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快穿)不恋爱你怎么能变强7

  第七章 红颜 我想要1个亲亲。

  

  我根本不配…

  空落落的后台。

  轻擦过眼角,卸下了娇媚浓郁的红妆,眼睫一颤一颤的,方梨深低垂着脸庞,出现了一种仿佛有些失落的表情。

  “赵昊。”

  他哑哑地唤了一下她的名字,抿着嘴唇,又觉得自己玷污了她的名字似的。

  别开脸死死咬紧牙根不说话了。

  

  他怎么敢呢。

  他早就接受了自己一辈子都是这个低贱的下九流身份,早就习惯了于黑暗中视物,早就知道了自己风光一时又迟早落魄一世。在台上唱戏,却永远见不得台面。

  他不敢…不敢把赵昊拉入他无望的期待。

  

  “不要……”

  不要离开我。

  “不要来找我了。”方梨深无力地张着嘴唇良久,终于把这个痛得无法呼吸而决绝无比的要求说了出来,“我已经厌烦你了,不想再看到你。”捏紧了手心,他在脸上伪装后就可以是不可一世的刻薄表情,就可以对着所有人包括赵昊一起万箭齐发。

  退无可退,饮鸩止渴。

  ……方梨深只是太清楚自己梨园深院中的一个普通戏子,也永远是。所以他不要。

  不要再和赵昊有任何瓜葛、一丝接触了。

  所以他多么希望赵昊能早点退却,这样他就不用吐出更多更过分的嘲讽了。

  

  可赵昊不明白也不同意,她立马嚅动嘴巴要说出话。

  方梨深闭上眼、感到自己的心开始寒冷得颤出血了。

  “我不要,”

  “我也不要。”

  她一下子说了两遍,就像炮火掉入他的冰窟窿,轰隆隆隆,将他炸得粉身碎骨。她不放手,将他的手腕抓得吱吱作响。

  爱得多么痛,多么绝望。把他的血都揉入骨里。

  仿佛恨之入骨地注视着对方的模样。

  

  感觉心都碎了,方梨深越来越喘不过气,红雾氤氲过他薄薄的颧骨。

  牙龈几乎都被咬出了裂痕。

  他想粗鲁地叫骂、想疯狂地摔砸,想永永远远和赵昊一起不分离。

  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设想过和她共度未来,有时候躺在床榻上想着想着就会忍不住笑出声

  

  买套大宅子,生个男孩,生个女孩,他要比她后死——他都想好了。

  可他从来不敢想让它有一天成真。

  她适合被捧在掌心一生没有疾苦,他适合被踩在脚下一眼荒凉无边。

  方梨深就这么红着眼睛许久许久,等心中巨大的爱意都化为一汪怨恨,驱使他产生新的机械的制动力,“你怎么这么!……的令人厌恶。”

  喉头都在上下发着颤。

  

  “我都说了不要再来找我了!”

  “你离开了,我就可以去巴结那些人了!不用再躲在这个戏台子后面了!”

  “我想飞黄腾达你到底懂不懂啊!”

  他是个没读过书、不懂诗书礼义的好利小人,活在社会的最底部,就和一团泥土没有分别。最喜欢的事就是谄媚,肮脏地使劲儿往上爬。

  想得最多的事当然也是勾当!勾结!

  “…你真以为我喜欢你吗?”

  “我其实恨死你了。你看看你自己…,装模作样!”

  

  “赵昊你可真傻啊、”恶意逐渐从胃里爬上来,在他的喉咙里同绝望透底的爱恋绞作了一团,方梨深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他多么痛快!

  把真心话都说得一干二净了!

  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本来他就怎么够都够不着赵昊,终日惶惶又不停地痴心妄想,现在就不用担心了。

  现在赵昊要讨厌他了。

  现在他安心了。

  方梨深现在用尽了一切他能找到的伤人的话,用刽子手的方法斩断他们之间的关系,断得彻底、绝不会出现藕断丝连的后续。

  

  他笑得真好看,像染满血水的刀刃,像罂粟花迷离的香气,让人惧怕。

  他的喜欢也真够绝望。

  赵昊抬起脸,浓黑温柔的眼眸显得残忍,短发披在肩头,她终于伸出手抚摸上方梨深的侧脸,重重地揩过他微红的眼角。

  “那你就应该巴结我。”

  “我父亲的身份你应该知道的,”赵昊将游丝般的温柔嗓音抵在他的耳边,双手环在他的肩膀上,

  “只要死死缠住我,让我死心塌地。”

  

  “明明只要这样,你就可以得到名誉,身份,钱财……”

  “一切。”

  手上的力度变大了,赵昊还在故作平静地笑着,同蔷薇花苞似的嘴唇微微发干。她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民国将军府的二小姐,平时不可一世,却无可挽回地陷入了和一个戏子的恋情。

  低着头,低着高高的脊梁骨,低着别人争相巴结的身份。

  开始与方梨深频繁见面。

  

  “就算你很讨厌去讨好我,我想我带来的利益也足够抵消这一点了吧?”

  她一开始没有想到爱情。

  他一开始没有想到爱情。

  可他们最后都绝望了,——赵昊明白自己入戏了。她轻轻靠在了方梨深的身上,把自己的头埋在他的颈间。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控制不住。

  “你怎么样对我都没关系。”

  她安抚似的说。

  

  “不要离开我就可以了…”

  然后赵昊往上凑,轻柔地撬开了他的唇齿,触碰之后是吮吸,抵着鼻尖一点一点缱绻地交织在一起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吻。

  ——充满了求而不得的痛苦。

  

  

评论(9)
热度(1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