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快穿)不恋爱你怎么能变强1

  第一章 水妖绮谭 “你是真的喜欢日天吗?”

  

  「她从甜美黑暗的泥沼里浮上来,莲花般的柔身冷冰冰,又湿漉漉地分泌着幽隐的情香,

  仿佛你因为她多情多梦到了痴狂地步的夏天的深更,

  恋慕搅得五脏六腑一团乱,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睫眉深黛,肌肤似雪,水妖明媚而奇异温柔的眼睛垂下来轻轻地收敛着。“我也喜欢你,日天。”」

  

  「“真的吗。”」

  这个游戏为了代入感,没有脸也没有声优的男主角。PSP里只浮现了一排如蚂蚁的黑字。

  那么小小的,黑峻的,压抑的。

  淡淡的哀愁水汽萦绕。

  开了整整一个夏季的莲池,热烈的情感,柔淡精致的花蕊,散发出醉人的芬芳。平庸优柔的男孩子感觉美丽浓郁的枫叶糖浆,顺着话语缓缓渐渐流淌进了心底。

  她、竟是喜欢我的。

  与此同时,屏幕外百无聊赖的玩家——赵昊猫着背、同蔷薇花苞似的嘴唇徐徐开合,呵叹出一声微嘲。

  “哈、”

  

  你看,对方在说些什么啊………她竟然在说“日天,我喜欢你”啊?

  她说“日天我喜欢你”!

  哈哈哈哈哈!

  各方面的恶趣味都得到了极大满足,乃至嘴角都勾得愉悦,赵昊整个身子都柔软散漫、直勾勾地盯着屏幕里纤巧的水中怪物,妖柔的眸子和漆黑交缠洁白的色调,依着自己的要求,一遍又一遍地像黄鹂鸟一样重复着“日天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婉转叫声。

  我喜欢你呀,不厌其烦。

  她不禁莞尔。

  

  “因为我知道日天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属于大和抚子的、娴静自若的微笑。

  “都怪日天对我太过温柔了。”水藻般甜美缠绕的声线。

  “才没有喜欢你呢!笨蛋日天!”娇憨却微妙隐藏着恋慕的言语。

  为死宅量身定制的商业化圈钱游戏,一部部,满足你的一切臆想,鲜艳亮丽的花朵编织起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等待着贪心的虫子掉入陷阱。

  你看看,美丽水妖头顶高达“200”的好感度。

  你看看,那么多那么多的爱。

  

  ——喂养人之欲望的攻略游戏是会有毒|瘾的。

  事实上,从第一次拿起PSP起。

  赵昊就清楚,自己无法对攻略游戏放手了:喜欢愉悦眼睛的立绘,喜欢取悦耳朵的配音,喜欢充斥感官的享乐,循序渐进,狩猎真心,舌根底迷醉他人的言语的力量。

  赵昊第一次接触到Galgame时,那是一个三两句甜言蜜语就攻破的领家妹妹。

  简简单单的剧情,平平淡淡的人设。

  “我喜欢你,日天。”

  直到十四岁还对一切兴致缺缺的女孩子突然凑近屏幕,细细将脚本上的台词念了一遍,笑容温存又刺痛人。“可是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继续地,赵昊隔着屏幕用纤白的食指轻点了一下,“是呀,对于身处垃圾游戏的你的结局,我已经知道了。”

  笑嘻嘻地,她颜色鲜艳的恶意张牙舞爪。

  “你会甜蜜而幸福地同‘我’做|爱,你会满心期待着未来却又感到迷茫,你会因为‘我’和其他女性的暧昧争风吃醋。”

  “最后,我想让你亲手杀了‘我’。”

  而屏幕里二维的、虚假的、游戏里的领家妹妹对于她的话,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回应。

  只有她满身腥甜、失魂落魄的样子隐入“Bad End”字样之后。

  

  “哦——,日天,我喜欢你。”赵昊懒懒地拉长声调,每当这种时候她就无比地感到,这些以肉色为卖点、丝毫感受不到制作者诚意的废料剧情…多么有趣啊!

  于是因为一时兴起输入“赵日天”主角名,而Get到了奇怪萌点不能自已的赵昊。

  从此对Galgame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我喜欢你,不胜其烦。

  沉迷于掌控欲游戏。

  哦,女孩子们就是这个世界最珍贵的宝藏_(:зゝ∠)_

  

  而现今她手中这款《水妖绮谭》,虽然整个游戏只有水妖一个可攻略对象,但玩家能动性极大,立绘声优人设也都堪称顶尖,剧情线路更是庞大复杂。

  唯一让玩家苦恼的一点就是无存档。

  

  「“不相信的话,就请亲亲我的嘴唇哪。”

  水妖如瀑的青丝黏在胸脯前,尖尖的牙抵住冰冷红润的唇,带着十足的美丽感、诱人采摘。」

  请玩家选择

   →吻她

   →逃跑!

