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鹤婶】替换

  ※鹤丸国永×女审神者,内含隐性ntr,替身梗

  ※丧心病狂的糖刀,婶婶很糟糕

  

  事实上那么多付丧神都喜欢着你,

  但你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鹤丸国永一见钟情了。

  说是不知道,其实又很明白,明白得不得了。

  一层薄白透明的肌肤,半阖着金润眼眸的神情,细软的中长发散落在浅色的衣领上……

  若是圣洁之中再带着诱惑癫狂的气质。

  为什么就不能再安静一点呢……,再一次、生气地把他变回本体放在了主卧室的刀架上,一直一直不去碰他……

  那、是寂寞的神情吗?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哦。

  也不想知道明白。

  每一夜,鹤丸国永敛着雪睫毛、靠在你的怀里,内里流淌着暗金色,细细碎碎地吻你的脖子的时候,表情变得很少。

  “坏人。”你喃了一声,伸出手抚摸过他的眼睛、他的发丝,些许缱绻的情愫缓缓从眼下倾泻出来。

  啊,太好了…………

  然后他就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样,痛苦地低低呜咽了一声,把手脚蜷缩成一团,骨腕被勒得深红。——痛苦得要死掉了,却不敢到伤害你。

  “怎么了?”你只能歪过头,轻皱着眉疑惑起来,他看起来好难过………为什么……

  你做错了什么吗?

  一定是因为太过喜欢了。鹤丸国永就维持着蜷缩的姿势,用力按压住心脏,感受着其中来回涌动着一种狂风暴雨似的混乱情感。许久才弯起嘴角展开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声音微弱沙哑,“白鹤,应该是无忧无虑的才对。”

  接着清爽绝美的脸庞疲惫地垂了下去。令人悲哀的骗子。

  “嗯?”你从鼻腔发出了不解的意味。尤其是狡辩一般把眼移开,细心告诉自己——

  你确实很喜欢鹤丸没错啊。

  你会亲吻他的眼睛,会亲吻他的头发,会亲吻他的喉结。

  这看起来不像喜欢吗?

  除此之外,你和本丸里其他的刀剑付丧神都保持着疏远的距离,只有鹤丸国永可以夜晚跳窗到你的房间,或者从背后一下子抱住毫无防备的你。

  不过说实话你有些厌恶他这样不知礼节的举动。

  但是在你看到他的白发金眼,看到他被你一点一点限制出来的、安静地狩猎的姿态,才从心底缓慢地疯狂升起了一些炙热的渴望,颧骨染出了微红。

  “我喜欢你。”

  混着眼泪患上重病地喘粗气,再近一点吧,再靠近我一点吧。

  默默数着高洁白鹤一寸一寸没有怀疑没有畏惧地靠近你的脚步。

  好想听听他引诱我不断误入歧途。

  好想看看他对我高不可攀地微笑。

  啊,不是,鹤丸不是这样的哦。

  你很快就接受了他的告白,让鹤丸的金眸在惊讶之余晕染上了一片坦荡的温暖光亮,“吓到了,吓到了。”

  “还以为会被直接拒绝呢?”

  毕竟你很少说话,很少亲近付丧神,看起来就是一副冷淡得无法亲近的性格。

  是一位遥不可及的主上。

  大家都这样感叹着。

  只有新来的鹤丸国永很闹腾却也没被勒令禁止,本丸里仿佛有了点曾经没有的生气。

  你对这样的鹤丸很是特殊呢——直到你把鹤丸变回本体。

  不允许所有刀剑理他。不允许他再违反你的要求。

  拿着纸质的《1984》吧,就算不喜欢看不懂;穿上白衬衫九分裤吧,那样会把身形衬得修长美丽。

  他就像是一条玻璃缸里面的鱼儿,洁白的鳞片散发着微光。

  你控制着他的饲料和氧气装置。渴望着他能成为另一条鱼。

  槙岛圣护。

  你用食指抚过他浓密的白睫,碰到他的双唇轻轻凑近了一丝。鼻息变得眷恋。鹤丸国永猛地把你连着手腕摁到墙上,紧紧把你嵌进自己的骨头里,自顾自低哭,晦暗苦涩的眼睛里几乎全是求而不得的绝望感。

  “你生病了。”

  你拿手背去贴他冷凉的额头,继而做出了一个无辜诱惑的表情,清秀皮囊遮掩下是腐化甜美的气息。

  滴答,滴答。

  黑暗的空洞里滴答着水珠。你毫无所觉地继续将鹤丸的刘海揽了上去,唇弧怠慢地笑起来,“真凉啊,真冷啊。”

  就像是你的心一样。

  因为在那之前槙岛圣护就死掉了呢。

  

  

嗯………槙岛圣护是《psycho-pass》里的角色…白发金眸……

溜了,溜了。

评论(10)
热度(82)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