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二十五章 溯行敌军(五)

  完结章

  

  又一次、再一次。

  “鹤丸国永,你加入了溯行军?!”

  大和守安定一刀斩下了一位溯行军的头颅,拼命朝那个如风的白色身影质问着,脸上几乎渗出了狰狞的血迹。

  鹤丸,明明是最不可能背叛她的吧?

  加州清光眼底的赤红无端流动起来,仿佛温热而凶狠的眼泪。强烈的被欺骗感使他发疯,以及战斗着、战斗着终于红了眼眶。

  “她会伤心死的!”

  鹤丸国永却只是抿了下纤薄干涸的嘴唇,什么都没有说。

  他继续带领着那支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队伍,和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持续混战着。一个溯行军被他们斩下了,就有会有两个三个四个不停地扑上去。

  那样无望又浑浑噩噩地前来送死,仿佛一片极致的阴影涌入本丸之中。

  刀剑们多多少少都开始负伤。

  可鹤丸的神情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对着昔日的同僚竟是一丝旧情不留。然而又忽然,他笑了起来,如同黑山上残着的最后一点新雪,肌肤洁白无瑕。

  小狐丸现在应该已经去找她了吧?只等着将她带往神隐之地了吧?

  ——鹤丸国永震颤着的喉咙蓦地变得酸涩,即使是早就同意了这个计划,发生后还是觉得真切的后悔。为什么不是我呢?他冰冷地看向那些溯行军。

  直至此刻,他也未曾明白为什么他们将他从这座本丸带走,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喂喂—,开玩笑的吧?为什么我要帮你们?”

  “你可是我们的敌人。”

  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溯行军队伍包围的他,在那刻就已经乖乖做好了碎刀的觉悟,最后也只是遗憾自己还是未能将审神者救出深渊。

  还是,好想见她呀。

  立于一具具骸骨之上,鹤丸国永不断地与之厮杀着,不分昼夜。最后只能靠太刀支撑着自己沉重的身体,狼狈地喘着气,汗水与血迹顺着白发流过。

  溯行军们同时停下了进攻,还是用那种沉默无光的目光看着他。

  “哈……、哈,你们疯了吗?”

  “不要这么看我了,我是不可能和你们一起背”叛她的……

  声音戛然而止,鹤丸国永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他竟从对方的眼神中发现了同样的神色。

  想要珍惜她,不惜一切。

  想要保护她,即使已经是这种状况。

  想要救赎她,就算自己永远不能靠近她也可以。

  是了,这么久了他竟然都还未曾碎刀,还仅仅是中伤的程度呢!

  “你们到底是谁!”他努力止住手指的颤抖,毫不留情地举起了刀。

  那支溯行军队伍里却再没有一个朝他举刀的。

  你一定会同意的,你一定会同意的,因为你是她最喜欢的鹤丸啊。

  幽幽的暗色光芒嵌在溯行军的眼眶中,一不小心就会熄灭了的风中残烛一样,却不断地努力向他示好着。“唔。”他们似乎觉得这样还够,于是膝盖弯曲下去,直至最后触碰到了地面,像是跪伏,像是乞求。

  求你帮我们。

  求你和我们一起去拯救她。

  鹤丸国永在那一刻简直觉得自己也一样疯掉了,不然他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呢,不然他怎么会觉得他可以同意呢。

  而今晚,就是溯行军告诉他的,小狐丸准备神隐审神者的时间。

  然而他们要做的不是阻止小狐丸,反而是要阻拦其他刀剑的追击,帮助小狐丸彻底完成神隐。

  为什么不是我?

  月色凄凉,神隐之日,白鹤笑得卑微、心痛、一无所有,——为什么你们认定小狐丸可以拯救她?为什么你们觉得她被小狐丸神隐是最好的选择?

  可我居然同意了。

  在一概不知的情况下,鹤丸只是直觉这可能会是一个好机会。

  让她脱离泥沼、爱惜自己羽毛的机会。

  忽而发现自己冥冥中与审神者少女连通的灵力,从根源上沾染上了小狐丸的气息,刀剑付丧神们具是大惊失色。

  小狐丸是怎么得到审神者的真名的,他又怎么敢??!

  他们还被这支庞大的溯行军队伍纠缠着,暂时脱不开身。——被从腰部斩断的溯行军,即使是抱着他们的腿,也不肯让他们踏出本丸一步。以及lv.99的鹤丸国永时不时插手,让他们受点伤。

  刀剑们清楚意识到,他们今晚绝对是不可能离开这座本丸的。

  “清光,你一个人出去找她!”

