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ABO)日在ABO5

  

  “为什么要踩我的脸呢?”

  分明处于屈辱的状况之下,苏深眯着眼平静地、冷酷地叙述,无端让人觉得她像是在开玩笑。

  

  “如果是我是奥德丁老师的话,我会踩咽喉、关节、手指、下体,那样才痛。”

  “痛到死掉也说不定哦?”

  

  “哦?就那么迫不及待去死吗?”

  奥德丁迫不及待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用脚在苏深的脸上碾了碾。

  又用鞋底来回蹭了蹭地面,才稍微感觉舒服了一点,终于抹掉了不干净的东西似的。他的金发金眼像团火焰,对着地面上瘫着的苏深,高高俯视下来的样子,已经是极致的傲慢。

  “我说啊——渣滓的笑容,才是最恶心。”

  

  “让我迫不及待想击溃啊!”

  奥德丁挑唇笑了笑,肆意快活,眼底却没有带上一分情绪。

  因为,他从来没有掩饰过他是用看死人的眼神看苏深的。

  

  苏深确实很强,但是暂时还不够强。

  防止她成长为可怕的庞然大物的最好方法,就是现在就直接弄死她。

  而他并没有否认过这种卑鄙的做法。

  

  如果是十年前的奥德丁,还是“最强之人”的奥德丁,当然可以毫无顾忌地否认这种做法。

  但是现在不行。

  他走的时候,忽然顿了一下步伐,然后立刻掩饰住左腿的轻微不正常。

  

  Beta女医师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轻轻跟了上去,“你不该来的。”

  “苏深这边可以换其他人来的。还需要我提醒你你的腿吗?”

  “我作为主治医生,已经无数次建议你在基因液里休眠一段时间了。”

  

  休眠治疗?奥德丁慵懒地挑了挑眉毛,自己这个废人的废腿,哪里会不知道?

  ——没人比他自己更清楚,它坏了,永远好不起来了。

  

  奥德丁没有顾虑,甚至没有回头,眉眼就像是太阳里藏着的冰,暴戾冰冷得一触即发,“其他人镇不住,而且我的腿现在没事。”

  “没必要换人。”

  

  没事……

  在这个人眼里,什么都可以归为“不值一提”。

  十年前,在那场与虫族的惨烈战争中,他拿着自己断掉的左腿和胜利回来了。如果不是SS级别的体质,他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个不定数。

  

  因为被虫族腐蚀性黏液喷到过,他的右眼如今也出了一些问题。

  不仅视力急速衰减,偶尔还会出现暂时失明的情况。

  

  最可怕的是,要不是她是他的主治医师,世上可能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了。

  所有人都还以为奥德丁还是那个无所不能、战无不胜的上将。

  相信着他只是因为腿伤暂时退场。

  

  期待,期待,不断期待着。

  十年了,所有人还坚持着奥德丁上将会回来,会带领他们,带回他们的荣耀。

  

  她骂过他的,骂过所有人的。

  为什么不放过他?!——最后她还是说不出来,他可是奥德丁上将啊。他的骄傲呢?

  Beta女医师的情绪在那一刻突然失控了,一瞬间就失控至底。“奥德丁,我求求你,你看看你的腿好不好?”

  它已承受不住,他已旧疾缠身。

  她带着乞求讨好的口吻,死死拉住奥德丁的衣服,但很快强迫自己放开了。

  

  这是不该说的话,他不应该听到。

  “抱歉。我不该说这个。”

  女Beta的声音发涩发哑。

  

  “这些话,我会当没听见过的,伊莉。”奥德丁只是抿住了嘴唇,不太适应地别过脸。

  他想了想,这一次难得对伙伴解释了一下。

  “我暂时不会对苏深下杀手,我会让她成为下一个‘最强’,不要担心。”

  

  为了人类,为了联盟。

  过去他差一点就征服了全部领域的宇宙,现在因为这十年,也差不多开始蠢蠢欲动了…

  

  

  “左腿么?”

  苏深直勾勾地盯着奥德丁离开的背影,意味不明地自语。

  

  这时她躺在地上,一时半会还痛到爬不起来,就像是被奥德丁随手扔掉的损坏物。在她说话的同时,鼻子里还有温热的血流出来,整个人狼狈不堪。

  “有病啊。”有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绕远避着走。

  ——即使苏深被打伤的脸颊淤青着流血着,颧骨都肿到眼睛的位置了,也可以看出来,她是笑着的。

  

  “你有病啊。”

  周州忍不住放大了音量,又说了一遍,低头想看看这个女Alpha的反应。

  只见苏深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

  真的是似笑非笑的一眼,周州感觉头皮一下子炸了,酥酥麻麻的。他的Beta信息素开始躁动,让他颇为烦躁:

  “看什么看?走在路上被谁打了都不知道!”

  

  周州此刻说不出他是被苏深的样子丑到了,还是被苏深的眼神挑衅到了。

  反正他用的语气是要多差有多差。

  能多差就要多差。

  

  “看你好看。”苏深朝他呲了呲牙,扯到了脸上密集的痛觉神经。她却对此面不改色,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奥德丁·怀特。”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报了个名字,金色的双眸里虚无却是亮的:“打我的人的名字。”

  

  我知道打我的人的名字。

  “你知道你很骄傲???”

  周州发现自己的声音越大、越暴躁。于是他十分纠结地用手抓了抓头发,指着苏深大喊:“你是不是有病啊!”

  

  “哦,那你有药吗?”苏深在阳光下有些懒懒的,迷人的味道。

  “我是指伤药。”

  能快点恢复才方便一点啊。

  

  你有病啊?

  你有药啊?

  “???”

  

  “…………周州。”

  “这就是接下来要打你的人的名字!”

  有着浅栗柔软的、略微有些长了的短发,像猫一样漂亮的少年,眼睛透着琥珀色,活泼而直来直往。他吵吵嚷嚷、一定要踢苏深的小腿一脚,拦都拦不住。

  “你有病啊!有病啊!有病啊!”他毫不客气地朝着苏深踢过去,每踢一脚,就要说一次。

  

  像猫一样炸毛了……

  还挺疼的。

  苏深现在看起来脆弱又狼狈。即使身为Alpha,自愈能力比Beta、Omega都强大许多,要恢复这些伤口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了。

  更别说之后还会伤上加伤。

  她淡淡地看了看这个自称“Zhou Zhou”的少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苏总表面上宠溺极了地让你随便踢,其实已经记了仇(。)

前四章修了一下,饥饿使我回来继续产粮

评论(14)
热度(16)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