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超英/反穿/男神×你】超级凡人1

  

  Loki×你

  超英反穿长篇

  

  “The Earth.”

  开头或许是类似于“Where?”的自问自答。

  突然凭空出现在你的房间里的男人,眼窝深陷,皮肤美丽得阴冷苍白,气质如同黑蛇慢慢绕上了脊柱。先是假意放松了紧绷的后背肌肉,他笑了一下、缓慢转头看向你,然后似乎才对这样毫无反抗之力的你感到了困惑,“...A kid.”

  薄唇张合,他不经意似的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权杖,仰着脸氤氲在绿眼睛里的情绪轻蔑又鬼神莫测。

  [A kid?]

  [She's useless for you.]

  直觉于危险,你开始运转滞涩地分析着,眼球意味不明地转了一下,装作毫不在意地看着他,同时视线在手边的剪刀、陶瓷杯、日记本和开着的玻璃窗上微不可见停顿了一瞬。

  最具备攻击性的剪刀,有点重量却易碎的陶瓷杯,作为个人隐私的日记本,距离地面不是很高的二楼窗户。

  [Be patient...]

  对方看起来没有携带刀具枪械,除了那根奇怪的权杖。

  但谁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呢。

  你随即摊开双手,放低肩膀的高度,表示自己没有丝毫敌意,“Please don't.”声线微微发颤、而伴随着畏惧的情绪,毫不怀疑你下一秒就可以无底线地哭泣起来。

  然而你心中有些明了:他不会相信你。

  因为他看起来就是个狡猾多疑的人,强大到消灭你就像只是举手之劳。也不是临时需要你帮助的样子,反倒是不希望任何人看到他一样……

  所以他有什么理由要放过你?

  你自己都觉得这个强盗逻辑好有道理。或者说你本来也就是个强盗的思维吧。

  “Don't hurt me...”

  你垂着浅棕色的眼睛,开始使劲地眨,仿佛蝴蝶在花瓣上扑腾,潮湿而温柔。

  不要伤害我。

  虽然这么请求着,但是从始至终你都没有尖叫过,没有直接用剪刀自卫。而是突然在某一刻出人意料地猛力将杯子掷了出去——

  并非朝着那个入侵者,而是全力地往窗外。

  说出来这可能十分愚蠢。

  如果砸伤行人就是最好了的。

  就算没有,楼下那刻薄又肚满肠肥的房东也会勃然大怒的吧。

  ……最坏的情况就是砸死了人,所有人都忙着急救措施。

  你三两下往后退去了,另一只手顺势拽上尖锐的剪刀,再警惕冷静地观察起来。其实就算没有那股奇怪的感觉,你大概也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因为那刻本应该直直往下坠的杯子,现在正被托在他的手心里。

  那位英俊又苍白奇异的男人瞬间已经是站在窗口的位置了,注视着你接着扬起了一个极其冷淡危险的笑…

  弧度上翘,就像是在思考着要不要碾死一只蚂蚁,有些无趣地作态。

  ——这太奇怪了。那种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傲慢感。

  你微微弓起了背,重心慢慢放低,不详的感觉更加纠缠住你的四肢,以至呼吸频率微不可见地加紧加快了。他比想象中还要危险,也邪恶得多。

  [Useless.]

  良久之后偏差中有了决定似的,男人以食指比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修长脆弱的指骨让他这个动作染上了一点色气的诱惑。

  “Loki Laufeyson.”

  洛基·劳菲森。

  他发出了低哑并且磁性动听的声音,覆盖着一点肌肉的手臂戏剧化地张开了,以及绕在眉梢的虚假笑意叫人分不清。

  逗弄,隐藏在暗处的毒牙。

  [He is a black villain!]

  你感觉自己无比确切地抓住了这一点,掩饰下自己的情绪。你发觉了,他对这个陌生的环境持着几乎病态的狡猾谨慎,在你面前计算着杀死你后的利害——

  他来到这儿是个意外。

  他很强大,但不敢轻举妄动。

  [I know,I know...]

  你抬了眼,微弱扯动嘴角如同安静无害,然后慢吞吞道:

  ………………

  …………

  ……

  “Can you speak Chinese?”

  

  

啊呜!酒酒跟着尼尼跳进了超英坑!

明明只看了几部电影却已经开始无耻地产粮!Loki反穿后女主斗智斗勇!

……不过后续、那是什么?

下一个(。)

评论(17)
热度(94)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