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ABO)日在ABO2

  

  “最多三年时间。”

  “没有成功,就回来做艾泽尔的狗。”

  那个Beta看着手掌被匕首穿透、被钉在桌面上却依旧表现得无所谓的苏深,终于皱了一下眉头,妥协了似的冷冷道。

  

  为了艾泽尔,他必须忍下来。

  艾泽尔需要苏深。他必须完全得到苏深,确保继承的时候万无一失。

  这一次,他必须同意苏深的要求。

  

  “好的,一切都是为了艾泽尔。爸爸。”苏深则欢快而戏谑地叫男人,濡湿黏腻的血液顺着桌板源源不断地流下去,在肮脏的贫民窟里,仿佛染满黑色病菌的不洁感。她的金色眼睛却在发亮。

  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明亮。

  

  什么嘛,结果只是损失了一只手,还真是划算啊。

  这么想着,眼底冰冷凶戾。

  

  当然,不管过程如何,

  “Yes.I did it.”

  玻璃映照着金色的眼睛,光线随着变动明明灭灭,恍若海浪。苏深懒懒地笑了起来。

  这时她手里拿着帝都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从宇宙飞船走下来。长时间的飞行不见得让她有一丝疲惫,反而干净利落的穿衣风格,和侵略性美丽的容貌,一瞬间获得了众人一致的瞩目。

  

  女性Alpha……

  她毫不遮掩自己海水般潮涌的强烈信息素,也不管有没有Omega的场合,就这么肆意妄为。

  偏偏唇畔纤薄微翘,她的信息素中又夹杂着几丝微淡蔷薇的气息,忽而近、忽而远,捉摸不透,有些说不清楚的撩人。

  

  众人在一瞬间不约而同地移开了视线。

  即使身上存在着这样吸引人的特质,她的着装怎么说都太简单了,还背着一个过时的背包。明目张胆拿在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不仅是纸质的,还似乎沾上了什么可疑的污渍——

  

  绝对是贫民!绝对是那种渴望从这里一步登天的寒酸贫民!

  他们极为厌恶地移开了视线,生怕自己看到了什么污秽之物。

  

  “嗤。”倒是苏深摊开手,对这些人的反应颇是感觉无聊地笑了一声。

  没有人知道她是从什么样的淤泥中爬上来的,没有人知道她怎么能把自己的皮肉都咬得支离破碎。

  这一点多么没有缘由的有意思啊,多么令人兴奋。

  

  苏深的强大,天性又对所有权威权势无所顾忌,就连艾泽尔的父亲也未必意识到自己到底向世界放出了怎样的一匹凶兽吧。

  可惜,现在已经晚了。

  

  于是她什么都没有说,无论是对于那些贪婪,还是对那些轻蔑。

  “It's boring.”她自语,暗自用目光巡视过所有人。

  我得找点玩具,…………比如一个Beta,或者Omega。

  

  总该有点有趣的吧?

  总该有我想要的吧?

  比如、一个精致的少年,硬质的黑色短发刚好到了脖颈,纯黑的眼珠不偏不移、正视着前方。

  他怀有强烈目的地地走着,禁欲制服包裹下的紧致身体散发着白色橘花微涩的气味,带着点腐酸味。

  

  除此之外,少年还给了人一种阴沉雨季的印象。

  连绵不断地、腐烂着。

  

  她喜欢这种感觉。

  苏深眨眼之间便决定:她该去向他搭讪。

  “嗨~”纤细的肌肉感使她挡在他面前的时候,至少看起来比其他Alpha无害得多。也看起来不正经得多。她直接抓住了黑发少年的手腕,把他往上提,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

  

  “我是苏深。”她咧开嘴,感觉到少年后背明显紧绷,又伪装似的极快松弛下来。

  “做个朋友吧?”

  

  “我可是Alpha。”

  他不置可否,似乎对苏深的行为感到极其冒犯,眉间浮现出不悦的神色。然而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糟糕的身体素质却挣脱不开。

  另一方面的原因,确实是这个女Alpha十分擅长控制他人的要处,隐藏的实力不可小觑。

  

  “哦,——你叫什么?”

