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ABO)日在ABO4

  确实是矮、没有错啊。

  好像只有162cm?

  

  他可不是苏深,该认识的人他还是认识的。

  比如,这上一任最强Alpha军官,奥德丁·怀特。也知道这位在战线负伤退伍,平日里不是一般讨厌别人议论他的身高。

  

  你可是惹上麻烦了,苏深。

  跟着他们迈开脚步时,姿势优雅,衬得脊背纤细漂亮。却一直在无声削弱着自己的存在感。林恩在眉宇间带了一点阴沉腐烂的笑意,垂着黑眼。

  空气里细细浮游着的精神力,像是一条条安静蛰伏着的毒蛇。

  

  奥德丁忽而转过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林恩。

  “纳尔逊家族的?”

  毕竟黑发黑眼加上精神系异能的典型特征,可不多见。

  远超同龄人的精神力很容易造成一定的混乱事故。

  

  当然,除了这个更令人意外的家伙……

  

  “我带这渣滓去平民报到处。”

  他面色不悦地指了指从后面俯视下来的苏深,示意林恩·纳尔逊就不用跟着他们过去了。他要去的贵族报到处可不在同一个方向。

  

  “奥德丁老师,我叫苏深。苏深。”苏深很快补充道。

  “渣滓,我记住你的名字干什么。”

  奥德丁扫了一眼苏深手里录取通知书上面的名字,视线停都没停,接着道,“来个人给她处理伤口。”

  

  “把她的通知书也拿过去。”

  和其他学生不同,苏深拿到的纸质录取通知书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理应一早预备好的资源和住所也没有准备。所以相对来说,注册报到的过程也更为繁琐一点。

  

  “请稍后,我们马上帮您准备好。”

  “嗯。”

  苏深把插在口袋里,亮金色的眼睛无所事事地巡视着周围,腰细腿长,锋利的美貌混合着气势十足的气场,在这学院报到处本就足够特别了。

  

  现今她又在一旁等候着报到工作的结束,任由医师处理着各处伤口,安静得像是扑食前的野兽。

  即使本身的信息素很大程度上有所收敛了,也还是有一些路过的大龄Beta忍不住被迷惑,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嘴唇,犹豫着要不要去搭讪。

  

  这是一个优秀的“种子”。

  她在隐藏,可是被我发现了!

  还是一位平民。——或许我也有机会呢?

  

  在Omega资源严重不足的当今,Alpha和Beta的结合不在少数,比重占据第二,也仅仅是在双Beta以下而已。更别提一位既没有金钱也没有权利的平民Alpha,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Omega呢。

  果然,是有机会的。

  

  “?!”

  “奥德丁!伤口还没处理完呢!”

  “就算是奥德丁老师,不解释一下的话。”

  不明白自己哪里招惹到了奥德丁,再一次猝不及防挨了一拳的苏深,别过头吐出一口血水,用袖子擦过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在贫民窟,这可不仅仅是挑衅的程度了哟。

  

  “哦。”

  曾经的最强之人,奥德丁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漠暴戾,没有什么不敢说的,也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他踢了一下苏深的小腿,“这渣滓现在是帝都学院机甲系的,以后也必定是军队的。”

  “明白了吗?”

  

  不仅是在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Beta们,同时也是在警告不安分的苏深,比如——

  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话,就废了你?

  废的大概还是她的第三条腿来着……

  

  苏深坐着不说话了,硬生生挨了一拳的右脸又青又自,渗着血丝,视觉上给人有些心惊胆颤的味道。“还有小腿。”她淡淡提醒了下忙着处理的Beta女医师,看都不看奥德丁。

  

  不然还怎么样?

  她亲爱的奥德丁老师现在比她强太多,她虽然敢拼命,也没用啊。

  

  苏深能活到现在、还能活得恣意妄为的某一点就是:三年以前,贫民窟的小主人突然说想要她,并为此布下天罗地网,不惜一切要势必擒获她的时候。第二天苏深就主动敲敲门,笑着把自己送了过去。

  她毫不费劲地变成了艾泽尔身边的狗,金丝雀。

  把某些人,就是那些有意无意让她的资料出现在艾泽尔面前的人都清理干净了,然后成长到连贫民窟的真正掌权者都拿她没办法。

  

  苏深的这份录取通知书,根本不是帝都学院主动发给她的。

  而是她和艾泽尔的爸爸交换得到的。

  

  不论是谁,只要拿着这份特殊的纸质通知书,就能在号称最优秀的的帝都学院报到入学。

  上面也根本就没有写她的名字。那奥德丁在看什么呢?他看似不经意的出现和举动,在苏深这里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的意味,——他是来看管她的。

  

  因为苏深太危险了。

  从贫民窟来的,没有基本的伦理三观的,肆意妄为又强大的存在。不知道是带着什么目的的,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

  

  总不能放任,总不能不管。

  

  实际上,不仅是奥德丁下手比看起来的狠多了,那位Beta女医师也只是简单地处理着表面的伤口,连擦拭上去的药水都有着延缓Alpha修复能力的功效。

  并且,接下来苏深面对的将会是更密不透风的监视和限制。

  

  在这种情况下,苏深一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毫无疑问首先面临的就是如何活着从这里出去。

  更别说苏深离开前答应的三年之约了。

  

  ——不愧是贫民窟的掌权者,手段依旧无懈可击,令人无话可说。

  

  “要我成为下一个‘最强’的话,”

  苏深不带感情地阖了下眼皮,慵懒冷淡的金眸映衬着暖和的阳光,好似什么都没有。“奥德丁老师可要好好教我啊。”勾肩搭背地想身子倾倒过去,她就被捏着了中指。奥德丁不加掩饰地皱着眉,这一秒正在想要不要把手指也折断。

  

  “嘛,随意咯。”

  来,把她往死里训练。

  来,把她当成狗训练。

  

  她现在是帝都学院机甲系的,以后就会是军队的。

  “奥德丁老师~”苏深对牵扯起的伤口毫无所觉,简直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勾起了嘴角,眼睛亮成了火光冲破天际的样子。

  ……啊,这样被踩住了脸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评论(11)
热度(19)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