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刀×婶】小孩子

  

  小狐丸篇

  一期一振篇

  

  每天早晨,主喝完甜腻腻的草莓牛奶后,唇边会残留着一层白色的渍。

  看起来萌萌的。

  然后说话都带着一点牛奶味的芳香。

  压切长谷部有些出神地想,忠心侍候在一旁时脊梁脖颈都挺得笔直,紫色眼睛里有一层濛濛如雾的留恋。吐息只在一刻间变得沉重而粗粝。

  “主上今天有什么命令呢?”

  他严谨禁欲的线条一如既往地在你的面前绷紧,仿佛在对待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应该说,在本丸所有的付丧神都以长辈自居时,只有长谷部光忠会认真而又疏远地询问你,把你当做大人来对待,尽心尽力完成你胡闹的要求。——虽然那时候更为年幼的你被吓得隐隐泛出泪光。

  而男人很快就神情无措起来,手忙脚乱不知道往哪里放。

  也不知道是应该赶快来哄你,还是收回他的话好…

  幸好你和压切长谷部这种奇怪的主臣关系过了几年后也就截止了。现在你长大了、不会再去提无理取闹的要求,也能够对他甜甜地笑了。你终于懂得照顾长谷部的心情了。

  他很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想要被信任、被依赖。

  “长谷部,今天的马当番要拜托你了。”

  “部队出阵的时候有长谷部就会很安心呢。”

  “我都离不开长谷部了呀!”

  “远征的结果很出色呢。”

  说着这样可笑又有些可爱的主命。

  明明自己就是个小孩子却像对小孩子一样对他。——除却些微的羞恼以外,长谷部以往对旧主故作轻松的情绪却终于真正地有些明朗起来了。先不论作为主上是否适合,一对着你、他的心脏就无条件地塌下去了。

  “只要是主命的话。”

  长谷部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怀着这样的一种心情说出这句话,气息里带着几分不经意的纵容的笑,眼神忠心温柔。

  “我的主。”

  

  

……突然对hsb有点想法。

评论(7)
热度(136)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