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一)欲

00

  “你应该十分怨恨大小姐吧,”

  怨恨到总有一天要杀死她吧?

  随之,的场家族的式神弯起嘴角,对着一期一振露出了诡异单薄的表情,“现在你有这个权利了。”

  不仅是本丸里的粟田口短刀,还有那把骨喰藤四郎——

  他们都在等着你有所动作呢,一期一振。

01

  “审神者大人,时候到了。”

  这一次、你再也没有能力恢复过来了。

  在审神者之间的灵力供应断开的那一瞬间,这座本丸里的所有刀剑都表现出那种若有所思的、却又是解脱了的神情。

  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灵力可以维持人形了。

  但是在那之前,要确保你——必死无疑。

  不再受灵力压制的魑魅魍魉,铺天盖地弥漫在本丸里。还有不断传来刀剑暗堕的气息,夹杂在其中,就和墨水在墨水中一样,根本分不清。

  视线逐渐模糊起来,你压榨着体内的最后一丝灵力,扶着门框吃力地支撑住自己。

  好想见他…………好想再见他一面……

  那个人……

  嘴里全是腥甜黏腻的血,你的眼神黯淡下去了一点,细瘦易折的手臂却更加怨恨般用力抠在了墙壁上。

  一期一振的刀还插在你的左胸前,这时候他看着你落魄的背影,忽然无可抑制地悲伤了起来。

  “别想去见三日月。”莺丸快步上前,直直给了你一刀。

  你痛得近乎窒息,呼吸声撕心裂肺似的。

  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他,只是再次爬起来往着一个方向走。

  这样吗,

  还是如此吗。

  莺丸完全沉默了下去,敛着眼眸像只安静的翠鸟,然后他散去了付丧神的身形,只剩下插在你身上的刀剑本体。

  就这样结束了也好,不要让他的下一把再遇见你了。

  身为刀剑这样的一生,实在是太痛苦了……

  接着是长谷部光忠、宗三左文字、次郎太刀、烛台切光忠、石切丸……

  他们不约而同地将本体刺入你身体的各个部位,——或许是柔软的手掌,或许是雪白的足踝,又或者是纤细的大腿。之后就和莺丸一般主动散去了人形。

  紧抿着嘴角,留恋的注视,无言地消失。

  这些刀剑全都在阻止你的脚步,从始至终却没有谁立即给予你致命一击。

  “不要去见三日月好不好?”最可爱也最贪心的加州清光这么问着,将刀刃留在了最靠近你心脏的地方。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不可以。”

  他略微苦涩地笑了一声。“我还是爱着审神者大人,也很恨。”

  再是更多的刀刃叠加上来,歌仙兼定、乱藤四郎、江雪左文字……一把把,一个个,毫不犹豫地要将你杀死在此处。

  这便是……、所谓的死期将至吗?

  你咳着血忽然有些想笑。

02

  你就是个妖物,野兽,魔鬼。

  从五岁起就已经被钉死在绞刑架上的人生。

  “哈哈哈哈…,把你送到那个的场身边,不是正好吗?”

  “别靠近我、你这怪物啊啊啊!!”

03

  当天上月,你上不去、够不到;当水中月,致人跌入深水。

  当濒死的你终于躺进了三日月宗近的怀中,他第一次微微有些怜爱地看着你了。

  “大小姐。”三日月宗近低着头,双手覆在你的后背上,自上俯视而下的瞳仁里揉着潋滟的水光月色,美丽风雅得过分。

  可他却是微笑着,看到身中数刀的你,一丝惊讶也无。

  冷漠的、遥远的、无法触及的。

  你将手心贴上他的嘴唇的时候,只感到了比你还要冰冷的温度。他那张绮丽华贵的脸庞上,无所顾忌地一直流露着笑意。

  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没有任何的偏差。

  ——三日月宗近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站在这里,就可以叫你和本丸一并覆灭了。

  “大小姐很疼吧?真是可怜哪。”他用一只手接住了你无力的手,苦恼地微微蹙起了眉尖,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对你的可怜之意:

  你爱慕于他,就能叫所有都毁灭了。

  那些刀剑们对你的欲望还真是可怕啊。

  只要稍稍挑衅和引导一下就……

  这么一想,他似乎更加可怜你了,用上位者对待下位者一般的态度,将虚伪而动人的目光投在你的脸上,暧昧意味地亲近了你。

  “想见我吗?”

  “临死前想要再见我一面吗?”

  明明你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恶意的人类。

  他微笑着俯下身,像是明月对蝼蚁的施舍一般,看起来多么无懈可击的温柔多情。心中却无比清晰清楚——

  是他要你死。

  三日月宗近,——来自家族的杀戮者。

  

  

我真的是亲妈,真的,看下章吧

评论(14)
热度(4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