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二章 以身试刀(四)

  因为他很高,远离尘世的高。

  所以精致香甜的少女,从太郎太刀这里看下去的时候,就只能看见小小的五官和一点可爱的笑容了。总是很乖巧地、远远地和他问安,“早上好,太郎先生。”

  “出阵辛苦了,太郎先生。”

  “太郎先生习惯尘世了吗?”

  “次郎在那边喝酒呢。”

  一直这样,离他远远的,仰着脸小心翼翼地看他。

  只有那么一次,审神者盯着朱漆金饰的神刀很久,忽而靠近他,趁着他失神的一瞬间,拿起了大太刀。

  ——很久之后,太郎才知道是审神者从其他人得知了他更喜欢上场实战,于是做出了如此反常的举动。

  温暖的手掌透过来了柔软和力度。

  努力使劲儿、想要把无法被人类使用的刀剑举起来。

  结果当然是刀纹丝不动。反倒是他的本体隔着刀鞘完全陷进了审神者绵软青涩的胸前。

  ……他现在的主人,果真不会使用他啊。

  太郎太刀沉默了一下,然后蹲下,双手揽住她的腰肢一下子就把她抱了起来。

  “诶……太郎先生…?”

  从来没有和这位高大、看起来有些冷酷的神明,靠得如此近过,审神者手指蜷了蜷,对着对方突然的亲近不知所措起来却又不敢乱动。

  “这样,会让你高兴吗?”

  第一次、冒犯到了审神者。

  太郎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做出了这样失礼的举动,内里一片清清冷冷的、勾着朱红眼线的金眸出现了迷惑。

  就像是面对无害弱小的动物幼崽,他总是想自己是不是离尘世太远了,是不是做错了。

  他,大抵,只是想要她开心吧。

  “嗯…”审神者少女小心地抓住他的一缕头发假装有了依附物的安全感。接着摇摇头,那轻柔的笑容,晕染着淡淡红霞,软软甜甜的话语可口得会融化,“没有哦……我很高兴呢……”尘世里不净事物构成的身体,花瓣般的手指,从相触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酥麻的甜蜜。

  “……我并没有做什么值得称赞的事。”

  “太郎先生很关心我……所以很高兴。”

  “感觉我可以稍稍靠近太郎先生了呢。”

  “啊、不小心,对神刀说这样的话是冒犯了吧。擅自拿起太郎的本体的时候也是。”

  可太郎太刀从来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做得来的事也只有沉默。

  ——要不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想必他还是学不会安慰她的吧。

  距离鹤丸国永失踪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审神者再找不着那只捉弄她、逗她笑的鹤了。不顾加州清光的阻拦,她把自己关在与鹤丸捉迷藏时藏身的橱柜里,哀怜地哭着,“鹤丸你回来吧…,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在这里等你,所以赶快回来好吗?”

  都怪她哭得太用力,哭得太心痛,一时之间,就连莺丸那位大人也无法让她在被拖出来之后不发疯一样地抗拒他人的靠近。

  只能任由她把自己小小地怀抱在一起,背部靠着墙角仿佛退无可退。趁着付丧神一不注意又会跑回到橱柜里面,赤着脚、衣裳狼狈地敞开了大半也不知。

  “呜呜……”她长久抽泣着,突然发出一下接着一下喘不过气的声音,好像下一秒就要立刻死去了一般的悲伤。

  本来蹲在橱柜前犹豫要不要去触碰她,对于太郎太刀这种体型来说,就是一样十分困难的事。

  再加上,像狼一样锋利、像犬一样忠心的太郎太刀平时在她面前出现的机会其实是少之又少。

  他更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陪着她,看着她哭,等到了深夜都不曾离开。

  安慰却也未曾出口一句。

  一片没有虫鸣的死寂,就和鹤丸的灵力突然在本丸消失的那个夜晚一样。终于传来了审神者少女头蜷缩着、可怜至极的声音。“我是不是个超级差劲的审神者?”

  “没有能力使用你们,不能让你们幸福,现在却还是忍不住享受着你们的温柔,强迫你们接受我的任性。我是不是玷污了你们作为神明的高洁?”