  苏深一副仿佛完全听不懂他“我是Alpha,可没法给你上”的明嘲暗讽的样子,依旧专断独行,对他的拒绝视若无睹。再次自顾自凑近了一分,整个人就在他眼前。

  

  “………”

  抬眼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少年终于更加不确定是该嘲讽她“胸大无脑”还是“精虫上脑”了。

  这Alpha,或许能用来煲汤……

  

  “林恩。”他继而寂寞而阴沉地回答。

  脸上没有表情。

  相信“林恩·纳尔逊”这个名字前不久还在整个帝国的丑闻里流窜,作为一个被接回家族的私生子,听起来熟悉又叫人好笑。

  

  如果不是还维持着理智,他真怀疑苏深是不是哪个混蛋特意找来羞辱他的。

  “所以可以放开我了吗?”林恩明当然白现在自己的模样在别人的眼里绝对很可笑,但是那又怎么样、他在嘴角牵扯出一个不屑至极的笑容。

  

  羞辱也好,嘲讽也好。

  最后你们也不过是垃。圾。

  他能已经从私生子爬到家族继承人选之一的位置,自然也有办法爬到更高的地方,把现在看不起他的人通通都踩在脚底下、碾上几脚。

  

  “所以——当然不能。”

  所幸拉长了声音,苏深的笑容随之变得漫不经心而恶劣。

  她直觉在他的心底嗅到了身为同类的气味,眯起眼并且对此感到越发心满意足起来。

  

  啊,虽然同为Alpha的信息素很讨厌来着……

  

  不过林恩的信息素很特别,对他的兴趣也盖过了厌恶感,所以。

  她还是可以忍耐一下的。

  

  “我来帮你吧。”她突然说。

  苏深往他凑得更近,强烈的信息素从后颈处的腺体往外渗着,面上不正经的表情完全消失了,说出的话却不能不叫人当作个听听就过的笑话。

  

  至少,林恩·纳尔逊就已经不怀疑苏深是来羞辱他的,而是怀疑她根本是个疯子。

  不仅盲目自大,还毫无逻辑地肆意妄为着。

  不将这个世界搅和得乱七八糟就势必将自己绞死在这个世界里。即使她的说法那么有诱惑性,至少他不能相信,相信一个疯子,一个比疯子还要疯狂的人。

  

  少和我开玩笑了。

  林恩阴沉地垂眼、白玉般的手指来回动了一下,就像是在操控着一团无形的丝线,那一端连着的是人的生命,他的动作反而显得灵活。

  

  “侵蚀。”

  薄淡的唇瓣无意义地张合,吐出了无法拒绝的音节。

  在那一刻,苏深感觉有什么尖锐地、深深地刺进了自己的脑海,最脆弱的神经几乎被暴力地撕扯,然后骤然绷断,整个人都变得无知无觉。

  

  好痛。

  他轻易挣脱了控制,看着失去反抗之力的苏深,对也自己狠毒的手段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直直离开,脚步一点也没犹豫。

  这里就留给疯子疯吧。

  眼睛焦距集中不起来,口水控制不住不流下来,还挺适合的不是吗?

  

  他感到快意,心中发出的几乎是恶毒的嘲笑了。

  我有明确明白的野心,我有势在必得的目标。

  林恩·纳尔逊,——是和你苏深完全不一样的人,容不得挑衅。

  

  ——“身体素质这么差,果然因为是稀有的精神系异能者。”

  “所以……,作为补偿,能带我一起去帝都学院报到吗?”

  这不可能!

  林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等待转身后的他的是,苏深从后面悄无声息靠近的匕首,以及低低的笑声、喘息声。

  

  

对了,在lof没文案来着,所以说一声,…………CP未定,

但是是双A文❤为了割腿肉给自己吃(。

评论(15)
热度(30)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