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四)笑

 

01

 

  只见身为罪魁祸首的那人眼眸微弯,面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又眨了眨,纤薄的唇勾出丝丝缕缕。“哈哈哈。实际上就是我想见一见大小姐呢。”

 

  姿容端丽,眼含新月,留长的暗蓝秀发披在肩上,像夜色漫染。

 

  而与其美貌极其相衬的,是一身繁复琐碎的深蓝色狩衣,从袖口到领襟都精细绣着金色的暗纹,如月光华流转。——这个男人,向来是被月亮所偏爱的。

 

  掩唇,轻笑,侧目,仅仅是些细微神态,却能让人感觉到月色之美。

 

  你依旧低头喝茶。男人细长绮丽的眉眼,轻轻斜睨过来一眼,明黄的流穗随着轻掩嘴角的动作晃了一晃。

 

  “怎么,不可以吗?”

 

  声音徐缓低微了下去,如同酿造好的、微涩的葡萄酒般沉淀下去,香气浓郁。

 

  “的确是赏心悦目。”

 

  赏心悦目……,手段也了得。你自顾自回答自顾自做了评价,神色冷淡萧疏,仿佛并不知晓美色销魂蚀骨的滋味。对方便笑,如同浮云花影的面容,腰间的刃不经意之间浮现起美丽蜿蜒的月纹。“我可没想到真能见到大小姐呢。”

 

  “哈哈哈哈该说是老爷爷幸运吗…”

 

  然而真要说起“幸运”二字——

 

  谁不知道呢,这位天下五剑之中的最美,被踏破的5-4疯人院。

 

  令多少审神者神魂颠倒、梦寐以求、求而不得的一把刀剑。

 

  你曾经也痴迷过一段时间的三日月宗近。迷惑于是什么样的才能称得上这世间的明月,好奇于是为什么能引得众多审神者趋之若鹜。

 

  什么才能叫做美貌,什么才能抵上气度。

 

  杀死猫的这份好奇心。

 

  终于见到你了,三日月宗近。

 

  这在任何方面都不逊色于他人的一把刀。同时也是你最喜爱的美丽的巅峰之作。

 

  莫名觉得有些无聊,又觉得莫名,你懒懒散散地以手肘支着,如猫眯起眼、舔舔殷红甜腻的嘴唇。“见到了,然后呢?”

 

  一把刀,说到底也只是把刀而已。

 

  说到底不过是把刀而已。

 

  “然后失望?希望?绝望?渴望?——无趣极了。”

 

  “见到就见到了,未曾来得及想之后的事。”三日月宗近对你的挑衅视若无睹,因着巨大的阅历差距依旧宽容而又显得绮丽地微笑着。

 

  他忽而抚了抚华袖,轻描淡写掸去那些并不存在的尘埃。

 

  又突然抬起头,轻轻看了看你。神情不变。

 

  “同我谈谈话也便足够了。”

 

  “说起来,大小姐是审神者?”

 

  分明是明知故问的意图。

 

  如同被那样直直指着戳着脊梁骨。你感到一阵奇妙的不愉快如烟雾缓缓缠绕上你的咽喉。

 

  染着鲜红的指甲陷入了掌心,脸上卸不去的笑容愈加扩大,靡丽腐败得似花,像他在讲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是啊,就是那种暗黑审神者,会全员寝当番的那种。”

 

  呀,这把刀剑在说什么呢?

 

  深邃漆黑的眼眸似笑非笑。

 

  “哈,别生气嘛。”轻轻呼出气息,“你会回来一趟,连我都是意外极了的?”

 

  故意表现出一点惊讶的神色,的场静司嘲笑起来,勾起的唇畔诡异带着一丝艳。密密麻麻符咒保护的右眼,原本是对妖怪的献祭。

 

  世世代代奴役妖怪的阴阳师家族,对自己对他人都是一样的不择手段。

 

  你突然嗤笑了起来,对着你的家主,……的场静司是吗。

 

  “真可惜……我现在没在和你说话呢,的场。”

 

  你没再称呼他为“家主大人”,而是把平平淡淡的“的场”唤得意味深长,音色辗转缱绻。

 

  高傲而高高上扬的嘴角,落满阴霾的眼底,永远是阴晴不定的模式。

 

  当年独自一人掌控着整个家族的的场静司,现在身边竟多了一把三日月宗近的存在。

 

  看不起刀剑、利用付丧神的概念,还是他教你的呢,所以他怎么允许刀剑在家族里与他平起平坐?

 

  利益?隐忍?讨好?是哪个?

 

  ——哪个都是那般的令人索然无味。

 

  倒不如认为这位“家主大人”比不上另一位——三日月宗近的手段。

 

  然后你意外想了起来什么似的,对着的场静司说道,“对了,本丸外来了一群已经暗堕的付丧神,记得处理了。”

 

  一群外来者,就应该处理了。

 

  特别是那把髭切,当时光顾着小狐丸了,现在想想,你还是很讨厌他的啊。

 

  ……呀呀呀呀,虽然说出了暗堕付丧神的存在,但这是什么傲慢的态度啊。的场静司的眼里明确传递出这样的讯息。

 

  不过“大小姐”就应该这样子呢。

 

  做得很好。会成功的。

 

  然后仅看得见一只的,他狭长妖异的丹凤目,又餍足地闭上了,欣喜至极地感受着什么。近乎于妖。

 

  “哈……那要不要把我带回去?”

 

  三日月宗近也只是优雅地抬起袖来,一枝樱花就凭空出现。看似绚烂的春,便被那只修长匀称的手轻轻折下了。

 

  喧闹嚣张的蝉鸣虫声铺天盖地,夏潮瞬间席卷。

 

  繁盛。又虚幻。

 

  “拒绝。”

 

  大言不惭着。“明明我可以帮你清理掉那些刀剑的吧。”两缕流穗映着眼瞳中细柔荡漾的月色,他轻声细语。

 

  “哪些?”于是仿佛舌尖浮现上了一丝美妙的血腥气,你用着蛇般的目光盯着三日月宗近、继而微微一笑,“这还需要你么?”

 

  你自己又不是没有能力做那些事,以上皆不成立。

 

  他完完全全就是个谬论。

 

  你都已经对他不感兴趣了,这一切就显得更加死寂,更加无聊了。

 

  “多少人求之不得乃至癫狂的三日月宗近,带回去看看也是好的。大小姐?”的场静司却在那时体贴地假笑着,劝解道。

 

  你是大小姐。有家族才是的,大小姐。

 

  “哦。”你不作反抗地乖乖应下。“那我要记得把本丸里的花瓶打碎,这样才能换上一个新的。”

 

  “啊哈哈哈,听起来真有意思呢。”

 

  花掩美人。微侧着头,对自身的存在充满了自我主义的信心,“想要我吗?”

 

  你就真的不想要三日月宗近吗?

 

  想要啊。

 

  带回了你曾经最想要甚至是偏执追寻的一把刀剑,你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本丸里刀剑们发现之后破冰而出的狂躁不安了。

 

  但是,你偏偏要由着那样暗沉沉的压抑月亮,毁灭。



这几天莫名手腕痛_(:з」∠)_瘫软的更新

默默开始存稿新文_(:з」∠)_

评论(29)
热度(6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