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治愈她(七)他不能伤害她

  

  “因为主公大人是个可爱的人,”

  “所以乱还是很喜欢主公大人的~”

  乱藤四郎把头安放在她柔软的膝枕上,一只食指卷过自己鲜橙色的发尾,没一会儿又松开了,眨了眨眼睛。

  接着再次重复。

  他慢慢笑了,漂亮暧昧的嘴唇染着淡粉色,不说话的时候也微微翕合,像是风拂过的桃花。

  

  所以说,大家都还是个孩子啊。

  喂一喂食物,摸一摸头,就会很乖很听话地凑过来。

  “动作别太大哦。”周夭手下灵活地分出几缕头发,编出了一条细细的辫子,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找出一个花朵发夹,帮他固定好。

  “很完美,可爱,帅气。”她奖励似的道。

  

  好高兴……

  这样对我,对我们真的好吗?

  明明那位一直都很介意您对他的疏离,连这个发夹都是苦恼了很久才送出去的。

  一遍又一遍地问他,她会不会喜欢这个礼物呢?

  会的。您的给予,那位一定会喜欢的。

  “我很喜欢!”乱藤四郎忍不住碰了碰头上那个玉兰花造型的发夹,有些颤抖,心中却酝酿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解脱感。

  

  他再也不用惦念着前任审神者了。

  反而前任审神者惦念不忘的人现在就在他这里。

  乱藤四郎侧着脸贴到了周夭的手臂上,灵敏的耳朵听到了血液是温暖的,流动鲜活的,不是从另一个人类感受到那样的冰冷死寂。

  石头投进去的话,就会有回响。

  或者,用自己的短刀将她的皮肤血管划破,温暖的血液就会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这令人眷恋。

  

  那一瞬间,乱藤四郎感到自己仿佛从暗无天日的漫长的冬天里苏醒过来了,像是蛇,像是睡美人。

  他把自己越蜷越紧,可以借此从她身上得到充足的温暖了一般。

  “要永远陪着我哦,要给我买裙子哦,要时不时想我哦,”

  “——要真正地喜欢上可爱的乱酱哦。”

  他抽抽搭搭地带着轻微的鼻音,不断撒着娇,往周夭怀抱的更深处钻去。鲜艳的亮橙色长发泼撒了一身,被体温哄得暖暖的,又痒痒的。

  

  “好。”

  “好。”

  “好。”

  她一声一声仔细答应着,纵容着所有曾经不可能会被纵容的可爱以及得寸进尺。

  会撒娇,会讨糖吃,这样才会比较受欢迎吧?

  像个女孩子一样。

  反倒不像个女孩子的周夭将乱藤四郎放到床榻上,目光在玉兰发夹上停了一停,若有所思地摩挲过自己脸上不甚美观的旧伤,最后安静地低头笑了一下。

  她可不一样。

  

  坐到走廊上,樱花如烟,她默默靠着一旁的柱子,看头顶的花枝匆匆绽放着又匆匆飘落着。

  随风散去。

  手边置着的一盒和果子未曾被动过一分。

  

  “嗯?”

  当第一只小老虎朝周夭的脚边试探过来,眼睛蒙着薄雾似的湿漉漉的。她略感新奇,伸出指尖刚想要摸摸看,它就受惊一样地嗷了一声,慌忙往后窜去,差点咬到了她的手。

  我有……那么可怕吗?

  “嗷呜?”她也试着轻轻叫了一声。

  ——然后不仅是那一只,其余四只小老虎也都吓得躲到了匆匆赶来的五虎退后面。

  

  “五虎退?”她接着叫唤他的名字。

  被黑纹白虎围着的那双腿真的是细极了,膝盖的位置泛着诱人的粉色,看起来有些惹人怜爱。

  “你……,”五虎退犹豫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理所当然地称呼对方为“主公”,“是在欺负小老虎吗?”

  他抱着其中的一只小老虎,远远地和周夭保持着距离。

  “……诶?”她愣了愣。

  “我没有啦。”

  

  “不过很抱歉好像吓到它们了。”

  她没想到自己的动物缘竟然会这么差。

  面前的五虎退本来就好像不怎么喜欢她的样子。

  周夭顿了下,拿起那束已经开始有些萎黄了的白菊花,确保将自己形同噩梦的面容挡在了后面,只留下一双柔弱平和的眼睛从花枝间透出了一点颜色。

  “看不到我了吗?”

  

  好温柔、好细心、还记得体贴地问他的感受呢。

  ——果然是一位很好的审神者。

  所以大家都很很喜欢她,想要接受她。

  犹豫良久,五虎退终于做下了决定,“大家都想要你当审神者,”

  “所以,请不要让一期哥、让大家再受伤了,……可以吗?”

  

  和其他付丧神对待前任审神者的态度正好相反。

  尽管前任审神者对刀剑们总是很严厉,尽管前任审神者对所有人都不近人情,然而五虎退还是十分感谢他。

  “重要的人要自己亲手保护好。”

  这是五虎退在害怕着碎去,不断哀求着“我能不能不出阵”的时候,另一位审神者对他说过的话。

  那一次,五虎退就第一次拿着“誉”回来了。

  他似乎也有点开心的样子。

  

  呀,这位大人,对着刀剑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吗!

  我努力也可以做到让他有这样的表情吗!

  五虎退惊讶地睁大了杏眼,漂亮的情绪尽数碎在里面。而这份感激之情,在更换审神者的时候,甚至已经达到了留恋的地步。

  第一反应是不相信被抛弃了,后续做法则是一直怀着一丝敌意。

  

  ——可是夭夭是个很温柔的人。

  他无比明白自己是短刀,不擅长像太刀那样掩饰自己的抗拒,也并不想去掩饰。可是这样会伤害到这个温柔的女孩子吧……

  大家也都很喜欢她,想要接受她。

  

  “退、也会努力地喜欢上你的……”

  五虎退躲躲藏藏地看向周夭,白净的脸上出现了少许红晕,就像是花朵的渲染盛放,蜜色的眼睛在阳光下不停闪烁着。

  睫毛扑闪扑闪,恍若一只只春日里的蝴蝶。

  毕竟他曾经对她说过很过分的话呢……………所以极其不安。

  

  也才意识到,要是被拒绝了怎么办,呜呜……

  他接着就是手足无措地想要往后缩去,还因为自己后背碰到槅门的声响,显出了有点吓到了的表情。

  

  “嗯,谢谢。”

  “小退很棒。”

  “我也会很喜欢五虎退的。”

  啊,不要怕。

  周夭轻轻把这个纯白柔软的孩子牵过来,很想像抚摸花瓣般抚摸他,和对任何一把短刀一样亲昵柔情。

  又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脸也会吓到他,把动作改为捧起装着和果子的盒子,轻语着问他,“要吃吗?”

  “小孩子应该会喜欢甜的东西吧?”

  

  

还有人想看啊,那就更新一下呗qwq

emmmm给评论就更新!

评论(17)
热度(6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