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四章 以身噬刀(二)

  睁开了羊羔般柔软美好的眼眸,她有些茫然地,敬慕依赖地叫唤了一声,“静司。”然而她旋即抿紧了嘴巴,有些不相信自己怎么能犯下这样低劣的错误。

  怎么能在这里叫出他的名字呢?

  呼唤的也不应该是他的名字呀……

  那我应该呼唤谁呢?

  神经兮兮地扭了扭身子,心口仿佛失落了一大片,审神者紧张又可怜地环顾着四周,裙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雪白,小巧可爱的脚趾没有穿上足袋而看得到透着粉色、微微蜷曲的模样。

  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下意识寻找着的是什么,审神者少女把目标锁定在石切丸身上,顿了顿,“你听到了吗?……”

  “风声喧嚣。”

  除了“鹤丸”,能让她在这种时候呼唤出的名字——心中已经有了可怕的猜测,狂风骤雨席卷,石切丸面上全依着审神者的意思,一如既往的温吞平静。

  祛除灾祸,净化污秽才是神刀的工作啊。

  这应该是一把安于本分的『石切丸』吧?

  审神者少女依旧垂着温柔眼眸,有点得理不饶人似的,“……不许告诉别人。”

  “身为刀剑,我的一切听命于审神者。”

  “今天我什么都未曾听到。”

  理所当然听到了更加乖巧的回答。

  于是她柔柔软软地“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下,歪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坚强且乖巧可爱。“嗯,现在我相信了。”

  我是想相信你的,石切丸。

  纯洁的玫红眼眸看起来单纯而柔软地下垂着,月色般的浓情蜜意轻轻落在心头,绵柔而潮湿。

  所有的惊慌被装入皮肤以下藏好,人类就那般卑微并且爱说谎呀。

  她是不是也那样不堪呢……

  此时烛台切光忠正端着一盅粥进来,色泽漂亮的几瓣松花蛋,切得细长的瘦肉,以及淡淡的咸味,“吃点吗?”他轻轻问。

  “麻烦烛台切了。”

  捧着暖和的粥,努力微笑起来,细腻柔和的香气微淡夹杂其中,淡粉色的浸渍嫩姜爽口开胃。即使知道她应该没什么胃口,烛台切还是另外配了日式烤鳗鱼、玉子烧、蔬菜沙拉等。

  除了吃不完以外,一切都很好。

  悄悄忽视了石切丸,少女对突然出现的烛台切流露出了一点点感激的神色,“谢谢你,烛台切。”

  从以前开始就一直照顾着我,是个好人呢。

  “不过我好像之前病了一场呢,你知道是为什么吗,烛台切?”失去了关于鹤丸的记忆,所以眉间不再一直萦绕着哀愁,审神者低下头,探出红艳艳的舌头往勺子里一挑,然后被惊吓到了一般地一缩,“好烫。”

  大、大意了……。

  “审神者日里出了点汗有些着凉罢了。”

  “因为发烧了所以意识可能有些模糊。”

  淡笑着,烛台切光忠自然而然撩开她如丝绸的额发,以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她的,微凉。尔后两人才齐齐一愣,发现有眼罩的绑带阻隔着,于是解下眼罩再凑近一回。害羞的推攘没有成功,俊美成熟的男性含着温柔,让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温度已经降下去了么?”她听见烛台切喃喃,转身,拿起勺子细细吹凉了粥送到她嘴边。

  “明明是猫舌,怕烫就要更加小心点啊…”

  “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至少,吃下这口吧。”刀剑付丧神手上的动作依旧温柔而不失强硬。

  那双侵略性魅力的发亮金眸,就永远包容地看着她乖巧低下头,喝下粥。让她觉得自己即使突然残废了也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是一种迫不及待想看见她残废了的目光啊……

  “真是体贴啊,烛台切。”

  她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想法呢……,被圈养溺爱着的少女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筷子匆匆夹起一颗蔬菜沙拉里的小番茄吃掉,借此来掩饰内心的慌张。

  酸酸甜甜的红色果肉破裂在齿间,下颚推合,不过我真的丢下什么东西吗……?

  柔白的粥。雪白的衣裳。米白的窗纸。纯白的自己。

  好奇怪。咀嚼着,莫名在意着什么。

  我真的没有忘记什么吗……

  “……还是不够帅气吗?”

  审神者少女一刹那的走神立马被烛台切光忠打断,男人似乎有些怨念的模样,“被审神者夸奖帅气,我才会开心啊。”

  “嗯嗯~,烛台切很帅气啦。”

  既然连烛台切都说了只是着凉发烧了,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忘记钥匙放在哪里,忘记收衣服,忘记今天是什么节日之类的,奇怪的在意,审神者匆匆抛开杂念对着烛台切笑了一下。

  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这样的行为感到有些愧疚。

  然后她忽视愧疚。一点一点喝着粥,就像奶猫一样,用粉红的舌头慢慢舔舐着,纤长的眼睫蝴蝶那般不停颤动着。半晌,整个人小心又纯情地看向烛台切,犹犹豫豫很久。“我吃不完。”

  “烛台切可以来一起吃吗?”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如果烛台切已经吃过了的话,我一个人也一定会吃完这些的!”

  “不会浪费烛台切的心意的。”

  审神者少女夹出一块玉子烧,想展示它有多美味一样递到烛台切面前。之后想起这本来就是眼前这个人做的菜,觉得不对劲又想把筷子缩了回去自己吃掉。结果烛台切一只手撑在她的肩膀上,飞快地凑近把玉子烧吃掉了。

  低沉性感的声音顺便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吃到了。”

  温热的吐息轻微撩过鬓发,她茫然了一下,夹起了一片生菜,再次茫然地顿了一下,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举动就又被对方一口吃掉了。

  审神者眨了眨眼,想说,其实,还有备用筷子的来着……

  嗯,然后,“烛台切好帅气啊!又吃到了呢!”

  一次次夹起来。奋力夸奖着。

  被揉了揉头发。

  “不可以咯,剩下的你要自己吃完哦。”

  “唔……”

  她咬着筷子头沉吟了一下。

  再然后,烛台切光忠看着她露出了和以往一样极具魅力却又有什么不同的温柔笑容。

  那样狡猾的人类说着“烛台切做的饭菜很美味哦,只是我真的吃不下了”,继续用自己的筷子夹起各种菜色。

  递到他的面前。

  他没能拒绝。


没什么人理我的lof……哭泣

不过我确实至今都不太熟悉lof呢……

评论(17)
热度(2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