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阴阳师]姑姑,我想当过儿

  “飒!”一刺,一退。妖风流转,鲜红丝带随之飘动飞舞。巨大的白色斗笠纱幕云气般涌动,其间隐约有女人诡丽又凄艳的眉眼浮现。

  这个现身的女妖,亮黄的袖,青蓝的领,木屐长袜,双臂两侧则是轻软的羽毛。

  嘴唇暗红色的,形状丰满过分像是吸足了鲜血,添了几分难言的诡谲妩媚,一点凝聚,一点怨恨。

  姑获鸟。

  “啊…孩子,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以伞为剑的鸟妖开口便是询问她疼爱的孩子的去向,带着幽怨、哀伤、以及女子特有的多情。她的唇沟饱满,口角上翘,仿佛含着馥郁浓烈的香气。发一缕一缕缠绕。

  我可不是孩子啊。

  你面无表情地看着姑获鸟的伞剑刺穿一只只低级妖怪。

  “我的伞可是比剑还要锐利的哟。”

  对外明明是会毫不留情斩断敌人身体的存在,对你却——是因为成为了你的式神的原因吗?

  或许是因为你稚嫩乖巧的面容、与青涩的身材,姑获鸟从一开始便将你归于座敷山兔一类,当做弱小孩童般呵护着:她似乎害怕自己怪异的鸟面吓到你,别了过脸。又特意隐藏自己锋利的伞剑,对着你,压低而缓的声音仿若秋草长满了露水,“真是的、世间的那些家伙,居然让这么可爱的孩子来当阴阳师。”

  …可爱的孩子……?

  ——虽然你后来才明白只要是孩子,连恶鬼姑获鸟真心实意都能地加上“可爱”作为定语。

  当时你傻傻地想着,笑了,不管怎么样,被夸奖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吧。

  “但是,我会守护你,因为这就是我生存的意义。”

  所以说,要怪也只能怪当时你心太大,没有为自己的年龄作过多的辩解,导致姑获鸟更是认定了自己作为保护者的身份。

  这种莫名的感觉多么令人心安啊,以至于让你迷恋起来。

  每场战斗都有姑获鸟,每次姑获鸟都会为你竭力地战斗着——不知何时起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不用担心,不用努力,姑姑会为你解决一切——让你一不小心变成了这般不成器的阴阳师。

  一直站在她的背后,世界的全部就只有她不断、不断战斗的身影,如鬼魅,如剑客。无所不能。

  没了姑获鸟,你什么都做不到。

  某一天你突然出现了这样的认知。

  “我想练其他式神。”于是你怀着某种隐秘而奇特的心情对姑获鸟说,“青行灯、吸血姬、白狼,萤草……”

  是谁都好、让我摆脱这个偷窃婴儿的妖怪吧。

  可是到了这时候你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血统纯正的非洲人,你很弱很废很不堪,你的辣鸡御魂无法令式神们发挥出相应的实力。

  脸狐只突两下,草爸爸沉迷输出、见死不救,兔子套环从来没有对方会变小纸人的设定……

  ——也再没有式神会像姑获鸟那样尽心尽力照顾你了。

  她会在你第一次战斗时,将她的斗笠戴在你的头上,如月光流水的白纱温柔遮住敌人狰狞的面孔与血腥。微风轻轻偷走了她衣袖里的淡香。她展开温暖的双翼保护她心爱的孩子。

  她最喜欢的就是孩子了,无论有多少孩子,她都愿意去照顾。

  你只能装作什么都未发生过般,将姑获鸟放回了战场。

  “可恶的妖怪!不许威胁我的孩子!”

  “都说了,我不是你的孩子。”对着同往常一样为你的御魂你的觉醒材料你的金币而忙碌着的姑获鸟,你突然退出了战斗。神色全然冰冷了,复杂的心思遂破冰而出,狰狞的思念再也掩饰不住,“而且姑获鸟你才和它们一样,……是妖怪啊。”

  是四处拐走别人家的婴儿、惹得婴儿啼哭不止、用有毒的奶水毒杀婴儿的妖怪啊。关于姑获鸟的各种各样的传闻还是你从她自己的口中得知的呢。

  ……姑获鸟没有自己的孩子呢。

  她的迷恋,她的执着,她的疼爱是对着所有孩子的,只是一份天然的母性。

  而你,甚至连个孩子都算不上。

  于是你害怕了,你退怯了,你伤害她了。

  纤柔绵密的双翅,碧色的双目,柔顺而黑的长发上妆点着三支朱红的发簪,鸟面化作的美人面依稀如故。她终于露出了无措的表情。

  她望着你,唤了你,碧华潋滟的眼波,犹如飞鸟冰冷的羽毛掠过湖面,有了细微的情绪。

  “孩子…怎么了?”

