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阴阳师/黑童子×你】小小黑

※to艾尼尼的粮

※阴阳师乙女小片段,黑童子×你,…请……别打断我的狗腿!

※阴阳师性格娇气,注意qwq

  

  “我……很不愉快,”

  你注视着黑童子那双透澈又冰冷得妖异动人的金眸,细微地耷拉了嘴角,夜昙花般的眼睫如同经历过绽放后渐渐地垂落了下去。

  总有些东西…好在意啊,晕着微红的柔软嘴唇缓缓地、轻柔地说起来,不愉快极了。

  明明你是阴阳寮里最受欢迎的存在,就连有着恋人的妖怪都会尝试着对你示好。

  那个新式神,……黑童子,却一直沉默内敛得丝毫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样子。

  …明明也会把白童子看得很重呀,不是不能与他人接触,为什么根本就不回应你呢。一粒一粒折射着绚烂光线的金平糖,看起来漂亮又精致,不喜欢,辛辛苦苦为他攒下的厉害御魂也仅仅是伸出手收下了。

  背着巨大冷锐的镰刀,手臂过分纤细,娇小又可怜的孩童身体,怎么就不会表现出一点欣喜呢?

  和所有式神好好相处的计划就失败了……不甘心、下意识挑着和白童子有关的话题问他,咬起了唇齿、眼神氤氲湿润地看着,期盼着能有出乎意料的答案。

  “白童子……唯独白童子是我不能失去的。”

  干涩难听的低嗓,迟疑只是因为声带许久未振动,只在关于白童子的问题上面会多几句,黑童子说出来的话语偏执又直接。好似钝刀比划过了肉。

  你听见自己发出了轻细的一声“啊”,垂下头难过了起来。

  先是惊讶于黑童子的执念,同时想起了能够把灵魂分一半给黑童子的白童子,而自己争强好胜一般的,要被所有人喜爱的幼稚,有些难堪。

  只是糖果,只是御魂,并不能使黑童子发觉你。手指更紧地陷入了掌心。“那黑童子是怎么看我的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你就像被难住了的小孩子,既气急败坏想要耍脾气,又委屈了。

  不想被指出难处,不想暴露软弱任性的自己。

  喉咙里的声音已经发哑,你抬头看了他一眼,幼兽似的防备又哀哀戚戚,眼神惹人怜爱。

  可事实上也明白面前的不是温柔体贴的姑获鸟,不会将你纳入令人安心的羽翼之下,也不会像妖狐先生那样善于洞察人心,再绅士至极地移开目光。

  黑童子凝着一双宝石质感的金眸回看你,不偏不移,安静得像只猫,简直让你坐立不安极了。

  “你、阴阳师……”

  年轻的、小小的鬼使在称呼你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不知道如何言语。没有安慰也没有担心。就连开口发出磨过砂玻璃的简单音节,都好像是碍于你身为阴阳师的面子。

  ——你更不能忍受了,泪水轻而易举地掉落,羽毛般的眼睫扑簌。

  而黑童子愣在原地,轻轻放下巨大的镰刀,看着自己空掉的怀抱,就像是开始不知所措了一样。他抿紧了薄薄的嘴唇,犹豫好久、才想出口问你为什么要哭。

  真是太太太过分了!你忽而就一下子任性扑了上去,抱着黑童子继续哭。

  黑童子根本没有推阻。

  这样,阴阳师就会开心起来吗?金眸白发的男孩在心底不解。歪了歪头,轻皱着眉头严肃思考的模样,显得可爱极了。

  他可能已经太久没有产生过人类的情绪了。做不到像阴阳师那样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每次面对阴阳师把金平糖和御魂一起扔进他怀里的时候,黑童子都要低下头理解很久胸膛口那种湿湿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呢?在白童子面前都不会感觉到那样。

  可能下次还是要问问白童子吧……

  


小小黑超可爱~

但是我很理智,三年以上,我……怂_(:з」∠)_

评论(23)
热度(262)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