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ABO)日在ABO10

  

  还有多少人会记得呢,十几年前,贫民窟也出现过一个实力完全不输于苏深的白发疯子。

  ——没有人比艾泽尔更清楚,这个世界是多么残酷,多么不公平。

  怎么会是个Omega呢,怎么会变成Omega呢?从觉醒ABO性别的那一刻起,无论曾经的艾泽尔是多么优秀多么残忍,无论如何——从那一刻起,他就注定是一个废人了。

  他仰着头笑了起来,冰冷的日光灯灯光泻入幸运粉水晶似的眼瞳。

  

  然后在之后的一个月里,艾泽尔被摧毁腺体、被改造身体、麻木地吞咽着药片,手臂上全是打过Omega抑制剂后密密麻麻的针眼。

  

  原来我是Omega啊………、

  接受了子宫切除手术后的艾泽尔,花瓣的嘴唇发出了甜蜜好听的叫声。

  

  “我可是会认真的哦——你该不会以为我生气了吧?”

  “和以前一样、我是在开玩笑,苏深你是明白的吧~”

  艾泽尔盯了苏深的眼睛一会儿,随即甜腻腻地笑了起来,没有经历过变声期的声线多么轻灵。一头纯白的短发贴在他的脸颊上,显得下巴尖尖。

  

  苏深你可能不知道啊,曾经我也有像你一样强大的时候呢。

  可是我却是一个Omega。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艾泽尔,笑容之中微微出现了一些错觉般的娇媚。

  简直就像他已经成功拿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

  

  你都在想什么多余的事啊,我的前主人。

  “哈。”苏深从鼻腔里发出了可笑的拟声词,金色的眼睛极冷。

  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出声否认,一如既往地靠着墙壁双腿交错,黑发落在纤长的脖颈上,“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这里全是Alpha,大可以试试。”

  苏深又想起来了似的提醒道,“还有林恩快点整理宿舍了快点——”

  

  “为什么是我?”

  有什么了不起的?苏深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会被Beta迷惑的普通Alpha。

  期间一直嘴角挂着冷笑的林恩忽然被点到名字,下意识一怔、反驳了一句。随后他的耳朵才迟钝了一秒地捕捉到,百灵鸟般的少年还在对着苏深,亲昵又怨怪的声音:“讨厌、!”

  

  “苏深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

  “我还想在和你待一会嘛。”

  

  “你的百灵鸟?”林恩看了一眼苏深,掺着些安静阴郁的嘲讽,像雨水。

  “不用管它。”

  苏深却直接无视了艾泽尔,继续对他说,神情散漫。

  

  “不是你主动说要做的吗?”

  “不是你说‘我会帮你把东西整理好’吗?”

  “我是这样说过…”

  “那不就可以了,你快点帮我整理物品。”

  

  “……好啦,我明白了,你就和室友好好相处吧。”

  这一次,鸟儿安静了下来。

  艾泽尔居然很轻易地就接受了苏深的无视。穿着欧式衬衫和深蓝小马甲的他,轻轻耸了耸肩膀,准备离开的时候甚至转身朝着林恩露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对了,辛苦你了。”

  

  “所以这就是你需要一个Alpha室友的原因。”

  在大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艾泽尔的身影消失,林恩拿起一个塑料漱口杯,面无表情地就朝苏深的脸扔了过去,语气毫无起伏。

  

  “嗯,啊。”对方敛着眼皮,伸手随意一挡,然后是塑料杯落到地上清脆的声响。

  “怎么了?你生气了吗。”

  “倒也是,艾泽尔确实是挺麻烦的。”

  

  “那是一个Beta。”林恩咬出重音。

  

  “对啊,烦到你了的Beta。这下我和你算是扯平了。”

  苏深似乎是觉得没有意思,把无名指按在嘴唇上笑了一下,蔷薇般的红唇与白皙的手指,表情里尽是散漫冰冷的味道。

  “反正,我们以后就是室友了。”

  

  “………”林恩再次觑了这个弥漫着浓厚信息素、像是明明白白对所有Beta和Omega写着“欢迎来勾|引我”的女Alpha一眼,开口道。

  “垃圾。”

  

  “人渣。”

  

  “花心鬼。”

  

  在这种其他Alpha还在偷偷摸摸幻想着Beta和Omega的时候,苏深这边早就已经是一副左拥右抱、呼风唤雨的人生赢家的模样了。

  就因为……因为什么?他根本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受欢迎——

  

  “去死。”林恩偏开自己纯黑的眼眸,摸了摸袖扣上的银质袖扣,浑身散发出一股阴郁而不爽的气息。

  “算什么扯平了,你还让我帮你整理呢。你自己来。”

  

  “诶,信息素好弱。他真的是Alpha吗?”

  “小声点啦,他看过来了啊。”

  “别担心,我们离他远一点就好啦。”

  “反正他看起来也不强是吗哈哈哈。”

  

  “喂喂喂……,有这么讨厌我吗…”

  苏深朝着林恩笑,一把勾住了他的肩膀,身体往前凑。而林恩一时之间竟然没来得及躲避,过于近的距离让同样身为Alpha的他感到了十分的被动。

  手臂本能性地、抗拒地挥舞了一下。

  

  “没有。”

  “这明显不就是有吗?”

  苏深嘲笑。

  然后她更加用力地捏住了他的肩膀,用一种慢悠悠的冰冷的语气说:“要我说,难道你是在羡慕吗?嫉妒?”

  

  

我太饿了我呜呜呜只好自己再写了QAQ

评论(2)
热度(20)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