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二)缘

01

  你爱上了三日月宗近?

  ——噗哧。

  “输的人是你呢。”

  你极其狼狈地笑了起来,任由自己往地上摔去。这个举动使得原先被挡住的位置露了出来——有一把锋利光亮并且淬好毒的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三日月宗近的胸膛。

  没有杀意。

  至少在那之前,你都是呼吸细若游丝地躺在他的怀里,奄奄一息,眼看就要像朵雪花那样悲惨地消失了。

  没有人认为你还有力气使出那致命又冷静的一刀。

  畅通无阻,直入心口。

  毕竟你一直都没有向本丸刀剑反击,更是选择用自己的肉身承受了他们的杀意。

  目所能及的线索全像是在宣告着大势已去、死期将至。

  连三日月宗近的眼眸里都流淌出了微弱的怜悯,又虚伪又冷酷地亲吻着你——“三日月,你不该让我靠得那么近的。”

  动物在认为自己捕食成功的那一刻,是它警惕心最为薄弱的时刻。

  你一直一直冷眼旁观着,等候着抓住那关键的一刻。

  ——这把三日月宗近实在过于强大了,你只能苦苦等候着那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一刻。

  不能打草惊蛇…………要慢慢地、深入地……

  一期一振,你想要杀我吗?

  那好吧。

  你把自己的命、本丸里的刀剑,都作为赌注一并押了下去,用来挑战三日月宗近,或者说是他背后的庞然大物。

  “的场静司,我绝对不会输。”

  一双冰冷漆黑的眼睛里尽是极致的自负,根根眼睫毛投射下了蛇般弯曲的阴影。

  从那个【竟妄图控制付丧神】的、怪物一般的家族里,生长出的怪物一般的你,不可能会比谁差。

  临死前一定要见到的某个人,是因为——“剩下来的你,还需要我来解决。”

  你低着脸,因为脱力而费力地喘着气,鲜血顺着濡湿的黑发滴答滴答地掉落着。

  一刀就够了,也没有下一刀的机会了。

  要的是一剑封喉。

  多余的就会是你的死期。

  于是面前形貌昳丽的男子,如同镜面,正迅速地碎裂开来。哦呀…?他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也不见得恐惧或者愤怒。继而是抬眼笑了笑,看了看手中月纹浮现的太刀后摇头,“不行啊,大小姐你的风险太大了。”

  “我现在还可以还你一刀。”

  太刀贴上你的脖颈,溢出更多的血。

  你面无表情地回望。

  “嗯……,这是被称为‘殉情’的意思吗?哈哈哈哈哈哈。”三日月完全睁开了弯着的眼睛,里面是和你如出一辙的冰冷傲慢,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可以挥刀夺下你的性命。

  或者说,他本来就是为此而来。

  可在那只剩下一点的时间里,他不仅没有还你一刀,反而是将你的匕首往自己的心脏里捅得更深。

  “——但是老爷爷我早就累了。”

  他摆出一副温柔无所谓的表情,心想着他可不能让的场面前再无障碍啊。

02

  ——你当然知道这点。

  面对不想被的场家族以阴阳术控制住的,【暗堕后的】【妖物】三日月宗近,你只要做到重创他就够了。

  见到他!重创他!

  剩下的匕首,他自己会乖乖地送入心口。

  三日月宗近,终于碎刀。

  可你也早就已经濒死,要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慢慢地死去了。

  变得空荡荡的本丸里,除了你,就是“三日月”的碎刃,和那些落在地上的刀剑们的本体。

  变得和隔壁本丸同样荒凉。

  连呜呜的冷风中都似乎传来了刀剑们对你无休止的诅咒。

  “我等将生生世世都诅咒于你。”

  “生生世世都会是我等的诅咒。”

03

  不会放过你吗?

  那就不用放过了。

  然后你一言不发,最后抱着所有刀剑的本体一起跳进了锻刀炉。

  就像是梦中在自燃的你那样,遍体鳞伤,喘不上气,口鼻耳舌里封闭的全都是驱不散的伤口和悲绝。

  这份贪婪、这份恨意、这份解不开的缘分,只有一并灼烧至灰,才能稍稍遏制住吧。

  如同有自我意识一般,火舌缠上你的皮肉,钻入你的骨髓。本来已经痛得麻木的你,在火焰中居然还能感受到更加的痛意,双目不受控制地流下鲜红的血水。

  滴了刀剑上。

  “你们的怨恨,我都会承受了。”

  “尽管来找我吧!”

  只是没见到鹤丸还是有点可惜……

  不过染着血的樱花也不适合他呀。

  最后你笑着笑了出来,“我会的,我会的,我会和你们一起死去的。”

  不用放过你了,悲伤的刀鸣才随着你消失的呼吸渐渐停了下来。

04

  ………………

  …………

  ……“你还是自杀了啊…”

  他出现在了本丸里,看向锻刀炉时表情像是猫一样冷静冰凉,“你的愿望,我确实听到了。”

05

  从遇到你那天起,他就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在天神神社的鸟居下,湿地繁花,神明夜斗遇见了踏着台阶、拾级而上的十二单少女。

  他一开始就说过,他并不喜欢自杀之人,想死的人去死就好了。

  可是她还是要敛着眼眸微笑着对他说,“我想成为你的信徒。”

  “只要你斩断我的【名字】将它夺走保存,在我死之前。”

  即为“在我死之时,请将【名字】还给我”。

  “信徒”两个字晕上墨似的模糊起来,最后完全扭曲起来:“我想成为你的【神器】。”

  神器,释义为,被神明给予假名后成为神明的武器的,【死灵】。

  让他,来实现你的愿望。

06

  “我现在就将名字还给你。”

  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神明,脸上全是属于刀的凛冽,指尖则现出光芒,“给予死去之后归去无定的你,归去之地。吾名夜斗。”

  “获持讳名,止于此地。假名已成,为吾仆众。”

  “从此尊名,其皿以音。”

  “谨听吾命,化吾神器!”

  一笔一划,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字。夜斗手中陡然握住了一把如雪不染尘埃的双刃刀——锋芒毕露、极其锋利极其伤人,不会输于任何另外一把刀剑,就像生来高傲的你。

  不会输的……

  夜斗为你起名、成功召唤你成为神器的同时,你生前的记忆也都随之涌现到他那里。

  高傲矛盾的人格,艳丽虚假的笑容,寂寞的过往……

  被家族阴影笼罩的、恶意的一生。

  夜斗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他明明可以拒绝却没有。

  无比觊觎着付丧神力量的的场家族,势必要借暗黑审神者得到,更多和骨喰藤四郎一样的暗堕付丧神,施以如同对妖物一样的控制。

  ——你一把都不会留给的场的。

  你的恨戾,你的自负,你的绝不退让。

  不属于他的情感,毫无意义的眼泪,愣怔地从蓝色眼瞳里滑落。

  “器,我解放你。”

00

  “哈、果然。”

  从神器化回人形后、从锻刀炉中现身的你,被忽然大作的狂风纷纷吹起白衣。

  单薄又坚韧的身形隐现。

  望着刀解了所有刀剑的锻刀炉,“看来终究是我负了天下人。”你露出了一个极尽高傲又落寞的笑。

  以后也会是寂寞如雪的每一天呢。

  正文完

  

  

暗黑婶婶: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夜斗说你是自杀,是因为你故意施压让刀剑们毁灭一切。

赶走鹤丸,一是因为他确实是你心中特殊的那一把刀;二是因为他不会允许你去死也不会陪你一起去死。

而另外一把不会陪你去死的,是三日月宗近。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下章要进入鹤丸单人线了。

评论(24)
热度(42)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