  

  说来也奇怪,明明借着水妖毫无人类贞洁意识的设定,更过分的事也做过了,男主角还是在最后不明意味地犹豫了一下,游戏界面跳出了选项。

  ……呀!小姐姐要给我个甜甜的吻啦。

  然后面对水妖面色苍白妖柔的笑容,赵昊的确定键按了下去,——既然两情相悦,那就吻「她」吧。

  甜甜的矫揉造作的吻。

  然后她离开「她」,搜猎下一个游戏;「他」陪伴「她」,永远不会同她一样变心。

  

  「终于被馥郁微妙的香气麻痹了神经,放弃了思考,你尽情拥着东方水妖与其缠吻。

  她还是那么体温冰凉,不过对于盛夏的闷热来说,一切都无所谓;十指交握,属于鱼类的蹼让这个动作有点不方便,你也忘了。

  两人在深潭边翻转互换,压到翅膀,吻得迷乱,满池子的荷枝都被搅动。

  窸窸。永无停息。」

  

  意料之中传来了无耻的唾液交换声。

  理所当然两人的脸上都浮上淡淡的红霞。

  “噫。”赵昊状若嫌弃地发出一声,同时两片浓密而黑的睫毛往下一扇,轻轻掩住其中腐入骨的食肉性的寂寞,好似真好似假。

  接着她先打开企鹅,找到了给自己推荐《水妖绮谭》的网友“酒酒”。

  酒酒:求你吃下这个安利!超难的!哭唧唧QAQ

  一行历史消息记录显示着。

  “水妖小姐姐可以很甜!”左手单手灵巧输入着,回想了了一遍游戏剧情,她轻松而愉快。

  

  对了,只是剧情甜到有点过分了……

  都要甜得她牙疼了。

  即使一开始神经过敏性的试探,也禁不住一路甜到鼾的剧情走向啊。

  再谨慎、步步为营,最后都变得松懈了。

  等等、赵昊忽而回忆起什么,手下一顿,眉像盛夏渴死的花瓣那样微微皱了起来。

  普通的好感度满点会是200点吗……

  以及其实很在意的一点:

  “请选择‘吻她’或者‘逃跑!’吗?”

  被应允了告白、满心蜜糖的男孩子为什么要逃跑呢?所谓的游戏难度又在哪里呢?

  

  ——是被彻彻底底欺骗了吗?

  「“吃到你了。”

  水妖的眼神漆黑交缠洁白,你第一次见她张开了背后雪白柔弱的鸟翼,但却是最后一次了,因为你在蜜糖淌了满心眼的时候,同时听到了身体被啃食的苦痛声音。

  吧唧吧唧。

  她嚼着血啊肉啊,发出的噪音甚至有些天真的可爱。

  血水。你才发现叶子底下堆积着累累腐肉,一池荷花都因此颓败了一半,另一半的荷花却显得愈加妖异芬芳。

  而你刚刚就是在千具白骨之上与她互拥的。

  疯狂的,污浊的,迷恋的,令人作呕的虚伪的。像是魔咒。

  你蓦地想起初见时——,她拂开翠绿交叠的荷叶自水深处出现,发丝缠着艳丽薄透的春衫,朦胧纯白如同稚子,“你是?”

  “我是[赵日天]。”

  她莫名地轻轻一笑,昭示着令人迷醉的夏日即将到来。」

  

  「Bad End·孤独骨髓」

  冰冷的玻璃屏里则一如既往地缓缓浮现出一行浓彩重墨的、锋利的隶书小字。

  ——不!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即使皮肉被撕裂,骨头被咬碎,爱情被捣毁,我……我还是可以再抢救一下的啊!

  

  日了个天:水妖小姐姐其实可以很甜……甜……我日!

  日了个天:[BE截图.jpg]

  日了个天:[医生我还有救吗]

  酒酒:QWQ日天大佬你又打BE了

  酒酒:交流区的大家肯定又想打人了,呜呜呜你的良心难道就不会痛吗!

  日了个天:[我们仙女不需要良心]

  

  虽然赵昊因为无论是什么样的角色都能刷好感,但偏偏乐衷于打出Bad结局,而在交流区臭名昭著(……)。

  虽然不需要良心的她也很喜欢众人心痛到窒息又不得不跪舔攻略的样子。

  但是,这次,她真的是抱着HE的心态去的。

  一路甜甜甜,谁知道最后会突然发疯呢。

  “——吃到你了。”幽隐的体香,冰冷的四肢,隐藏的尖牙,松懈灵魂的爱情,种种种种,水妖毫不费劲儿地引诱到了猎物,她开心地笑着。

  

  然而,除了开心之外,立绘中水妖殷红冰冷的红唇学着赵昊之前那样微微打开了,讽刺浓稠。

  这刻赵昊注意力寥寥的眼睛终于提起了精神,些微豹子般的艳丽顺势混入。

  病娇?爱你爱到要杀死你?

  少开玩笑了。浓稠的嘲讽,细微的笑意,那种捕食者的神情怎么可能会是这么脆弱的东西。那种因为感到无趣而随意拆解四肢、把内脏丢在地上的作为怎么可能是恋情。

  只是如疽附骨。绵里藏针。

  “我喜欢日天。”

  

  ——所以这是愚弄她来了吗?

  就像愚弄她的人们那样,挂着愚弄她的笑容,讲着愚弄她的言语,借此愚弄她来了吗?

  

  想到此处,赵昊在人前习惯性的假模假样的笑很快就淡了下去,细微的毒淬上嘴角。

  你知道愚弄过我的人的下场吗?

  ……后来我死了。

  哦。

  

  

是的,赵日天她来啦!她、她她超酷der!

零零碎碎码了一万五最后只剩下五千还觉得不够帅我觉得我就是个傻子了qaq

又是口味奇特自己玩系列(先抱住自己心疼会儿)

咳咳,真的是言情,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这种真的超棒的对吧!

评论(4)
热度(16)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