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中华刀剑]命剑

※中华刀剑拟人,为了告诉你们中华刀剑也超可爱der!

※设定授权来自晋江@羽萌的《中华刀剑设定集》(即贴吧上的《某天朝版的刀剑乱舞》)

※渴望糖渴望苏……ooc属于我,荣誉属于太太w

  

  昏黑得揉成一团的天空,哑哑的虫鸣,时间显然未到黎明,如豆的幢幢灯火,揉碎入两点漆黑眸子,正是他被梦魇住的时候。他看见她。

  从红润嘴唇里,漏出来的吴侬软语带着些微寂寞的甜糯,“嗯,纯钧,……早上…好?”

  手指弯曲、紧紧拽着干净柔软的被子,他现今的剑主,姬长命,因为努力地想向他展现一副可靠认真的模样,连平时里破碎的羞涩音节都少去了一些。

  

  啊,可爱。

  心底里微微发出感叹,湿润混乱的眼眸愈发颤了颤。“剑主……”纯钧梦中醒来、微张口,温柔细腻的声音就如丝缠了上去。“累了吗…,…呐……抱抱我呗?”单手支着下巴,单薄的寝衣就敞开了,绮丽透净的脸映着湖蓝色眼瞳的星宿花纹,雪发泻在胸膛上。

  轻轻地撒娇,仿佛是真的需要拥抱,有些柔和脆弱的味道。

  “不、不要啦……”

  “诶…为什么拒绝……没有爱上我吗?不想要把我珍藏起来吗?”

  门关着,幽微的黑暗如流水映在墙壁上,真的是梦魇深重,纯钧发问道,又有些难以置信。

  赤堇之山,破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是这样的我需要你的爱意呀………

  浓重的甘甜渴望细微渗透入喉咙,想好好使用、这副人类躯壳……明明很漂亮吧…?

  你来到这里,守候在床前注视着我的梦魇,不正是爱着我的表现吗?

  “越王勾践持纯钧,珍藏不出。”纯钧的神情随着记忆恍惚了一瞬,随后偏头微笑起来,如剑被在藏在匣中时,浓度过高、接近窒息的寂静,又掩盖不住自身似薄刃的淡漠。

  谁会想到“尊贵无双之剑”纯钧……竟害怕着这匣中区区百年时光……

  

  也不会想到他是这样爱撒娇的主儿。

  “没,没有……QAQ”她本就像幼鹿般怯生生的,现在更是被隐藏着一丝黑气的纯钧吓得不敢动弹,委委屈屈说不出话。

  被鱼藏推攘着过来,安抚这把逐渐被匣子吞噬着的刀剑,……“狭小封闭的空间其实一点也不可怕…!倒不如说会很兴奋~”……所以绝对要治好纯钧的幽闭恐惧症什么的………

  她其实也很害怕啊……狭小封闭的空间………

  “我,我们两个人一起害怕好了……”

  又不知道如何劝解,在解释的时候无意识把鱼藏出卖了个彻底,——姬长命过了很久才迟缓地,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惊讶而又颤抖地轻轻“啊”了一声。只能把脸埋进手里,满脸犯错之后不知如何是好的羞愧,耳根滚烫发红。

  到头来,也没能学着像那些优秀女性一样,怀抱温暖,话语温柔,反倒是被吓得退缩,跟他说,我们一起害怕吧。

  

  太糟糕了……这不是根本没有什么用吗,反倒是火上浇油去的。

  只差把自己像鸵鸟一样埋进土里自欺欺人了,姬长命却被一下子揽走了,白发蓝眸的尊贵男人埋在她的颈间笑,占着她的宠爱,“那以后我就陪你就寝吧~两个人一起害怕就会少的吧?”

  “诶、?”怎么突然?她下意识地蜷了蜷指尖,感到不安不适宜,性格怯懦柔软又无法真的立马出声拒绝,只能被掌控节奏。“我可是佩剑啊佩剑!一步都不可以离开你哟!”

  被看似无力地扣住手腕往后倾,由着纯钧蹭,往回退缩也没有用。后悔于轻薄舒适的衣衫,因为真的可以清楚感觉得到男人肌肉的形状……,“请不,不要欺负我……”

  

  然后是几声连续的可爱的惊呼。

  哀求的,气息短促、透着一股子弱软的,仿佛是在向着某个人不停求救。

  

  “你想对可爱的主君大人做什么啦——???”

  大步跨上前,唰啦一声地推开了门。

  明明生得一副活泼而又俊俏的外貌,身上却散发浓烈馥郁的梅花香,像极了刺客的少年刀剑蓦地从影子里出现,往地上使劲而一踩、有些愤愤不平的样子。

  就算是作为兄长的纯钧……

  “吾辈鱼藏,作为绝勇之剑,可是不会轻易饶过你的~!”

  然而展现在鱼藏面前的场景,却并非是想象中的任何一幅。

  而是比那更加直接又愉快的——

  姬长命被挠着腰间的痒处,只能软塌塌地卧在纯钧的怀里求饶,哼出的细细鼻音不知是哭还是笑。“住手,……好痒啊哈哈哈。”反观纯钧却是漂亮地笑着,手指绕着发动了动、逗弄猫咪一样。

  “太狡~猾~了~!居然趁机亲近主君!”

  明明是他撒娇求着主君、主君才过来帮纯钧兄长的!

  负气起来一样,小巧可爱的鱼藏微微撅起了嘴角,不满地移开脸,又像是立即忍不住了似的眼睛转溜回来。偷偷摸摸地看对面是个什么反应。

  

  果然比起属于恃宠而骄类型的纯钧,

  那个总是怯怯跟在他身后、看他玩闹的小姑娘…………

  他的剑主,姬长命,害怕鱼藏不开心了,就手忙脚乱要求纯钧放开她,“纯钧我答应你好不好?……”然后再慌忙隔着几步远可怜巴巴地和鱼藏说抱歉。她不是故意无视他的。请他不要生气。

  哈哈~主公应该喜欢我才是呢~

  ——“等等、主君你怎么答应纯钧这家伙啦!”

  鱼藏睁大了双眼,极为愕然地说。

  


要了授权,于是找个地方发一下给太太看呀♡

羽萌太太人超好啾!我兴奋地不务正业!

qwq

评论(16)
热度(64)
  1. 艾尼尼小仓酒 转载了此文字
    再一遍!向大家介绍我的小可爱!!(不要脸) 酒酒超级棒的w,文字比喻唯美又绮丽,剧情也很刺激!(不)...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