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八章 以身似刀(二)

  …………状态,已经差到要靠药物维持了吗。

  药研藤四郎抿住自己苍白的薄唇,白大褂之下的脊梁骨下意识地挺得笔直,隔着薄薄的镜片他的紫色眼睛显得寂寞又冷静。“我不能把它给你。”

  药研用手攥紧了那瓶白色药片,嚅动嘴唇,然后慢慢发出了干涩的停顿。

  “抱歉。……大将。”

  “为什么?”相反的是审神者少女反应得极快,眼神无辜柔软如同小羊羔,“为什么不可以把它给我呢?”

  ——“明明烛台切也从你这里拿了药,”

  “放到了我的食物里吧。”

  镇定剂?安眠药?玛咖因?她敛下纤长安静的眼睫,无法去想象她饭菜里的到底是其中的哪一种。“为什么我给自己吃药就不行呢?”

  给自己吃药,应该算不上坏事吧?

  我只是生病了,要吃药而已。

  “?!”药研藤四郎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在那刻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紧接着浑身都不自在起来:烛台切光忠在饭菜里加料的事情,应该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永远的秘密才对。

  就算有人知道,也,也不应该是审神者。

  ——或许,他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付丧神在之前或许,一直,一直都错看了审神者。“大将。”无言了半晌,药研还是抬起头。

  “我之前给您的药,其实您一下子就全部吃掉了吧。”

  “您服用的剂量太大了,我不能同意。”

  接着这把短刀用一只腿跪倒在她面前,做出恭顺忠诚的样子,“就算您要责罚我,也请……”

  “药研……对不起…………!”审神者少女立即绝望地对药研道歉,哭出了眼泪,如散发着微光的珍珠一粒粒破碎了。“可是、”

  可是,不吃很多安眠药我根本睡不着!

  失去睡眠后冗长的烦躁感,抓挠着她的心,让她变得鲜血淋漓。好痛啊,好难受啊……审神者少女神经质起来,几近崩溃地哀鸣。

  “药研,求求你,好不好?”

  ………………………………她是怎么做到的呢?依旧在大家面前露出和顺的神情。

  药研藤四郎无数次在心底安静思考这个问题。

  那个时候,“不过我好像之前病了一场呢,你知道是为什么吗,烛台切?”审神者低下头,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见她探出红艳艳的舌头往勺子里一挑,同时在问烛台切光忠。

  那个时候,“大俱利还是一直露出那种有些难过的表情呢,没有变得开心吗?”“我以为大俱利会喜欢的……”大俱利伽罗骤然低下了头,再三挣扎之后还是低低地答,“好。”

  那个时候,“你可以保护我吗?”喜欢被被没有错吧?我这么说没有错吧?她注视着山姥切的眼尾染上了浅浅的一层薄红,听着山姥切过呼吸一般狼狈急促的噪音迫不及待地发出。

  那些时候,审神者少女到底是怎么做到依旧在大家面前露出和顺的神情的呢?

  大和守安定转过身来,露出了清俊柔和的侧脸,放缓了声音说。“我有些你忘记了的事想告诉你。”

  “审神者,你还记得有名付丧神叫鹤丸国……”

  “我记得。”她突然回答。

  鹤。丸。国。永。审神者少女的小拇指尾早在发颤了。

  ——她其实从来没有忘记。

  怎么可以忘记这些呢?

  忘不了抗拒着欢爱的时候刀剑们还是继续着不道德的私欲,忘不了在夜里抱着自己呜咽的时候没有人朝她伸手,忘不了刀剑们全都视而不见她的伤痛乃至加深。

  不安分的大太神刀,石切丸,狡猾到根本没有去消除她的记忆,却对外声称自己已经完成了!

  刀剑们都以为审神者忘记了鹤丸……可是并没有………

  “请忘记鹤丸吧。”

  “请装作忘记鹤丸吧。”

  他轻凑在她的耳畔低语,字与字之间的转折带出了一阵可怕的温柔感。

  石切丸做出那样的忠实模样——是太想要她的喜爱了吧。他成了本丸的叛徒,向审神者展示刀剑们残忍欺骗她的模样,告诉审神者,她尊敬喜爱的神明都已经背叛了她。

  看吧,看见了吗?

  “替她做决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差这一次,是吧,莺丸?”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呢……?

  刀剑根本不需要睡眠的啊——守护在门口的近侍先生原来一直一直都在黑暗中注视着她呢,那种感觉就像是狼的目光舔过她的身体,一丝不放过。令骨头都悚颤了起来。

  真是太可怕了。

  她以前怎么会没有发现,他们的目光中究竟是有多少的贪痴。

  她怎么受得了?

  审神者少女再也受不了了,她开始永无止境地失眠,睁着眼、面对天花板度过每一个不安迷茫的夜晚。她真实地、永无止境地想念着鹤丸,为他担忧,白日里在本丸刀剑付丧神们的面前却不会显露丝毫。

  就这样,严密地,痛苦地,伪装封闭着自己的心灵。

  几乎让她窒息的苦味眼泪从泪腺里溢了上来,她狼狈地大口喘着气,说不出话,她一定是出问题了。或许是生病了。

  把药给我,或者让我去死啊。

  “静司……静司…静司静司。”审神者少女瘫在了地面上、若有若无地重复着恋人的名字,“你再不来救我……”

  “我就要抛弃你了。”

  她太可怜,也太可爱了。

  短刀药研无声闭上金丝框眼镜后的淡紫眼眸,感到自己向着深渊无限坠落去了,“大将。”失重感一阵接着一阵地麻痹着他向来冷静的思维,从嘴唇处吐露的言语失控了。

  “……我会把安眠药给你的。”

  求你继续活下去啊,大将。



之前几章比较水,就是为了这一章铺垫qwq

活击药他超苏!!!可惜我不怎么会写……

啾啾小天使们!!w!!

评论(8)
热度(5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