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治愈她(五)他们迷于梦魇

  

  “我要保护你。”

  ——失忆后紫藤萝一般漂亮纤细的少年,总是担心着伤到她火烧后长回起来的皮肤。

  即使周夭再怎么说自己没有那么脆弱到极点。骨喰藤四郎都是,仿佛感同身受,不安地皱了一下眉,继而安安静静“哦”一声。

  脸色保持着稀松平常,紫水晶的猫眼却盛着悄无声息的压抑。

  他空空的皮囊中仅仅储存着无尽的火焰,除此之外的。

  记忆。已经……

  

  历史上记载着,他经历过大阪城的那一场滔天大火。

  死亡,战乱,失败。

  分明是明艳的火光,骨喰藤四郎感觉到的却全是混杂着恐惧的无底黑暗。骨子里泛出浓重的深寒。一条狰狞骇人的蜈蚣似的火舌,掉到地上。

  漫无天际的,让人失去了一切希望。

  “火焰夺走了我的一切,包括记忆。”

  

  他毫无疑问地怕火。

  呼吸擅自加重了,挥之不去的幻痛,如同凶兽死狠咬着每一根意识神经。

  “那你呢?火对于夭夭来说呢?还记得吗?”

  骨喰藤四郎秀气的舌尖近乎急迫地吐出那些字眼,愧疚感随后立即压迫了过来,脑袋有些缺氧的眩晕。

  他的问题太伤人了,就像是要剖开她一样。

  “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而活泼明亮、用来束发的是红色绳结,笑起来会有一点酒窝的清秀胁差,立马用治愈的嗓子加着油打着气,“骨喰,打起精神来!”

  “嘛,相信一切总会有办法的!”

  头顶上高高翘起的呆毛,大大的、有些萌的眼睛,弯着嘴巴毫不吝啬给予灿烂笑容。居然意外的会照顾人。

  “我在这里呢!兄弟。”

  

  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然后,骨喰藤四郎只是忍不住那么一点儿一点儿放松了神情,柔软地抿着唇,本来掺着黯淡色彩的紫眸望着鲶尾、如泉水泛起些微不可见的温情。

  即使面上依旧是那一副傀儡似的、冷冷淡淡的表情。

  “嗯,兄弟,就算没有记忆…就算没有昨天…也一定会有办法的。”

  

  对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所以还是请审神者体谅他吧。水蓝色头发、朱红军装的美丽青年气质温和,望着周夭、透露出这样略微寂寞的眼神。

  他最后却还是礼貌又体贴地微笑了起来。如同哀伤倒映在金瞳之中的火光。

  焦烫、严厉、麻木,即使只是隐隐回忆像是在隔靴搔痒,就足够刺激了痛觉神经,内心空落落地失去了目标。

  被烧毁了的大阪城,被烧毁了的一把太刀两把胁差,熊熊大火燃烧了一切。

  

  …………。

  ……不…,那个时候的回忆,已经和大阪城一起烧毁了才是。

  身为粟田口的长兄,不能让弟弟们担心才是。

  “有劳审神者了。”正坐在席子上等待着手入的一期一振低头恭谨道,待伤口如春风化雨,神情优雅自若。

  “下次我定然会为审神者大人带来无上荣誉。”

  

  他也有曾经身为天下一振的骄傲。

  

  可是——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手中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我的弟弟们,就要托付给您了。……之类的,希望您的能明白。

  眼睛里的蜂蜜水于是微微涤荡出光彩,一期一振的手轻揉过一旁毛茸茸的奶白色脑袋,“小退,不用太担心我哦。”

  “你看,这里不是有审神者吗?”

  

  一直待在本丸里的女审神者,可以随时为他们保养,为他们手入。

  就连被带去万屋玩耍的奢望也可以被实现。

  弟弟们就不会寂寞了,……也不用一直期待地望着本丸的门了。

  所以其实一期一振从一开始就很欢迎新任审神者的到来,——反正被那个人抛弃也只是迟早的事吧。

  

  怯弱的男孩儿喉咙里却在那刻冒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以前、一期哥是不会受这么重的伤的。”

  五虎退直觉自己在说着不好的话,所以别开眼不敢去看周夭,同时天生泛着甜蜜苹果红的脸颊,浅浅的雀斑,以及些微的啜泣感,藏在他湿润干净、轻眨个不停的金瞳里。

  “我不喜欢你……,鲶尾哥也在害怕着你。”

  五只毛皮柔软的黑纹白虎,为了安慰他似的,蹭着他细嫩的腿。

  “我……”

  

  “退!”严厉地制止了五虎退接下来的话,一期一振的心里不禁有些惶惶不安。

  这样已经引起她的不快了吧?

  小退……,一期捏紧了手心,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说出来啊,军装之下挺直的背部隐隐地渗出了冷汗。

  “小退、小退……他只是太喜欢前任审神者了……”

  

  “放心交给我吧。”周夭却仿佛根本不在意那些辩解,也仿佛根本听不到五虎退的话。

  细柔的指尖触碰到了刀身,“我不在意那些。”她半阖着清新安然的眼眸,低低地笑着,让那轻盈和软的温柔感缓慢、如水溺满了声嗓。

  手上的动作从没有停止过,专心地照料着受伤的刀剑。

  只是她忽而在想起,那个男人总是用着那漆黑微漠的表情,为她拿好了一束束缤纷的花,仿佛是想亲近她的距离的时候。

  才让沾满刀油的棉球棒停顿了一秒。

  

  怎么想起这些来了呢?

  随即两片青绿色纤巧卷柔的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了淡淡的哀愁阴影。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他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位优秀的审神者——

  

  “呐,我可以钻进你的怀里吗?”少年石榴红发色,犹豫不过片刻、便在手入结束之后提出了这样亲昵的要求。

  润湿的湖绿色眼眸,如同小心翼翼的渴求一般看着她。

  脸上的笑容又是活泼明丽的。和五虎退不同,信浓藤四郎只是忽而选择信任周夭。

  因为,我们,都已经被那个人抛弃了啊。

  

  

卡着终于把第五章重写了w

才发现《治愈她》都一个多月没更了……要努力了!

酒酒不!咸!鱼!

评论(8)
热度(87)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