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七章 以身似刀(一)

  大和守安定天生的不安感总是会突发性地膨胀,黑藻屑般在暗流中到处奔走。白洁手臂下紫青的静脉发出沉寂流动的声响,似乎听得见其中浮泛气泡慢慢破裂的音。

  “身不动,黑暗能否褪去,花与水。”

  他该做什么、身为一把刀剑的他应该怎么做?

  当难缠的火焰染上了“诚”字旗,而大和守安定依旧在原地徘徊。然后风吹雪,梦境消散。

  “冲田…!”

  这夜间只剩下清冷微凉的月光倾泻在榻榻米上,昭显着他的黄粱一梦,凄凉透底。大和守安定

  随后安静地将眼阖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继续入睡。

  梦魇呵。

  “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主人是谁。”

  压切长谷部皱着眉、毫不客气地提醒着同僚。他绝不容忍像大和守安定那样念念不忘前主、极大可能生出二心的存在。

  ——即使他自己也在潜意识中忘不掉那位魔王,而在嘴上说着厌恶。

  真是沉重。

  “我到底要怎么做呢……、审神者?”

  安定仿佛苟延残喘那样低下头细细地喘了喘,嘴角上覆盖着一层浅薄的笑容。

  ……忘掉他,成为只属于你的刀吗…………

  审神者少女猛地抓紧了他的手:那一瞬间他就像是变成了绚美而短暂的樱花,要轻得马上从她身边飘走了。逐渐地,她又强迫自己放松了力道。

  “安定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不用把我当成不去做该做的事情的理由。”

  是吗?安定依旧笑着垂着眼安静地想,看起来是博美犬的忠诚,乖巧,而又稳重——

  “这么做她是不会幸福的。”

  大和守安定的刀可以毫不犹豫地与髭切的僵持着,可以毫不犹豫地说着“她不会喜欢的”。

  反而他是做不到清光那样的大喊着“那难道就看着她这样下去吗?!”,做不到清光那样为她全心全意奔溃着“反正我做不到!”。

  好想知道清光是怎么做到的啊,是怎么不再在意那个人,安心地喜爱上新主人的?

  再怎么装作忠诚,乖巧,而又稳重,大和守安定都对那个人…………

  “安定,你怎么哭了?”

  审神者疑惑又着急起来,双瞳中清晰地倒映出,清秀少年不自觉流着眼泪的模样,一滴一滴不停不断。他用食指揩了揩,却觉得内里一点情绪都没有。

  “不用在意。”

  “只是觉得这句话说的和我以前认识的人有点像。”

  “不用在意的。”

  不是——为什么要流泪啊?大和守安定自己开始觉得莫名其妙。他神色认真地剖开心脏上流脓的伤口,反复告诉自己新选组一番队的冲田总司已经是过去了,是不能改变的历史了,是不应当在任何场合回忆起来的符号了。

  明明,明明面前的审神者是很值得喜爱的存在,明明他心中也是极其喜爱她的。

  ——可他从来不敢去那个战场,他怕自己哪一天做出不可挽回的错事。——对不起冲田,也对不起她。

  拿誉是痛苦,是自我嫌恶。

  “最爱我的人,是谁呢?”清秀干净的脸孔是什么情绪,清朗的声线中终于透露出迷茫之色。

  将刀剑本体紧紧握在手中,掌心渗出了一丝血腥气。出阵前,大和守安定在想他这样的刀剑真的能上手吗?

  审神者这样柔软的少女无法使用他吧?

  那刻,大和守安定全身的骨头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难耐的痛苦发作。然后从他的骨子里散发出了邪恶的气味。毫无声息地,大和守安定逐渐地出现了暗堕的征兆。

  “——在我心里,大和守安定一直是冲田总司的刀。而不是我的。”

  “愿您不要再为此烦恼。”

  “注意安全。”

  审神者少女并没有对暗堕气息的敏锐感知,也没有和刀剑们一样立即对他警惕拔刀的反应能力,柔软善良的少女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在出阵前对安定说些什么。

  至少,不要再看到安定那副自我折磨的模样啊……

  希望安定能幸福起来,希望安定能快乐起来。她注视着安定纤瘦得过分的后背,感受着那如武士般凛然高洁的气度。审神者不知怎么的说出的竟是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放在其他的任何一把刀剑身上,他们都会感到绝望以及愤怒的吧。

  她不清楚自己是否说错了话。

  但是大和守安定转过身来,露出了清俊柔和的侧脸,放缓了声音他说。

  “我有些你忘记了的事想告诉你。”



写了一半,安定的极化就出来了……瞬间崩盘QAQ

就……忍不住,大修了……

极化安定的立绘,超戳我……qwq

评论(8)
热度(4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