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手指。

  

  他抽烟。

  形状缠绵往上升的烟雾,让俊朗的眉眼看不真切了。

  有些味道。

  叶修抽起烟来的时候着实带着些雅痞味道,以及一股子道不明的清爽。老烟枪。食指和中指之间随意夹着,烟是烈的,他是真的帅气。

  你把自己埋到他的衣领间。鼻尖缭绕的皆是男人嘴里焦烟草的味道,近乎惊心动魄。

  可二手烟不太好。

  他伸出手把烟捻灭了。

  脸庞常年苍白而有些不修边幅,微阖的棕眼,微微上勾起的唇角,瘦削的肩膀被掩在男人的长风衣下,以及十根你最喜欢的修长灵敏的手指。

  “电竞选手呢、”

  “不,一个破网管而已。”

  他撑着头懒散地笑。

  

  

手指真好呢,触碰到的时候感觉亲昵酥麻。  

关于我的偏好的系列其一。

评论(4)
热度(3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