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三)鹤

  你在下午四点来,那么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

  

  

01

  “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突然降临是不是很惊讶?”

  当灵力耗尽、变回本体的鹤丸国永,在5-4战场上被一位审神者的队伍找到时,他雪白俊秀的眉眼微微弯着,甜蜜柔软,神情中不带有一丝过去的阴影。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淡月疏雪,断云微度。

  从云端缓慢降落、风尘不染的身影。

  仿佛他就是一把第一次以人形降临于现世的、普通的【鹤丸国永】一样。

  鹤丸诶!!!

  捡到他的审神者顿时露出了惊讶而欣喜的笑容。

  “惊吓到了吗?这样才对嘛。”

  他翘起嘴角,一时间竟为此笑得像个孩子。

  又好似是念念不忘着什么人。

  新的本丸实际上是个很轻松愉快的地方,只是鹤丸他一直游离在本丸之外,进行着一些毫无意义的恶作剧。

  但是捡到他的审神者还是很喜欢他,纵容着他,对他的恶作剧从来是配合地说道:

  “被鹤丸吓到了吓到了。”

  于是他的眼神变得复杂,淡淡的影子晕染过白皙的肌肤,渴水的鱼似的张开嘴唇想叫出另一位审神者的名字。——却发现自己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反反复复地犹豫着渴求后,最后只能妥协地汇作几个字,“……审神者小姐。”

  那位曾经抛弃了他的审神者小姐可是个冷酷到不行的人呢!

  …………还从来不会被他惊吓到。

  他每每玩笑般同本丸里的其他刀剑们这么说。

  可是没有人相信,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审神者呢?或者这样恶毒的审神者怎么能还活在这世间呢?

  她该死。该被一刀一刀凌迟处死。

  “鹤丸殿下,你还是赶快忘记她为好吧?”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拥有任何刀剑。”

  “我们的审神者是个好女孩,鹤丸殿下会被温柔对待的。”

  鹤丸国永匆匆听着那些话,又匆匆答应着。久而久之,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他有些奇怪微妙的玩笑了。

  ——因为他从来没有试着去忘记他口中的那位审神者啊。

  如果真的有那么恐怖的过去,难道他不是应该恨不得再也记不起来吗?

  为什么反而流露出“她为什么一定要抛弃我”的不解的委屈之意呢?

  然后很快又恢复了一副不与任何人亲近的清冷模样……只有在恶作剧时,才能感觉到【鹤丸国永】这把刀确实是存在于此处的。

  他的心不在这里。

  他飞走了。

  而让这些刀剑们确信“这世上居然还存在这样的审神者”这件事的,是一位全身漆黑的鹤丸国永只身闯进了本丸,对白鹤说——

  “来吧,跟我回去。”

  他忽然应答了。

02

  于是鹤丸才知道到了审神者小姐那一败涂地的结局。

  在那之后发觉了异常后、立即赶来的狐之助,还是只看到那座空空荡荡的暗黑本丸里,消失一空的资源和…………

  锻刀炉里面目全非的女性尸体。

  她生前死得很痛苦,受了很多的刀伤,地上全是洗也洗不出来的血迹。

  时之政府对此次事件的推断是:刀剑们叛逃了。虽然这位审神者经历过反抗,但是最终不敌那些暗堕付丧神,身中数刀后和一些刀剑同归于尽了。而剩下的暗堕刀剑则带着资源叛逃了。

  ——那位有名的暗黑审神者终于遭到报应了。

  连的场家族都不再追究,只是宣称“【势必会追回那些暗堕刀剑】”。

  只有黑鹤神情漠然地说,他输了。

  明明是一副刀剑暗堕弑主离去后的惨象,黑鹤却说,“——我输了。”

  彻底输了。

  “我不该背叛她的。”微微卷曲的黑发纠绕漫染着淡淡血雾,指间扣住黑皮项圈,没了笑容、黑鹤往下敛去的黑眸里似是极致的恨意。“可是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背叛而遇见她的啊。——哦,我说的是的场静司。”

