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犹是冰雪入梦来

大家好!我,酒酒!今天给大家带来的节目是人体烟花……!

收到这么认真的评论,情不自禁地看了好多遍qwq,那个写江雪卡到哭的我,都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啊啊啊开心得满地打滚咯~

妖祀:

评 @小仓酒 【雪融之后】,我流理解,忽然发现忘记发lof,存一下。

江雪左文字大概从来不是讨人喜欢的刀吧,刀帐里几十余位付丧神,虽然身为四花却几乎可以说是最冷了。

不过倒是很衬这名字。

江雪,当真是风雅又寂然的名。

可漫天风雪,江上唯白,美则美矣,却也太不近人情了些。这已不仅仅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了。站得远了些,也是要被冷气冻住身骨的。但倘若靠的太近,人心的温度如何使白雪自处呢?自然只有消融殆尽了。

可,没有雪的江雪,是什么江雪呢!

这振刀美得太决绝也太隔绝,本身又是个自苦的类型,简直让人无法可想了。

不,其实想还是可以想的,不过也就只能暗自想想了,任何过于接近的行为都会导致毁灭。审神者非常明白这一点,所以她宁愿隔着三千里遥遥望着,而这也是我十分欣赏的地方。冷静的姑娘虽然被爱念折磨却始终克制着——对,“始终”。

私以为,雪中那个吻看起来像是情难自禁的爆发,但其实仍旧是颇有分寸的忍耐了。至于之后的寝当番,始终还是清醒的。她在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结局了,我指的是她自己的拒绝,而不是江雪的反应,换句话说,她说这句话只是为了拒绝自己而已。

有什么比这还冷静克制呢。

因为江雪是不同的,他是不可得的,所以只能爱而不得。

世间诸苦,无非求不得。

——————而爱上求不得的人,到底是爱那个人,还是爱“求不得”呢?

江雪是僧,是刀,是臣,但永远不是爱人。

这种思路大概类似于大和守安定,毕竟不深爱冲田总司的安定不是安定,可这样的安定永远不属于审神者。

同理。

所以事先知道这些的审神者再爱上江雪到底爱的是什么呢?真的是江雪这把刀吗?或者说那个寂然沉静的僧人?

爱的是得不到吧。

爱的是他的拒绝,他的冷漠,他的疏离,他的决绝。

所以审神者才会“什么亵渎江雪都没来得及想到,只觉得羞辱”,于是那摇摇欲坠的花儿最终还是坠了下去。

————那江雪呢。

【雪融】这篇设定的是个双向暗恋,那江雪可以说是同样爱着审神者的,又作何解?

自始至终都被动而冷清的人,只有“不拒绝的拒绝”和“不算接受的接受”这两个行为而已,特别消极被动,看似没有太多可以说的地方。

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他的接受应该看作一种理解,对审神者痛苦的理解,是割肉喂鹰又或者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境界,实在与爱欲无关。

所以说到底也只是个末路殊途的事情。

不能再说他了,再说我要心肌梗死了……

好下面来吹我酒。

全篇我觉得最出彩的地方是气氛,审神者的抑郁与放纵,心痛与压抑的释然都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打call!

然后就是有些句子超级无敌棒……真的……

最喜欢的是结尾的: 
大雪那日,你轻轻感叹起来,不再去看他,与他错肩而过抢先推开了本丸的门,扑面而来的春暖气流。脸颊上的雪因此温软地化开了,水珠清冷。
  是了,本丸四季如春,从未有过雪,也不必为落雪烦恼。
佛渡世人,世人便也要回来渡佛,——怎么能两个人一起走上苦海无涯路呢?

是呢,怎么能一起苦海无涯呢,我等痴儿梦中惊坐起了。
从未有雪,烦恼作甚,再多涕零也只是庸人自扰之。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只当冰雪一场,入了梦吧。

评论
热度(22)
  1. 小仓酒啵卟啦叽咔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好!我,酒酒!今天给大家带来的节目是人体烟花……! 收到这么认真的评论,情不自禁地看了好多遍qw...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