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ABO)日在ABO3

  

  “怎么、这么惊讶?”

  倒是苏深挑高了眉,显得惊讶起来了。

  

  虽然精神系异能者很稀少,苏深又身处于底端的贫民窟,但是她也不是没有遇见过。

  她曾经就能为了一支最廉价的营养剂和一位精神操控异能的老者拼个你死我活,结果当然也如众人所见,“苏深”这个疯子的名号一战成名。

  

  那可只是为了一支营养剂呀。

  

  “用这么狠毒的手段,”

  “如果是其他人,可是要被你弄成真疯子了。”

  苏深无端笑了,金色的眼瞳里像是开出了无数爱怜的花,近乎一种恍惚迷醉的纯粹。同时她拿着手里的匕首冰冷地贴近了少年,刀面映出他黑眼睛的碎影。

  动作没有留情,她手腕一侧,细细的血丝一下子就从少年的脖颈处溢出来了。

  

  她在蔑视他。

  她在欺辱他。

  

  林恩攥紧了食指、沉默了一下,心下立即思考起反击的几种方案。

  不行……,在这里会暴露太多太多实力。

  可他还是用阴沉沉的眼神盯着苏深,他认为她提出这种要求就是在借此发情,还是对他这个Alpha极具侮辱性的——因为她当然不可能对他这个男性Alpha发情,所以这只能被认定为挑衅。

  

  绝对没有错。

  她毫无顾忌释放出来的信息素味道就像是,把他的脸狠狠撕下来,再用力地踩上几脚,吐上几口唾沫。

  没有Alpha能够忍受。

  

  即使是他这样Alpha信息素不太强烈的,也忍不住有些失控起来。骨子里在渴望酣畅淋漓的战斗,皮肤底下沸腾的烈血奔走、流淌。

  想要反击,杀死她。

  

  “诶……”

  苏深默默用食指擦着嘴唇,慢慢地哼了一声,人生头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做得有些过头了。

  

  她不应该这样对他的。

  ——不,她才不知道什么克制的美德呢。

  只是林恩冷郁的眼睛里渐渐泛出了一阵潮湿,双颊升腾起些微的红色薄雾,这种激动又无声压抑着的神采,比起战斗欲更像是微妙的示弱。

  

  他真的是Alpha吗?就这样?

  我都要笑出来了。

  

  “?!”

  借着自身精神系的第六感,林恩猜测到了苏深暗地里在想什么。他狠狠剜了她一眼,脸上隐隐的怒气更盛。

  藏不住心思呢。

  苏深在某种意义上是被真的逗笑了,她摆摆手,意图告诉对方自己对于他并没有敌意、是无害的小虫子。海浪波光般的金眸里面又亮又虚无。

  

  “就算这么瞪我,也没法改变、”你这副Omega到爆的样子…

  他的信息素可真淡。在林恩冷冷的目光里,苏深渐渐消去了最后几个字的声音,但并不妨碍这看起来更像嘲讽或者调戏。

  

  他迟早会踩死她的。

  并且这件事并不重要,并不着急。

  

  眼底的光亮愈发沉、愈发暗,“带你去报到是吗?可以啊。”林恩抿住了唇角,敛着眼想生气又想微笑似的,看不出掩藏着的到底是什么心思。

  这次从他身上散发出的精神力,与方才的攻击不同,细若游丝,安静地蛰伏成一张网。

  

  ………是在影响她的情绪吗?

  在掌控情绪的天赋一向高于常人几百倍,加上直觉,她立即察觉到了这点。

  苏深挑了挑眉毛,感觉到空气中她的信息素浓度正在加大。本身就是具有侵染性的味道,现在变本加厉,过分得不行,热烈的蔷薇香气浓郁得把人都喂醉。

  

  在场的Beta都忍不住躁动,倒是林恩抗拒地皱了皱眉。

  讨厌的Alpha味道。

  

  “难道没有人教过你不准在公共场合散发信息素吗?!”

  是往她脆弱的膝盖骨的位置发狠踢来的。

  似乎脾气不太好。

  

  苏深瞬间像头豹子暴起,用匕首直取喉咙处,做起来是干净利落、简单明了。

  然而这不是之后埋埋尸体就可以完事了的贫民窟,她还是明智地收回了一些动作,最后硬生生拿手臂抗住了这下,踉跄着被逼退了几步。

  力量型?

  

  下一道攻击接踵而至,拳头使起劲来毫不留情。

  苏深比不过速度、赶不及干脆就不伸手挡,而是手指灵活地一挑。被抛出的匕首在空中转了一下,再次落到手心时,就变成了反手握刀的方式。她将其快速划出去了。

  

  ——没有刺破皮肤的那种触感。

  他比她强。

  苏深这时候才看清楚了敌人。金发金眼,在视觉上如同一团炽热灼人的太阳,身上的Alpha信息素充斥着暴戾的气息。他不耐烦地啧了一下嘴巴,表情变得更凶了起来:“渣滓。”

  

  这一次,速度更快,力量更大。

  即使苏深凭借着自己的战斗意识,勉勉强强追上了他的动作,却还是被那恐怖的力道一脚踢飞了出去,直到轰的一声才停下。

  

  ……感觉后背都要嵌进墙壁里了。

  过了许久,苏深才重新站起来,狼狈地擦掉了嘴角不小心流出来的血。左腿看起来也有点一瘸一拐的。

  他立马又把她踢翻了,“谁教的你在公共场合散发信息素???”

  

  现在还打不过。

  被踩着肩膀的苏深露出了一个暧昧的表情,“可没有人教过我不能。”

  

  贫民窟那破地方,教她的只有要时刻展示出自己的强大。

  以及,随心所欲。

  “那还真是抱歉咯?”苏深的表情逐渐嘲讽了起来。

  

  “不过以后就是你教我们了,奥德丁老师。”

  这里可就是帝都学院机甲系的报到点了。林恩委婉地示意,假笑的模样更加突显了自身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奇特气场,仿佛一种阴雨天气味。

  方才攻击苏深的人,正是他们以后四年的指导老师,奥德丁。

  

  真是麻烦的家伙。

  “跟上我,渣滓。”奥德丁用力地往下踩了一下后,才收回脚、从苏深身上让开了。同性相斥,苏深那一身毫不收敛的Alpha信息素无疑令他处于极度暴躁的状态。

  

  ——虽然奥德丁平时就是一副极度暴躁、看所有人都不顺眼的样子啦。

  当然、重点是没几个人打得过他,谁又感惹他呢。

  

  “唔。看起来不错嘛。”

  换作其他人此时应该是愤恨交加了,说不定还已经是不共戴天。可苏深却完全没有感觉,只是再一次站起来,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然后拿起背包挎在肩上就走。

  

  当个如此强大的Alpha或许会很不错。

  她低头看着前面走着的奥德丁老师的头顶,和金发遮掩下的后颈,沉吟着得出这样的结论。

  除了这强大的Alpha老师好像…………有点矮?

  

  

评论(18)
热度(2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