  大和守安定靠到加州的身后,用刀身接下了一道攻击。之后是大俱利伽罗,山姥切国广,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一把把无声地围过来斩杀出一条血路。

  连莺丸,三日月宗近,数珠丸恒次和小乌丸也深深看了加州一眼后,过来替他掩护。

  “盯着我裸体的混蛋们……去死吧……!”

  加州自喉咙底里发出了一声怒吼,额头沾着狼藉的鲜血,在众人的掩护下不断向着本丸的门口靠近。大片的阴影和一道雪白凌厉的身影也随之靠近。

  “不会让你出去的!”

  “全员掩护加州离开!!!”

  刀光剑影,仓皇相向。

  所以当他跨过门栏的时候,加州神情恍惚了一瞬,心中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可他不停息,他迈开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的脚步,寻找着审神者灵力的位置,忍着腿上伤口带来的剧痛、朝那个方向奔跑过去。

  我来救你了。

  等一等、我就来了……现在还来得及救回你………

  他正要跑过去,脸上要露出一个辛酸委屈又庆幸的笑容,幸好我还带得回来你。

  突然、审神者少女的灵力在那一刻变得虚弱无力,令人感觉不详的死气沉沉,紧接着就无可挽回地消散了。什么都没了。

  啪。

  所有人都听见了珍贵之物碎裂开的声音,然后再也听不见声音,看不见颜色。连着溯行军都一起停下了动作,从阴冷骨骼间发出了一种心痛喑哑的悲鸣。

  这根本不是被神隐了!!!她死了!!!

  她死了。

  “怎么会……”庞大繁复的悲伤在一瞬间铺天盖地地席卷了他的胸膛,鹤丸把呼吸都放得很轻,鼻腔里却更加极致地酸楚了起来。不敢相信,眉眼间有些彷徨失措的神色。

  不是要救她吗?

  不是在努力吗?

  “怎么会。”加州看见了温热又令他颤栗的鲜血,手上还拿着凶器的另一位审神者,以及被小狐丸抱在怀里的她的尸体。“啊……”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愣怔地走上前。

  于是疯狂在本人也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逐渐侵染了艳丽好看的眉目。骨刺像是花朵一样在身体各关节部位开出。

  她怎么会死?

  她怎么又一次死掉了呢?

  第一次的时候,其实只是意外。因为鹤丸国永不惜与全本丸为敌,想要带审神者走,她为了保护他,不顾一切站到鹤丸身前,然后真的是极其意外地死去了。

  第二次则是大和守安定用全身的骨刺亲密地拥抱了审神者,呢喃着爱语与爱|欲,直至两人都鲜血淋漓着死去。

  第三次,宗三左文字终于亲手杀了审神者,借此结束了她被刀剑囚禁后停止前进的时光。

  第四次,审神者终于被刀剑们逼成了一个疯子,碎了全部刀剑后,自己也跳了锻刀炉。

  第五次,莺丸友成拖着整个本丸包括审神者一起覆灭了。

  第六次,…………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次,审神者终于在一开始就没能成为『审神者』,却在某一天毫无预兆地用身体替第一千三百二十六把暗堕的加州挡下了检非违使的攻击。

  即使已经不知道变成了溯行军、无知无觉了多少年,那把加州清光还是依旧十分痛苦地哭了出来。

  …………

  …………

  上一次,小狐丸被本丸刀剑们阻拦,神隐失败,她也自杀了。

  因为她的小狐温柔又高大,会对她很好呢。所以他们会好好满足她的心愿的。

  而他自己。刀不要了,指甲油不要了,疼爱也不要了。

  他什么都不要了。

  只求她能活着。

  又一次、再一次。

  加州不可抑制流下了漆黑的泪水,属于美艳少年的皮囊开始腐朽般渐渐脱落,不详的犄角从沾着血迹的额头上长出来。曾经殷红柔软如花的眼眸里失去了一切感情,变得空落落的,唯一记得的就是,麻木地注视着虚无的方向以及不断重复着的未来,又或者被称为『过去』。

  于是他站到后方那支不知何时而来的溯行军队伍里,变得如出一辙,就连失去她的悲伤都是一模一样的。

  他,他们,背叛时之政府,变成溯行军,改变历史,想要去救回她。

  一次。

  一次。

  又一次。

  回溯着时间,相信着终有一天能够让她变得幸福。

  完

  

  

一个“加州清光不断变成溯行军,去拯救一位注定因刀而死的少女”的故事。

“加州清光”篇终结的第五章。

在绝望之上建立出的蜘蛛丝一样的希望。

《舌尖上的审神者》的正文也就自此正式完结了,本来预定的三个番外不写了。

感谢一路您的陪伴。有缘再见。

评论(34)
热度(54)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