  丢下了斗笠,丢下了剑,她想用温情的羽毛触碰你,翅膀上交错的伤口透露出些许温热、蛊惑的血液芳香。

  你一下子躲开了。

  姑获鸟的伞可比别人的剑要锐利得多,而显然此刻你的动作言语比她的伞她的剑还要锐利。由于你的闪躲,姑获鸟的神情恍惚了一瞬,乌黑的秀发被吹得凌乱不堪。

  你从未想过温柔坚定又强大的姑获鸟有一天会这般……落魄。她眉里眼里的情愫,都好似入了陷入了庞大杂乱的泥沼,有了水、有了泥、有了枯萎的草木。伤痕的血液似乎涌动不止。

  你明白说出这些话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大烂人。

  “……你将我宠坏了。”你沉默地回答。

  我不当阴阳师了。

  姑获鸟又轻声唤了一声你的名字。名字即咒,细密的悲伤情愫缓慢啃咬着你的心脏,麻木的痛觉又在发痒。你垂下眼不再直视她。

  “姑姑也觉得还是在人类的世界会比较幸福,不用再战斗,不用再害怕妖怪。”丰腴的唇,多情的眸,姑获鸟盯着自己明显不是人类部分的双翼许久,陪着你沉默。继而难过地、缓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如既往的安慰。

  “不当阴阳师了吧,我也会为此高兴的。”

  她将你珍爱的金鱼捡起放回你的怀抱,她将你残破的纸伞收好递到你的手里,她将你狼狈的模样抹去,她将你怯懦的逃避包容。“我还是想再一次看到孩子的笑颜啊。”

  这是一只温柔的姑获鸟,忍不住让人依靠的姑获鸟。

  任性也没有关系,胡闹也没有关系,她全部全部都接受。就像孩子床头的一盏小夜灯,颜色昏暗柔润,可怜的一点儿温度只为令你心安而留,所以想抛弃便抛弃了吧。

  没关系的。只要曾陪你走过一段黑暗就足够了。

  “开心一点啊,孩子。”

  “都怪你将我宠坏了。”你却忍不住哭了出来。

  只要你需要,她一定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身旁,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奇怪了。

  奇怪到令你泫然欲泣的地步。

  ——“啊…孩子,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今日是十二月的最后一日,姑获鸟又开始寻找对于她来说独一无二的孩子。而你则看到寮中种下的梅已经落了几点嫣然的红,稀疏交映之间有了几分初生的美感。

  这梅、已经可以同她一起看了。

  躲在暗处的你想着,走了出来,“姑获鸟。”

  “孩子你在这里啊,”战斗时英气而妩媚的姑获鸟瞬间柔了眉眼,纤长的眼睫如秋水般静美。她的黑发从耳后掉了一缕出来,“别再偷跑了,姑姑担心死你了,那些妖怪有没有……”

  她念叨着、既关心又紧张的神情也显得很好看啊。

  你忽而温柔地笑了起来,心中奇怪的情感眼看就要溢出杯口了。“我没事哟,姑获鸟。”

  “我并没有受伤。”你忍不住撩起那发,指腹沿着姑获鸟的耳朵轮廓从上至下将它别好。微凉的手指与温热的耳垂一触即离,带着刻意的暧昧意味,隐秘难言的骚动随之才得到片刻的满足。你微笑地看着对方不知所措的表情,同你一般温柔的风吹散你的声音,“我们回家了。”

  你也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可是那远远不够。你想要的不仅仅是作为母亲的温柔啊。

  ——所以啊、不知金銮鹤羽这件嫁衣可以让她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去百鬼绮谭送了个0票人头的文(寂寞地舔触手)

现在发上来不为啥,只为证明的我完结过!我也可以很甜哼哼!

你看我那么甜!那么少女!还送了个人头!还不快亲亲我!(住嘴)

没有姑获鸟x我的粮吃我要死掉啦(倒地不起)

忍痛割下难吃的腿肉(×)


评论(10)
热度(50)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