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ASMR

  一根轻柔蓬松的、夏天蒲公英朵似的棉絮,伸入你的耳道内部。

  小姐姐的手不易发觉地轻轻挠刮着。空旷又微微发沙的摩擦,有点瘙痒的发颤感,因为仿佛被试探着又仿佛被细致照料着的触碰,从尾椎骨咻的一下窜上来了。

  “别动哦。”

  ——随着似有若无的说话音,温柔又湿润的空气被吹了进来,轻轻的拟声词咬得粘人。

  不知是有意无意,隐约还夹杂着口唇间暧昧的啧啧水声,一直不停。

  总、总感觉好舒服啊…………

  你感觉自己小小的耳尖在一瞬间忍不住慢慢红了起来。

  “不用,我已经睡得着了…。”

  她就在完全僵直着身子不敢动、怂包的你耳边吃棉花糖。充气绵软的糖果与黏答的唾液,水润淡红的嘴唇咬住慢慢地用小小舌尖去舔。

  

  #关于最近我都在干什么#

  #沉迷#

评论
热度(1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