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治愈她(八)她没不喜欢的

  

  “退和夭夭变得要好了吗?”可爱的秘藏之子,跑过来拉住周夭的手,悄悄眨了下眼睛。

  “嗯?”她回望。

  于是信浓忽而又往她的怀里扑,幼猫似的亲昵蹭了蹭,自然而然从身上流露出一种舒服温和的气味。

  太好了。

  

  能够被接受,喜欢,并且以后大家都可以好好相处了。

  忘掉原来的事,重新开始。

  这样足够了。

  信浓藤四郎的瞳孔里不自觉掺杂了些寂寞的神色,可在抬起脸以前又完全消失了。笑容活泼明艳,深深浅浅的瞳色于光线折射之下,泛着湖水的浅碧潋滟。

  

  一眼就可以看进湖底。

  毫无隐瞒,毫无阴霾。

  “夭夭……”像是绿宝石一般,带有温度的依恋之情。

  

  “别总是扑在大将身上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跟在信浓身后的军装少年有些情绪地指责道。他有着一双黑粗的眉毛,五官英武,年纪看起来要稍微大一点,平时凛然的表情此时却不明原因地别扭着,太用力抿住的嘴巴分明是在颤的。

  而这种状况,在看到周夭注视过来的时候,就更加明显了。“…………要男子气概一点。”

  不可以像信浓这样立马找现任审神者来撒娇。

  要是让她认为自己不可靠就是大问题了!

  绝对不可以!

  

  是粟田口家的?

  手里已经拿上了那束凌乱又茂密的白菊花,枝枝叶叶遮住了可怕的容貌,周夭还是不敢靠得太近。“厚藤四郎?”她微躬下身子,平视着对方类似凶犬的黑瞳孔,和他确认着身份。

  “要一起吃和果子吗?”

  厚藤四郎的耳根却抢先通红了起来,少年下意识握住了刀柄,掌心紧张地分泌着汗液。

  黏黏哒,湿湿哒。

  

  嘴巴已经使不上力气了——明知道她还在等待着他的反应,倾听着他的答案,厚藤四郎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球乱转起来。

  没问题,交给我吧,大将!

  哇呜,他是应该这么回答的吧。

  

  “啊啊,兄弟你这是对商机的耽误!”博多藤四郎率先打断了他。——虽然这么说,他的身体可是早早地就挤到了两人之间。

  博多和其他人不同,他可以说是很有自信的!

  随后,博多藤四郎清了清自己喉咙,眉间揉着某种甜蜜天真的兴奋感,“我擅长经商……我会和大家在不同的地方派上用场!”

  “我会帮上主人的忙!”

  会帮你把小判财务都管理好的,夭夭尽管相信我吧!

  

  橙发男孩挺直了腰杆,满脸掩饰不住的骄傲,笃定的语意和实际上的稚嫩气正好相抵。

  就算是前任审神者,也很欣赏他的经商天赋。

  只是相较之下,他作为刀剑使用的部分就理所当然被弱化了很多……

  

  “唔。”博多藤四郎微不可见地皱眉心,歪过头思索的神情显得有些苦恼。

  ……差点回想起那些不是那么开心的记忆了。

  “以后也会多多帮上忙的!”

  “我会拼命让主人满意的!”

  

  “博多你怎么能打断我。”厚藤四郎反应过来之后,立即表现得不满极了。

  然而博多藤四郎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是对时间的充分利用呀to—to?”

  “那也不可以吧?”

  

  “……我想吃和果子。”

  一声轻若未闻的请求。

  秋田藤四郎还是套着一双白丝袜,弱弱的眼神氤氲着水汽,一直在兄弟中没有什么存在感。他只是无声拉住周夭的手,阻止了她想要出手安抚住厚和博多的举动。

  才默默地说……,想要吃和果子。

  周夭于是注意到秋田,性格怯怯得惹人怜爱。

  

  “秋田很乖。”

  很早就喜欢上她了呢。

  摸一摸头,喂一喂食吧?

  得到了她的答应后,他就立马露出了一副开心的、不知所措的表情。

  秋田、很早就喜欢上您了呢!

  

  “真是的,都被吵醒了。”乱藤四郎从卧房里走出来,手指插过蓬松凌乱的长发,慵懒地伸了伸腰。

  “小退?”

  不过转眼就想明白了,他也没仔细问经过,反而第一反应是努力要挤到周夭身边去。

  “乱也要吃哦!”乱藤四郎毫不客气地朝她仰起青涩洁白的颈子,可爱地要求着投喂。前田藤四郎安静地侍候在一旁,隐晦地看了他一眼。

  平野藤四郎则是很拘谨又有些坐立不安的情态。

  

  就像面对着一个一个永远不知道满足的贪心的孩子。

  伸出手来都想要够到她。

  “嗯。”周夭垂了垂眼,先是揉了揉五虎退又卷又软的发顶,也没什么感受似的,睫下淡淡的阴影洒在肌肤上。

  她这么做是对的吗?

  

  而这一边,五虎退不知怎么了,固执地抢先拉住了她的手腕,金蜜的眼瞳习惯性躲了一下。

  她还没从这个孩子脸上看到着这样的表情。

  怎么也不肯放开。

  就在周夭以为他要和那个男人一样说出“我的”、“不可以”之类的话的时候。

  “夭夭………、不喜欢这样吗?”

  

  她有些讶然,浅淡青绿的眸子里不受控制,犹如水面荡开了一点波纹。细小,但确实看得到。——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五虎退才好。

  她也会有“不喜欢”这样的情感吗?

  她好像从来没有意识到过。

  

  好像,就没有什么能让她感到不喜欢。

  好像,没有什么是值得她去不喜欢的。

  

  “没有的事,我一直都很喜欢大家的呢。”

  不去计较那些杂乱的想法,周夭的喜欢的的确确是发自内心说出来的呀。

  所以怎么会有问题呢?

  周夭看了看手指与手指之间拿着的和果子,年糕外皮包裹着甜甜的豆馅,是一种精致极了的日式点心。那种甜腻软糯的口感,应该很受少女和小孩子的喜欢吧。

  然而她自身却没有任何想食用的欲望,只觉得把它分给短刀们,他们应该会高兴……

  “是呀,怎么会不喜欢喂乱吃东西呢?”

  乱藤四郎从她手里咬下一口,有些气鼓鼓对五虎退地说。

  

  

唔。没什么评论的样子。

评论(22)
热度(79)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