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十二)断

01

  江雪左文字的长发凝结了霜花,是冰原与极光共同调和出来的颜色,极细,如蜘蛛丝般织结在你的身上,从发旋到脖间,再到肩上。你就宛如被泼了一身的星光,再也洗不去。

  你嫌弃地拿开江雪的头发,从他的怀抱里走出来。

  “江雪。”你的声音隐含警告的意味,“你逾越了。”

  “没有下次。”

02

  这时药研已经收刀走过来,开始为五虎退检查起枪伤,乱藤四郎在一旁等候。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对你视若无睹,如幼兽孤独地用小舌,互相舔舐伤口。

  之所以没有其他付丧神发现今晚的战斗,是因为他们用灵力制造了封闭结界。

  这点能力、毕竟好歹也是神明嘛。

  你随便一想,就明白了短刀们如此有恃无恐的理由。

  他们以为到底是谁给他们提供的灵力啊——

  你心下一动,直接阻断了与他们之间的灵力通道。

  ——是自信在躯壳里剩下的灵力消耗完之前就能够杀死你吗?

  你笑意盈盈看着狼狈的他们,温柔地拢着鬓发。

  战斗消耗的灵力,受伤流逝的灵力,没有给予及时的补充,反而被恶意的掐断。对于相对弱小的短刀来说,两者叠加在一起,是如血缠绵的苦痛。混合着他们身体上细碎的伤口,你温柔的笑意,颇有凌虐过后的甘味。

  “没见过枪伤吧?”

  “我教你啊,枪伤——”你从背后拥住药研,用你的手握着药研的手指,探入五虎退大腿上的缺口。

  “是先要把子弹抠出来的哦。”

  你故意压低的喉音,喑哑又妩媚,往复振动时略含轻笑。腻白的指尖,用一种严谨的学术态度撕开血肉,在靡艳的朵朵血花上翩然起舞。

  最怕疼的五虎退呦,咬破了唇。樱色的嘴唇,是红梅溅雪,他几乎要微微泄露出哼哼声,却咬着牙怎么也不肯为此真的呻吟出声。

  冬蜜般的眼眸里,正在蓄出生理性的泪液,饱受折磨且摇摇欲坠。

  可这是毫无意义的泪水,既不含有受害者的哀求,也不含有施害者的同情,单单是痛觉刺激泪腺的产物,并不使人感觉到有任何情绪存在的意味。

  没有人在意这泪水,没有人责怪这泪水。

  可你偏偏感受到药研的颤动,是那种受到过分刺激而近乎崩坏的颤动。

  药研面无表情,就连他本人也没意识到自身的颤抖。

  你以为他会忍受不住,和你动手,怎么说至少也得反手捅你一刀。

  但药研、乱、退,他们统统都很有骨气地不作吭声,沉默镌刻成岩石累累的纹路,对一切不置一词。

03

  失去了灵力的来源,短刀付丧神很快就一寸一寸飞散。

  身为钢铁,却化作萤火。在漆黑的夜空中,涤荡出一圈圈莹绿色的涟漪。

  他们骨子里的隐忍却着实让你有些惊讶。

  “睡吧。”你以手心轻轻掩住他们的眼睛。

  他们随即陷落于又黑又甜的梦境,颈间被注入麻醉的甜蜜,永不再醒——只剩下本体的刀剑斜刺入泥里,犹如荒原里屹立着的皎洁的花。

  斑驳的剑身与无瑕的萤光,似在叩问战场与人心。暮色侵染的岁月潜止于静穆,所有的事情隐而不宣。

  可惜没有萤丸啊,不然这样的场景会更美的吧。

  和你温柔的作态不同,你的内心却是确确实实的百无聊赖。

  说你狐假虎威也好,说你趁人之危也好,说你仗势欺人也好,你暧昧的吐息与话语,最擅长于捕捉虚弱的猎物。

  ——付丧神沉睡了的刀剑现在不堪一击。

  鹤丸国永乘着月霞,衣袍轻轻摇曳,如柔软的云彩降落。他停在你的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

  那些刀与人的争执,在他眼里,也不过是常态。

  “不刀解掉吗?”

  你摸了摸鹤丸的狗头,温声细语地告诉他,这些短刀找个5-4埋了就好了。

  而鹤丸笑了笑,表示一个刀去5-4什么的臣妾做不到,他怕自己会一起被埋在那儿了。

04

  你立即表示那要他有何用,干脆一起埋了好了。

  “那也太无情了吧。”鹤丸的手插|入你的鬓间,抖出那些细碎的萤火,“没有我在你的身边,真的好吗?”

  “实际上,就算你在也没有什么用啊。”你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也把手伸进头发,抓住了他恶作剧的手。对方的手骨极好看,被握在手下的时候,你可以感觉到那起伏。甚至他通透如玉的美丽都像是可以被摸出来似的。

  “刚刚我就被置于危险的处境了不是吗?”

  “——被打击到了呢。”鹤丸整只鹤都耷拉下去,演绎出惹人怜爱的架势。他偶尔用那双灌满蜂蜜水的眼睛,偷偷瞥你一眼,又装作不在意地别开。“我可以保护你的哟。”

  一腔情款,夹杂着白净俊俏的脸庞上朦胧的熏红,落樱纷扬,犹如将溢。

  “别闹了。”你丝毫没有被他的演技迷惑的迹象,一如既往地该干嘛干嘛。

  “乖。把短刀带走。”

  “居然被完全识破吗?”鹤丸不再作态,站起身,“你对‘鹤丸国永’的了解之深可真是出乎意料地吓了我一跳。”

  “我可是很好奇呢,你和‘我’曾经发生过什么。”鹤丸的衣袍拂到你的脸上,如云的气息钻进你的呼吸内。

  又好像是清雅的芝兰,带着鹤丸国永独有的金平糖气味。于凛然的鹤香之间,又穿插着酸甜的果酿味道。鹤丸国永,是一个把凡尘和清冷结合得很好的男人。他轻巧的皮囊下,隐藏的机敏和坚守,并不比任何一把刀少。只是在年岁久远里,保留着的一份稚子之心,仿若苹果酒里绽开的气泡,逗留在舌缝,叫人心跳难忍。

  “等我回来要和我好好讲讲哦——”

  那轻盈的白鹤,一振翅,便于九霄祥云间消失了身影。

  只是那多重香不散。

  ……

05

  所以才说你很了解鹤丸啊。

  你知道那时不是最适合召唤出鹤丸国永,而是就只能是鹤丸国永。

  当然,这并不是出于你对鹤丸的信任,而是出于对你自己的信任。

06

  鹤丸带着短刀离开了,现在这里只剩下你和一直静静注视着你的江雪。

  说实话,你并不觉的江雪从短刀手里护下你的行为算得上救你于深水火热之中,反而你为此十分的不愉快。

  明明短刀迫于亲人受难的威胁,最后极力阻止自己伤害你的剧情更有意思。

  你淡淡地看了一眼江雪,破坏了你的剧本的江雪让你十分的不愉快。

  你干脆无视他。

  那么现在需要解决的,是结界失效后、被短刀气息吸引过来的一期一振。


国庆差不多彻底是个废人啦(躺

不过花丸开播了看到了会动的鹤丸虽然只是OP但我死了prpr!!!!!!

又重新爱上了一遍鹤啊www

评论(8)
热度(55)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