  就像是兴趣,就像是爱好,就像是...

16 87

花❀

  ※人外,花精灵⚥×你,奇怪的设定

  ※给尼尼的贺文呜呜呜!来不及了先发!!

  

  花,纤细的,敏感的。听起来就像是只有少女的物种,浓密而长的睫毛,红润的嘴唇,杂乱丛生的眉毛以及一双澄澈透明的眼珠。

  但是不是,它们雌雄同体,只有在授粉时才会暂时选定自己的性别、配合彼此。

  而在平常的时候,花精灵们的性别特征并不明显。

  授粉形式所带来的高孕育率让它们不热衷于情事。授粉形式所附加的使命本能让它们没有家庭、爱情、伦理的概念。属于花、属于精灵的花精灵们,不会产生独占欲与私欲——那种怪异的纯洁的气质,再加上异常的美貌,让你下意识地以为它们都是女性。

  你是一...

【刀剑乱舞/男神×你】生理期

  

  一期一振的场合

  小狐丸的场合

  信浓藤四郎的场合

  鹤丸国永的场合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五虎退的场合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山姥切国广的场合

  大和守安定的场合

  

  “这个,会有用?”

  你捏住那片小小的白色药片,有些吃力费力地、眨了眨眼睛。

  “会有用的。大将现在还在痛吗?吃两片就会好起来了。”药研藤四郎为榻榻米上瘫着的你拿来了一杯温水,然后放在一边。玻璃杯中温暖的微微水汽模糊了他的金丝镜片,看起来冷静又帅气的药研一边用手撩开你被汗弄得湿湿的刘海。

  你下意识轻柔地蹭了蹭他的手。

  “好。”

  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已...

5 182

【刀剑乱舞/清婶】喜爱

  ※@森谷涉子 的生贺,虽然没油开不动车了但是十六生快!!

  ※加州清光×女审神者,小甜饼了解一下?

  

  他的手臂从后面慢慢地缠上了你的脖子,藤蔓上的花般,晕染着花汁蔻丹的指甲也显得十分好看。“主公?”少年凑在你的耳边,倾吐出的声音,带着一些欣喜的诱惑。

  你放松下了肩膀,没有说话,任由自己被他充满技巧性地按摩着。

  “主公今天很累啊…”加州清光挑起了眉毛,突然低头舔了一下你的耳根。湿湿的,温温的。

  接着在你“嗯???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表情面前,他只是悄无声息,在眉眼间绽放了一个艳丽而柔软的笑容。

  像是肯定了你不会责怪他一样——整个...

【刀剑乱舞/男神×你】生理期

  

  一期一振的场合

  小狐丸的场合

  信浓藤四郎的场合

  鹤丸国永的场合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五虎退的场合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山姥切国广的场合

  

  你侧着头,将耳朵缓慢浸入水盆,看到漆黑细软的长发像水藻一般在温水中分散开来。

  呼——。

  你感到因为生理期很久没有洗头的难受不见了,全身的毛孔完全舒展,不禁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槅门被推开,你和一头小鹿似的,有些受惊地看了过去。

  身穿内番和服的单马尾少年站在门口微笑,手里捧着一盆热水和几条干毛巾。他的后背被微薄的阳光里晕染着,笑起来时脸上的泪痣看起来清秀柔和。

  ...

[恋与制作人]恋恋

 白起×我

  

  高中时期的白起,像柏树,身体健康修长,晕染金棕色发丝。

  又有着扎根深深的凶戾血气,打架就算是以一敌十,也丝毫不落下风。

  那时候我不了解他,只是每次都以为他是来收保护费,和那些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一样。

  之后再相遇,他已是一位处事十分冷静、业绩十分优秀的特警,我也正在为拯救我的节目努力着。他是时不时要跑到公司来的,有时候是作为《发现奇迹》的嘉宾,有时候只是想……看看我。

  “想看看我”,又是什么样的程度呢?

  白起这个人不太会讲情话,是真正的钢铁直男。遣词造句里里外外都是强势的味道,他却说得很认真,笃定直接,“不许看别人,不许离开我。...

29

【刀剑乱舞/男神×你】生理期

  

  一期一振的场合

  小狐丸的场合

  信浓藤四郎的场合

  鹤丸国永的场合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五虎退的场合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难道你在对仿品期待着什么吗?”