  他大概是注意到了白鹤惊异的表情,很是随口道出了某个名字。

  “惊讶?这时候已经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了。”

  一直为的场家族通风报信的人,是他啊。

  提前被的场家族安排进去的人,也是他啊。

  黑鹤纤细又惨白的脖子,被她亲手戴上的宠物项圈所束缚着,映着精致尖细的下巴,有如象征着黑暗、征服和惨败。这时他已经紧紧抓住了鹤丸的肩膀,带着某种决绝疯狂的意味,“但是大小姐会回来找我的。”

  “不,你在这里的话,她肯定会回来的。”

  “不,除了这里,她无处可去。”

  眷恋的眼神透着异常晦涩的偏执情绪,期间黑鹤的语气却越变越卑微,越变越微弱。他不断自我博弈着,然后一点一点地否定了自己,俊美阴柔气的脸庞浮现了迷茫的表情:

  “大小姐还会爱我的。”

  ——“别傻了,黑鹤。”

  “可是要回去迎接我的新婶了。”

  鹤丸国永无动于衷地看完了黑鹤演出的一场闹剧,清亮的金眸如同鸟儿,如雪的细长白发垂至脖颈,声音却是极端寒冷的。

  “………我早就忘记她了。”

  他将手搭在白鞘的太刀刀柄上,骨节精致而分明,如同他从来没有就为一个人举起刀出生入死过、也没有一个人像是玫瑰的刺深深长在他心里一样。

  继而洁白的鹤温柔地微笑了起来,从来都苦涩,“你应该接受,她不会爱任何人。”

  我们都应该接受。

  你是个不会被改变的高傲的人。

  “是啊,她是不会回来的。”从身后踱步而来的的场静司,狭长妖异的丹凤目半弯,充满了恶意地提醒着黑鹤。

  “不过还是要感谢她除掉了我们控制之外的三日月啊。”

  用来束缚妖怪的符咒在他指间一燃,小而黑的符文顿时爬上了黑鹤颈间的项圈,不容拒绝地勒紧了进去。

  然后是黑鹤被勒住脖子拖走前的凄厉叫声。

03

  结束了吗?

  鹤丸国永神情恍惚了一瞬,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止不住地在颤栗。的场静司走之前微微遗憾地感叹了一句,“可惜你还没暗堕啊、”

  叫人无端毛骨悚然。

  可是的场没有对他做任何事,只是带着黑鹤离开了,没有留恋。

04

  鹤丸国永回到了新本丸的时候,还是感觉不真实。走进大门的那一刻,他就难过到要死去般的剧烈呕吐了起来,就像是要把胸膛里的全部东西都吐出来,好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

  终于结束了吗、关于你的一场梦。

  鹤丸擦了一下嘴唇,用一只手在撑地上站起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开始不断做梦。

  全是梦魇。

  他在那些冗长动荡的梦境里,看到你挟着那些刀而来:“别这样,鹤丸。”你用指尖轻轻触过他的侧脸,引得他温柔地低头。

  “你和我们不一样,你还有救。”

  最后是他狂躁地打裂梦境的画面。

05

  又缓了一段时间,鹤丸的症状终于减轻了许多。

  除了作为一把【鹤丸国永】来说,太过沉默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了。在肩上覆着一件宽大雪白的羽衣,时刻要凌空飞走一般,这一点不知不觉已经变作了习惯。留恋的目光落在大门之外,不知是朝向的何方,也成了习惯。

  他会在高大的樱花树下,想起那枝曾别在领口的樱花。

  他会在摸到自己头发时,想起那双透露着珍惜的双手。

  他会在染上红白一身后,想起那句“死而无憾”的轻笑。

  他终于想他已经不爱你了,爱你只是一种习惯。

  直到。

00

  直到这一天,鹤丸被安排到内番、扫着台阶上被雨水打落的樱花苞。

  “掉得也太多啦,都光秃秃的了。”他抱怨道。

  而你遮着嫣红的唇,沿着台阶一步步走上来,“你、”

  “——也想得到我吗?”

