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二)甜

00

  你未曾暗堕,因为你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可你却比那些暗堕的刀剑还要可怕。

  你无限靠近暗堕的那条线。

01

  “你真让我恶心。”

  “就算是我,被这样说,也是会生气的哦。”你笑着说。

  你用那双触碰过太郎的手触碰次郎,你用那瓣亲吻过太郎的唇亲吻次郎,你用那些赞美过太郎的言语赞美次郎。

  紧接着是永无止境的纠缠,丝丝入扣。

  次郎头上的花魁发钗已经散落,紫和金交错的和服平铺在地面上,他没有反抗,高大而坚实的臂膀俯在你的身下。即使他在你的手下喘不过气来,即使他的两点泪眸如春湖潋滟,他依旧坚持断断续续地轻呢着:“我好讨厌你…”

  “我、真的……好讨厌你啊…”他,犹如一朵沾着酒气的芍药,雨露盈盈。

  恐怕这间本丸就没有不憎恶你的刀剑吧?这句话已经听到了很多次了,这种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老是重复也没有什么意义啦。你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次郎却投过来一个阴郁而复杂的眼神,那双和太郎一样的金眸,除去自身的妩媚艳色之外,多了一分不可言状的冷韵。

  “呐,审神者大人。”次郎太刀不再用平时那种带些撒娇味道的起伏,而是在十分客观、十分冷静地阐述着一个事实。你停下了动作,身体不受控制地朝他看去。那份妩媚的厌恶收拢在他的五官中,像是盘踞的毒蛇,像是末路的荼蘼,毫不留情地朝着你刺出。

  ——“能请你去死一次吗?”

  “!”

  你不知如何是好,不经大脑地脱口而出的是,“可你……”根本……!

“呀啦呀啦~人家是开玩笑的呢。”次郎毫不在意地笑起来,“本丸全部刀剑的性命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人家怎么敢呢~”

  你被他安抚下来。

  但你就是不知怎么地记起,以前夜中月下的他,举着一盏清酒,别过头,嘴角有些丽色:“大将,要和人家来一杯吗~”

  空气中漫着柔软的衣角,有清风拂面,有暗香沾襟。

“嗯~就喝一杯嘛~”

  你只好就着他递过来酒盏的手,浅浅啜了一口。

  花前月下,美人的那截星星点点的袖口,真的很难很难从记忆里剔除。

  或许是此刻付丧神的眉宇间过于偏执和戾气,让你开始觉得,你肆无忌惮的行为可能真的比较危险。

  当时你动用关系隐瞒下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让政府睁只眼闭只眼,是为了保护你自己;但是现在要是照着这种付丧神们黑化下去的趋势,让你有种反而自己上了贼船的预感。

  ——总之,现在报警还来得及吗?

02

  当然报警也只是想想,毕竟谁知道最后被制裁的会不会是你自己。

  讲真的,你一直觉得,你的暗黑本丸还未全体暗堕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你呷了一口茶水放下,然后起身往锻刀室走去。

  这时候你注意到所有刀剑的眼神都变得……有种难以言喻的奇怪。

  或许是不想多一个一起受苦的同伴吧。

  ……之类的。

  至少你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03

  应该是被本丸的刀剑们影响了心情,你在投材料的时候心不在焉。

  嘛,反正你也不觉得这种全看脸的行为有什么需要认真的理由。

04

  本次新出的刀剑是一期一振。

  一生中只有一会的一把太刀。

  「露とおち 露と消えにし わが身かな 难波のことも 梦のまた梦」

  “如露珠飘落、亦同露珠消而逝、即为吾身矣。抑或如难波之事、亦乎繁华梦一场。”

  男子的头发是温柔至极的水蓝色,如同拨开一缕缕水漾,柔美而天真。而他的双眼是要融化了的金蜜色,像是积着云絮,很软很甜。他身着深色军装,衣襟口上烫着的朱红色和金色,显得他挺拔而俊美。拘谨的领口,遮挡住一半诱人的喉结,滋生出禁欲系难言的美感。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他轻轻弯了一下眼眸,整张脸庞顷刻便透出阳光和春息。

“我的弟弟们,还请您多多关照。”

  一期一会啊。

05

  你才想起,似乎本丸里很久没有人对你这么单纯地笑过了。

06

  你被他的笑容迷惑了不过片刻。

  随即察觉到自身的失态,你尴尬地装作理了理自己额前的发。

  嘤。好羞耻。

  偶尔头顶上传来的一声轻笑让你的脸涨得更红让你的头埋得更低。

  不知道是不是应验了“集齐了粟田口48就可以召唤出一个一期尼桑√”的传说,锻到一期的你居然久违地感觉到有点开心。

07

  ——咦?是不是哪里不对?你貌似并不萌这种王子系温柔青年来着?

  算了,不用在意,反正到最后还是会变成本丸其他刀剑男子那样的吧?

  一开始在锻刀室里还很友善,甚至是好感,知道本丸的情况后立马“叛变”,这样的情况,你已经记不清到底遇到多少回了。

08

  你不禁收回了略显柔和轻松的神情,绷紧了脸。肌肤那略显病态的白皙,菱唇那有些寡淡的橘粉,以及长发那无比沉寂的乌黑,你微微昂起头的时候,五官看起来冷淡了许多,宛如神女那般不近人情。

  一期一振的目光先是一惊,然后慢慢化作了名为担忧的情感。他的忧虑,也显得如水流,并不给人压力,缓慢而清净,拍着青色的石头,有些泠泠的声音。

“主将。”

  他像春茶淡雨,润物而无声,浸染了一种透澈的水蓝色。这刻轻声的提问显得有些冒昧,却不影响它的令人安心。

“有什么我能为您分忧的吗?”

  什么嘛,也不过是被你的外表迷惑了。你想,如果是平时的你早就拽过他工整的的领子,用唇间的气息调戏他了。倒也不是青年羞涩的神态不够诱人,但你今天就是完全提不起这么做的兴趣。

  你皱起眉,十分认真地开始怀疑你夜♂御百女的能力(不

09

  (删除)他那副温柔无比的作态,让你感觉到了迷茫。(删除)

10

  “今日本丸变成春景了呢?这却有些不够风雅了呀。”

  樱花树下,纷纷樱花如云如翼,温雅而绮丽的紫发男子,以袖掩住淡笑着的嘴角,叹道。

  他的刀刃仍留着锐利的寒光。

  

我觉得搬运好累啊quq,lof什么的,我觉得自己要入一个大坑了pwp关爱智障作者

没有ooc,就没有伤害(等等

评论
热度(8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