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恋与制作人]念念

  许墨×我

  

  

  许先生真的是好看。

  整张脸带着书卷气,鼻尖的气息也清清浅浅的,五官如水中染开的淡墨,清隽拓落。他对着我不经意笑起来的时候,更是不得了,眼神缱绻。

  他是个坏家伙。

  故意用他的额头去贴我的,却仿佛不是暧昧的一样,光明磊落、分毫不乱地问我:“怎么了,我的许小姐。”

  许撩撩!

  心下瞬间被搅乱,想瞪眼看他,可又舍不得。只是抿着唇忽然踮脚,我沉默将许墨抱了个满怀。我的许先生——。他的体温很低,像是每处都栖息着孤独的风,我抱上去的那一刻,才会扑腾飞走。飞走的风掠过鬓边,今年刚下了第一场雪。

  “你从来都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明明我和许先生还处于热闹甜蜜的时期,刚交往不久,我却已经舍不得和他闹脾气。有一次,许墨忍不住说我毛衣加羽绒服,像熊。他半阖着温柔的棕色眼眸,剔透斯文,又补充了一句,“圆滚滚的,我觉得很可爱。”

  “谢谢。”我脸不红,心不跳,拉开拉链把他的双手放进来。只穿着单薄风衣的许先生果然冷得像冰,把他和他的手一起搁置在心脏处,穿得像头熊的我,身上温暖的气息入侵他。

  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热量。

  许墨微微惊讶,于是哑然失笑,好看的眉目间一股子说不出的情愫。“我不冷。”

  “那我热。”我快速接道。

  为了印证这一句话,我甚至解下织得漏风的围巾,往他的脖子上缠了一圈,两圈,三圈。这条围巾织得很长,为我的许先生抵御寒冷。因为我的许先生很会照顾我,可他照顾不来自己。

  我只能拉他一起午睡,给他做砸一顿顿饭。

  或者,我会在某个时刻,兴冲冲跑来告诉他,我要演《罗马假日》。一人饰全角。

  争取早日从黑白升级到彩电。

  而许墨会轻轻翘着唇角答应,唇色很浅,悄无声息。“我很期待。”每个发音都似乎在斟酌着,他的喉结振动,慢而撩人。

  这时候我们或许应该接吻。我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许墨是不是认真的,我觉得他不是。

  他像风,像雨,像雾。我抓不到。

  要他和我过一生太难了,我总想着要陪他多走一点时间,能多走一点是一点。

  “别飞走,我的许先生。”我手里抓住了他的白大褂,埋着闷声道。额头抵着他的胸膛心口,想着还是有点委屈,呼吸一喷,他的黑衬衫上就缓慢渗出潮湿的痕迹。

  “我可不是白起,不会飞。”

  许墨依旧笑得温柔斯文,摸摸我的头,不能理解我突如其来的不安一样。然而他底下应该是无比清楚明白的,所以才不说。我发现许先生除了五官清隽以外,眼睛极深。有时候即使唇边是笑着的,那眼神里还是会有深海。

  反正他好像总是笑着的,至少我很少看到他失去笑意的时候。整个人也总是温温柔柔,斯斯文文的——“衣冠禽兽”,我想起了这四个字形容我的许先生。

  他平时真的基本不生气,至少在白起说要带我飞的时候,他就没生气……吧。

  “原来都在这儿记着呢,许先生。”我用指尖指了指他第二颗纽扣的位置,划过胸膛,眉眼弯弯。

  我忽然觉得好极了。

  许墨捧起我的脸,刚是要语气撩人地哄,随即却是明明白白一愣。我脸上全是泪水,在风雪里不曾干掉,他没想到我竟已经无声哭完了一场。没交往之前,我在他面前总是哭得吵闹。每次弄湿他衬衫的,不是可乐就是冬天喷上来的吐息,虚惊一场。

  他没想到这一次不一样,他的许小姐无声无息,竟然已经为他哭了一场。

  他总以为他的玫瑰,他的电影票,他的烛光晚餐已经是许小姐想要的了。他在无助时出现,所有的心思都花费在浪漫上,抢先解决了一切事件。

  他想着要用温柔纤密的蜘蛛网网住,装进罐子里。

  又还是害怕浓墨重彩的蝴蝶飞走。

  我知道许撩撩其实一点也不认为自己能撩到我,内心其实已经孤独敏感得要死,我一动心,他反而是退缩的那个。

  “我喜欢你,许墨。”