  风吹樱散。

  那一刻,仿佛,十年大梦一场。

  鹤丸国永日后谈-【纠缠不清】

  完

  

  

你和鹤丸的再度相遇,我觉得很甜很HE了。

适合点首男声版《樱花樱花想见你》

如果觉得前文实在虐,……我也是写到深夜两点又想了很久才发的。

结局我还留了很大想象空间的——

后续结局1:作为另一个幸存者,

有一天终于逃脱的场控制的怪物黑鹤,找到了你和鹤丸

进入混乱3P线-【纠缠不休】

后续结局2:消失的锻刀资源和生生世世的诅咒,

很快再次感到了无趣的你,可以将刀剑们锻回来

进入刀囚主线-【至死方休】

分支结局β:你孤身一人跳了锻刀炉,本丸迎来新婶,

就在的场准备让新婶“意外”失踪,来接手暗堕刀剑——

然而成为神器的你又回来带来恐惧

进入主囚刀线-【誓不罢休】

嗯,所以我还是更喜欢现在这个啦……算是苦尽甘来?

然后,以下是完结感言吧qwq(碎碎念、可以不看了)

 

一开始写这篇文其实是,——怎么没人写这么讨人厌招人恨的婶!不行!!我来!

就是这么简单……第一章出乎意料地有人喜欢,于是写了下去。

然而期间曾有很长时间的断更,原因其一是学业,其二是没有大纲。

当然主要的是,我开始怀疑自己开始有压力了。评论变少可能是因为我写得很差还更差了,一更新就掉收藏可能是因为从根本上来说就不讨喜。

越来越不想更新,越来越少的评论,最后快成了死循环…

QAQ不过还好、偶尔刷到的一个新评论,就能让我忽然开心起来。

我一直很抱歉16年的文今天才完结,某个时候起我就不敢再求评论了。

因为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很抱歉!这点也是完结了我才敢说出来的QAQ

至于结局,第一卷结束的时候我就定好了,我很满意独活的结局我想要“你”一直活得骄傲而漂亮。鹤丸则是写着写着出现的意外之喜。

他们的灵魂告诉我,他们无论如何想试着在一起看看。那我要做的就是铺垫设局让他们得到那种可能性。

暗黑婶婶不可能为了鹤丸不暗黑(所以口是心非的她变成了需要依赖神明的神器),其他刀剑也不可能轻易失去爱意(所以可能被骂我也要碎掉其他刀剑,对他们来说也是解脱了)。

虽然全文开头很粗糙很中二(嘤),但是里面有我可以发挥的余地。暗黑婶婶半真半假的言语下藏着很多细节,几个字之间也可能有信息量。

所以,即使我还是有点不满意,但是这已经是我的全力以赴了呀。

——暗黑婶婶很坏很坏,我也还是喜欢她qwq

至于有没有番外,随缘吧。

其他嘛,随便意思一下地求下收藏。

已完结刀剑文《[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连载中刀剑文《[刀剑乱舞]治愈她》

下一本可能写综漫的蛇蝎美人,又或者刀剑的溯行婶,也可能其他……作者专栏了解一下?

喜欢本文的话可以多多评论支持,我会很开心~

不过要声明极其严肃的一点:不要看盗文!不要看盗文!不要看盗文!

晋江和LOFTER上都有,不花钱没必要看什么盗文包QAQ

而不喜欢文的人看到这里的话……再见!分手!不听嘤嘤嘤!

最后,的场QB,因为你在《夏目友人帐》里给我留下了“为了获得强大妖怪而不择手段”的深刻印象——

这个锅你背好了,不许说重╯^╰

评论(18)
热度(50)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