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七)

01

  就是那种遮在密睫下小心的、阴郁的眼神,感觉被注视着的人日日夜夜都会被他的悲痛与怨恨纠缠了——至死方休。

  啊,你真坏呀,都把他欺负到这种程度了呢。

  只觉得有趣、高高地挑起了殷红甜腻的嘴角,你判断了下,觉得自己至少一段时间内都可以维持着愉快的心情了呢。

  但是,让你更快乐一点吧♥

  你顺着走廊一直走了下去,直到看到有人藏在繁盛交错的花枝下自饮自斟。

  “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

  火辣辣的酒水由滚动的喉结打湿了蜜色胸膛,花魁女装下的次郎太刀就像是一个一直失恋的人,无所顾忌地将酒喝了一半,浪费了一半。俗媚又失落动人的眼神在树荫下看起来格外狼狈,黑暗色素慢慢沉淀下去,又立即几近消失地溃败下去。

  他还是喜欢饮酒,只是那酒再不是那瓶女儿红。

  “次郎,我也要喝酒~”不经意低头鼻尖便嗅到酒香袅袅,你笑着走过去,如同一条从冷淡阴影伸出身子的蛇妖。

  肆无忌惮地勾引缠绕。

  次郎太刀只是随便看了你一眼,把另一只酒碟扔给了你,完全不管你接不接得住。

  “是去找三日月殿下的吗?”

  还没等你说什么,他像是抢先被自己的问题逗笑了,从鼻腔里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嗤笑,“我在说什么?”

  不然,这样就好像他被嫉妒吞噬了一样……

  可他只是恨你,只是恨你的呀。

  次郎太刀闭上眼,用嫣红的嘴唇抿了一口酒水,却呛到心肺里似的呼吸难过了起来。

  每一分、每一秒,越是压抑,霉湿腐朽的情感就越是要从里面挣脱出来。

  你依旧丝毫没有明白一样,自顾自挑出一点诱人的舌尖去尝酒,随即轻浮地挑起眉,“这酒可不够浓不够烈。”

  次郎看着你依旧无所动作。

  “莫非,你已经喝不得酒了?”忽而,你慢慢将整根柔软红艳的舌伸出来,牙齿抵着舌面,以一只手指抚过唇色边缘。同时漆黑冷酷的长眸里闪过寥落的笑意,这一切却令你显得不太开心的样子。“尝尝酒味吗?”

  一种浓稠晦暗的成人氛围在其间流淌,让人发慌,你终于又笑了一点。次郎太刀的手再拿不稳酒盏,透明醇香的酒水倾洒出边缘。

  “哎咦。”浪费了。

  你无聊地想着应该什么时候狠狠拒绝,用什么样的方式才会让对方更绝望。

  ——他们永远无法拒绝你,和你永远会拒绝他们一样。

  不过你才不要和刀剑做呢,——和那种【很像人类的器物】做难道不会感觉很恶心吗?

02

  当然,他是不一样的。

  他不会被你玷污,不会被你勾引,永远处于你遥不可及的天际。

  唔。这说法怎么显得如此愚蠢暧昧?

  你可不会爱任何人呀。

03

  “主公…,你现在还会继续疼爱我吗?”

  “当然会啊。”

  你奇怪地看向眼神持续性不安的加州清光,矫情的血红眸子荡漾着一点水光,不时耷拉下的唇角有一颗黑痣。“可是……”尖细的高跟鞋和夸张的耳饰,还有你为他染的蔻丹红指甲,让他像个少女似的,敏感地、固执地质问着你。

  “没有可是。”你露出了迷惑性的笑容,手指插入他的黑发间、安抚猫咪似的。

  要乖。

  清光难道不想当我的宠物吗?

  乖乖的才会是我喜欢的宠物哦。

  加州清光随之哼出了舒服的呼吸,然后从一开始的慵懒享受,慢慢变得急促。炙热地渴望着什么,却始终不能被满足到一样,他皱着眉有些不满地喘息了一下。

  “…哈。”眼睛里氤氲的水汽将里面的情绪搅浑,嗓子则是低低的,听起来像是烟料的味道,清光抱着你的整个胸膛都在颤动。

  ——可怜又可爱极了。

  一直以来,你对清光总是偏爱多了的,大多时候会依着他。虽然你依着他由着他,是因为那些大多是不痛不痒的地方,他撒撒娇也无妨。

  ——谁叫他那么可怜又可爱呢?

  加州清光明明明白心中的独占欲已经膨胀到无法掩饰,却依旧由着它变大,自以为聪明地掩饰着,一边布置着甜美悲伤的陷阱。占尽宠爱的他,自以为已经得寸进尺,在你的眼里却只是猫咪追逐着自己的尾巴,当然觉得可悲可笑极了。

  宠物、果然很有趣啊……

  主人划下的一块小小的地方,就是他的全世界了。

  坐拥了这个“全世界”,就以为自己拥有了主人。

  “才不是啊…”他忽然咬上了你的手腕,牙齿凶狠地撕咬着,委屈似的落泪,衬着凌乱的头发有些狼狈。“我那么喜欢您。”少年带着沙哑的音色,眉目依稀是清艳的。

  “可您、真冷酷。”

  从不犹豫,从不留恋,从不软化。

  这座暗黑本丸里,本来应该没有什么能让你特殊对待的存在才对。

  现在却不一样了:先是鹤丸国永,然后是三日月宗近,一个比一个过分。

  那再然后呢?会是数珠丸恒次?小乌丸?让你再一次特殊对待的刀剑。会有更过分的得到你喜爱的下一个刀剑吗?

  原来你并不是不能被突破,只是他们这些付丧神不能罢了。

  为什么我不可以?为什么就是他们?

  我的喜欢不比他们少才对,明明我比他们的喜欢多很多。

  为什么呀?主公大人?

  

  

还没坑QAQ

评论(12)
热度(57)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