  只能是我仔仔细细把自己打扮了一遍,送到他面前。

  我向许墨告白的那一天,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失态。他似乎显得有些焦虑,狼狈地摘下眼镜,不能像平时一样控制好表情了。

  其实我有点开心。

  告诫我还来得及逃走什么的,……说谎。紧紧锢住我的手腕,靠在我的颈侧,不是和威胁一样吗。

  蝴蝶不想待在罐子里,它想亲亲许先生的眉角、眼睛,不可以吗?

  说实话,我不喜欢许先生的玫瑰,电影票,烛光晚餐,可我真的是很喜欢许先生。我喜欢他为我准备的每一份惊喜,我喜欢他在书后触碰我的嘴唇。

  蜻蜓点水,一触即离。

  我的许先生是最好的先生。

  “夸我。”

  “夸你。”

  在交往之前,看他买花,看电影,写实验报告,我曾经以为他很有情趣。约会很用心。然而许墨实际上活得冷清索然,旁人赞扬他,敬仰他,同时保持着一种距离感。我感觉他经常是一个人,我想要陪伴他。虽然事实是许墨一直被许多爱慕他的女孩子包围着。

  另一方面,我什么都没有,只有和那些女孩子一样的“喜欢”——这也不是我的优点,而是许墨的。他那么好,值得她们喜欢,我喜欢他当然不值一提。

  所以我能和许墨走到一起,在一起那么久,才是一件奇怪的事。

  当我看到许先生闯过白起李泽言周棋洛重重险阻,来到我面前,露出那样一个温柔斯文的微笑时:“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

  我才笑了,感觉自己被打败了。

  “贪心一点就好,我的全部现在就在你的怀里。”

  许墨轻笑出声,“看来你很喜欢我。”因为此时我就环着他的腰,倒在他怀里,手上顺着肌理抚摸。动作又轻又慢。看来许小姐也是确实不老实。

  我再一次去看第一场雪中的许墨,他的眉眼被微微润湿,往我的方向倾侧了一些,不经意对我笑出来的时候,眼神缱绻。“没什么,许先生。只是看你那边的伞快没了。”

  两个人一起打伞,一把大伞却全部歪到我这边来了,走在路上,可不是引人注目。

  许先生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他照顾我太多了,忘记了自己。所以我要多照顾他一点才行。回到室内,立即开了暖气,我给许先生泡了感冒药当作预防。他不喝。许墨早习惯了一个人为我做好一切,不愿见到我动手,我便故意说,“不然到时候两个人都感冒了,在我们接吻的时候…”

  他倒是听完就喝了,唇齿里掺着一股微甘的药味凑过来吻我。

  那眉眼真的是润净好看,令人说不出的心动,我也仰着脖子,听话地接受了这个吻。吻着吻着,药味被无限冲淡,最后就剩下了温柔的意味。

  漫长。轻柔。珍重。色彩。

  我真是太喜欢我的许先生了,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满脑子便全是他了。每一次见面,就想跑上去拽住他的白大褂,着急地问,可以陪你走一走吗,许先生?

  努力咬着下唇,少女时期的我在他面前总是鲁莽感性的,后来我又学会了成熟,知道用一套一套的情话对付他了。他听到我说时表情反而难以形容。

  可我一直都不需要许先生的玫瑰,电影票,烛光晚餐。我不需要许先生撩我。我只希望许先生一直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我更希望许先生能够看到全世界的颜色,斑斓鲜活,那样全世界就都是他的蝴蝶了。

  而不是只有我的颜色。

  许墨和外界联系太少,不知道太多美好,把我看得太重,又把其他看得太轻。他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就是他的首要任务了。我们刚交往,我就已经舍不得和他闹脾气。

  窗外是纷纷扬扬的雪花,屋子里暖和得很,我猫在许先生的怀里发朋友圈:【新年快乐】

  他立即评论,【许墨:新年快乐】

  我抬眼看他,他也刚好从手机面前起来,对我笑了一下。

  真好。

  

  

大家好,我带着野男人回来了(不是)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T^T

评论(10)
热度(10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