  “可就算莺丸让我相信鹤丸,我还是没办法不去想——鹤丸是被带走的啊。”

  咬破了下嘴唇,可是与鹤丸国永的灵力连接就是怎么也感觉不出。

  又已经疲惫得根本使用不出任何灵力。

  “鹤丸在本丸外面会不会冷?”

  “会不会饿?”

  “会不会痛?”

  “我本来、……没有想过要刀解清光的。”

  被清光伤害的时候也是那么痛,被撕咬撕裂撕碎了,视觉里全都是白茫茫的。狐之助在一旁焦急地喊着“刀解!刀剑是可以被刀解的!”,被初始刀告诉“温柔是不可以信任的”……

  啊,这样好痛。

  所以她连加州,无辜的第二把,过来安慰她的时候,都下意识地推开了。审神者发现了呀,因为纯粹的善意,浓烈的约定,造就的那个惨烈不堪的过去——自己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她只是欺骗着自己,给予了所有刀剑无底线的纵容。

  不敢去拒绝,不敢去抗拒。

  究竟是为了包庇自己的罪孽,还是害怕自己再一次刀解了刀剑,她说不清。但有一点她无比肯定的就是,

  她拖累了鹤丸。

  审神者眼眶下透出死气的青白,眼泪流过皮肤还有密集的刺痛感,她一点点绝望,一次次哽咽着“鹤丸鹤丸鹤丸鹤丸……”。

  ——鹤丸,不要消失。

  清楚地明白以他的身份,不应该去深究审神者的话到底是什么意味。太郎太刀只是笨拙地想了想,低俯了身体,宽阔厚实的手掌探过去、在审神者的四周环了一圈,手肘再轻轻一折一揽。

  他完成了一个简单的拥抱,并不暧昧。

  尘世之间,安慰他人的方式,是这般吗?把她拢在怀里,控制着力道拍击着她的背部,散落的秀丽头发随着动作骚挠着手心,发痒。

  但他或许真的不适合来安慰审神者,连“请不要难过”、“有我在这里陪着您”这之类的漂亮话都说不来,“不是,不会,没有”,他只给出了这样寥寥几字的答案。

  说着“我会永远陪着主公”、漂亮得诱人心神的加州,就是那样被一下子推开的……太郎不意外看到少女放到了自己心口位置秀气的手。

  可是那只手,不仅没有用着微弱的力量去推攘他,反而先几根手指试探着过来,畏缩了一下之后猛地攥紧了他的衣服。

  犹如……溺水者抓住了稻草。

  太郎太刀轻柔拍着少女的动作一顿。

  她抬起头,太郎明明白白看见一滴珍珠似的泪珠破碎在她眼里,又干净地溢了出来,不声不响。“我还可以坚持下去的。”她异常平静柔和地说,“鹤丸要是在这里找不到我了怎么办?”

  颤抖不止的双手,却好像在说“快救救我啊我快坚持不住了”。

  救救我啊。

  “因为这世间很大,主却很小,藏起来就找不到了。”

  所以待在视线之内,才能安心。

  在太郎太刀的印象里,少女即使在人类当中,应该也是很脆弱的存在,身体柔软却又柔韧——那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提出要庇护她的自己。

  出于尊重本人的意愿,太郎太刀最后只是整日整夜地跟随在她的身后。

  等待的,大概就是她这样前所未有地需要支撑的一天吧。

  “所以堂堂正正站出来,鹤丸殿才能看到您不是吗?”

  ——“被太郎先生纵容了。”

  她眼睛红红的,像只兔子。神态安静又乖巧。“会一直陪着我是吗?”手底下却更用力了,鹤丸……,这个名字深深扎进了心底里,带来更加难以言喻的隐痛。

  一直陪着你会对你代表着什么吗?

  不擅长尘世的太郎沉默了一瞬。

  如同被她的话语烫伤的铁块。

  因为他很高,远离尘世的高,太郎太刀努力反复斟酌着,最后出口的,听起来还是有些不近人情,“我只是在这里。”

  我只是在这里,您大可以当作由您所赋予的尘世身体的本能。


啪啪啪鼓掌!恭喜鹤丸为审神者的心理状态变化做出巨大贡献!

其实很好奇按照这样一章一刀,这个情感剧情错综的故事能写多少w

超兴奋.jpg……

以及,(看着空旷的评论区)呜呜呜呜说好的爱我呢!!

评论(17)
热度(56)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