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四)番外 恙痛

  你是一位神器。

  【自杀】后被第一任神明夜斗以【真名】赐名后立即解放的,一位稍稍有些特殊的神器。

  这样说可能不能看出来你的【特殊】在什么地方。

  而是应该说——,明明是自杀的你却留有遗憾,才能在死后化作亡灵被赐名;明明知晓真名的你会回忆起生前,却没有成为无理智的妖。

  所以说你是一位稍稍有些特殊的神器?妖魔?

  嘛,这种事都无所谓啦。

  你微微眯起了眼,手撑着下巴,柔软艳丽的嘴唇不经意地挑起来了一点,从眼睫下试探出的目光像是出神着一般轻飘飘。

  “好痛啊…!”他一下子窜起来捂住了自己的后颈,“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吧?”

  “……什么?”薄薄的羽毛扫过似的。

  低语了一声,你轻轻掀开漆黑浓密的眼睫毛,看了这位白色的神明一眼,“我才没有呢。”

  脸上的神情令人看不出真假。

  “没有?”神明被阳光染得俊秀雪白的眉眼抢先一步弯了起来,嘴角的笑意轻快,“审神者小姐这一句话是谎言。”他笃定地说。

  “神器产生恶意的时候,所属的神明可是会被【恙】侵染的。”

  这份由恙而生的痛意,不就是对你的恶意的最佳佐证吗?

  神明鹤丸国永反问道,解开白衣、露出了自己的后背。

  他显得很瘦,背上分布着几块纤细的肌肉,漂亮的肤色似雪,有像是会飞走的凸出的蝴蝶骨。

  然而从脖颈漫延下去,就是黑色的恙了。黑与白的强烈对比,仿佛是黑漆漆的莲花纠缠住他精致的一段脊梁骨。用手摸上去的时候,还会有微微的疼痛感。

  并且在愈加扩大中。

  “呀、又是恶趣味吗。”他随之偏头回望过来,有些长了的白发蹭着细细的脖子。

  不会痒吗?

  你的手指寥寥抚过他的后颈,“是,我就是在骗你。”

  “怎么了,不行吗?”

  虽然恙这种存在确实很容易暴露你的恶意啊——

  你并不放在心上,只是笑了,朝着他纤薄微红的嘴唇吻了过去:没有暧昧,没有交缠,没有对抗,然后鹤丸国永微微低头回吻了一下。

  温暖的吐息,纯白的眼睫毛像蝴蝶颤了颤。

鲜红的指甲在洁白的肌肤上下陷。

  后背上的恙却变得更深、更为罪孽深重,鹤丸有些痛得从唇齿间溢出了声音,又丝毫不移开头。

  “哈哈~,审神者小姐该不会想让我变成共犯吧?”他用泛金的眼瞳不闪躲地注视着你的脸,一副很自在无忧的模样。

  “那可不行哦。”鹤丸从神社的池子里舀上来一勺水,全部都淋在身上,用来洗去那根深蒂固的恙。

  虽然是真的痛啦…

  他弯着雪白的眉毛,发出了低低的、温柔轻快的笑声。

  同时,黑色的恙也从他的背部慢慢地退散,直至看不出来有曾经被侵染过的痕迹。——所谓的白璧无瑕。

  “每次都要让我这么痛吗?”

  他故作抱怨、直直往后方倒去,然后正中你的怀中,一身光洁的骨肉匀称,腰线漂亮。

  视线带着蓬松的暖意。

  你再次忍不住偏头笑了起来,“嘛嘛,作为需要依赖神明的神器,我可没有让鹤丸暗堕的意思哦。”

  “而且一切都是鹤丸自己心甘情愿的。”

  染着鲜红的指甲划过皮肉,留下了一点点红痕……不掺杂情|欲。

  (待补完)

  

  

一个少数人才能看到的彩蛋,

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放出来或者之后再锁掉。

毕竟已经很满意结局的感觉我也不喜欢发糖(你)

反正完结就删收藏的渣男是不可能看到的!!!

评论(20)
热度(64)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