  金发碧眼、精致漂亮的青年发现了你的视线,淡淡地一皱眉,然后将披风下拉遮住了脸。

  “啊,不是……”

  你因为他的动作变得有点不知所措,不知所措地不自觉用柔软委屈的语气叫出了他的名字,“山姥切。”

  “我只是想确认你有没有受伤。”

  “只是日课而已。”

  山姥切国广尽量维持着那种淡淡的口吻说道,“你不需要特地跑到本丸外面来迎接我们的,他们不是都说你正处于………...

(ABO)日在ABO12

  

  “嗯。”

  林顿那淡漠的眼珠没有一丝偏移,像是不感兴趣地、微不可查地应了一声。随后他又像是觉得不太好一样,慢慢补充道,“…哦。”

  

  这是他的弟弟。

  流着相同的血,面容相似,一个男性Alpha却用着这样脆弱而软弱的语调。

  林顿不知道应该作何评价,也不会去作评价。

  

  毕竟林恩不需要被作为家族继承人那样要求、苛求。

  作为他的弟弟,或许应该可以允许他活得自由一点?

  

  毕竟是,私生子。

  三个不堪的字眼如同锥子钉入他的脊梁,林恩被绑在绞刑架上给众人展示般,感觉到自己在发冷。

  可是他还是保持住了体面的假笑,“哥哥,很高兴可以和...

4 21

(ABO)日在ABO11

  

  该这么去定义“活着”这个词?

  无趣、无聊、无用。

  无底洞。

  

  作为纳尔逊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对于林顿·纳尔逊来说,或许是如此——

  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脸上时常流露出一种淡漠的表情,黑发黑眼,黑衣黑裤,像是能够吞噬一切情绪一样的存在。

  

  没有产生兴味,不会因此感动,对那些自发聚集在他的身边的追随者也是无关紧要的态度。

  但是他仅仅是这样无所谓地活着,就已经是那样一位耀眼得让人想要追随的人了啊。

  

  天才,鬼才。

  脱离了常人能够到达的领域,拥有着多么令人羡慕的才能。

  他却还是那一副厌恶这个世界到想死的表情…...

2 15

(ABO)日在ABO10

  

  还有多少人会记得呢,十几年前,贫民窟也出现过一个实力完全不输于苏深的白发疯子。

  ——没有人比艾泽尔更清楚,这个世界是多么残酷,多么不公平。

  怎么会是个Omega呢,怎么会变成Omega呢?从觉醒ABO性别的那一刻起,无论曾经的艾泽尔是多么优秀多么残忍,无论如何——从那一刻起,他就注定是一个废人了。

  他仰着头笑了起来,冰冷的日光灯灯光泻入幸运粉水晶似的眼瞳。

  

  然后在之后的一个月里,艾泽尔被摧毁腺体、被改造身体、麻木地吞咽着药片,手臂上全是打过Omega抑制剂后密密麻麻的针眼。

  

  原来我是Omega啊………、

  接受了子宫切除手术后的艾泽...

2 20

[刀剑乱舞]名侦探阿燕(二)

  ※第一人称,女主是溯行军

  ※有刀剑战损注意

  

  01

  「莺」是莺丸,「燕」是我。

  莺丸在拔刀的时候会发出春鸟鸣叫的声音,而我在杀人的时候犹如跳舞一般轻盈美丽。

  「莺歌燕舞」。

  这就是他和我的组合的由来。

  我们是历史修正主义者最完美的杀戮武器。

  02

  他是莺。

  莺是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我的身边照顾着我的,无比强大的莺。

  我是燕。

  燕是记忆中只有莺在,除此之外都是一片空白和茫然,无动于衷的燕。

  我们是罪大恶极、为了一己私欲妄图改变历史的溯行军组合。

  而在这个春天里,我失去了莺。

  他就躺在那一直流血...

10 28

[刀剑乱舞]名侦探阿燕(一)

  ※第一人称,女主溯行军

  ※有刀剑战损注意

  

  01

  我是燕。

  我有着最冰冷白皙的肌肤,燕尾般的短发,一副安静寡言的模样,整个人都像是把道具一般没有生气。

  无口,无心,无表情。 

  一个跨步上前,双手握刀,将重心压到刀柄上,刀刃刺入了对面付丧神的肩膀。

  然后刀锋往上挑。

  我感觉到从付丧神的肩膀喷出来的鲜血,溅到了脸上。

  “啊,好脏。”

  我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拉起自己和服的领口,粗鲁地擦了擦。

  当然因为我这个坏习惯,本来整洁纯白的和服总是很快变得皱巴巴的、脏兮兮的,露出了肩膀,一副要从我身上要掉下去的样子,没因此少被责...

7 21
 
1 / 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