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ABO)日在ABO11

  

  该这么去定义“活着”这个词?

  无趣、无聊、无用。

  无底洞。

  

  作为纳尔逊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对于林顿·纳尔逊来说,或许是如此——

  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脸上时常流露出一种淡漠的表情,黑发黑眼,黑衣黑裤,像是能够吞噬一切情绪一样的存在。

  

  没有产生兴味,不会因此感动,对那些自发聚集在他的身边的追随者也是无关紧要的态度。

  但是他仅仅是这样无所谓地活着,就已经是那样一位耀眼得让人想要追随的人了啊。

  

  天才,鬼才。

  脱离了常人能够到达的领域,拥有着多么令人羡慕的才能。

  他却还是那一副厌恶这个世界到想死的表情……

  

  “啊,没有啊。”林顿指了指自己和木偶一样面无表情的脸,“我这是高兴的表情。”

  “因为看到了看起来挺强的人。我表现得很高兴。”

  

  有人便顺着他的视线,远远看到了平民报名处的苏深…………………身上,踩着她的头、使劲往下碾的奥德丁。

  “哦?就那么迫不及待去死吗?”

  

  “…你是魔鬼吗?”

  一位气质温柔如沐春风的Alpha青年,抬手拍了拍林顿的肩膀,似乎是对友人的话感到十分无奈,“没有同学爱。”

  “那个女Alpha也看起来很强啊。”

  

  “只会杀人的技巧,是远不够被称为强大的。修。”

  林顿阖下了眼眸,只是淡淡地说。

  

  “又是你的优秀继承人理论?看,她旁边的,不是你的弟弟吗?”

  青年修依旧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转移了话题,语气如同是在询问着“今天天气真好”。然而随即他感受到手下的人明显一愣,“是吗?”

  

  “他会和我一个班级吗?”黑发黑眼的林顿用着他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问他。

  “……”

  “噗哈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反应啦,林顿。”修笑得不行,弯下腰之后掩去了他的神情,“是羡慕?嫉妒?”

  

  “是警惕,是在意?你现在就像在对待一只路边的流浪猫。”

  “他当然会和你一个班级了,毕竟他也是‘纳尔逊’之一嘛。”

  

  除了,

  修没想到那天那个女Alpha,居然也能够进入到A班。

  

  这可是基本上已经被上层贵族完全垄断的、帝国学院的A班啊…

  最顶尖的教师资源,最苛刻的准入要求,最严酷的训练力度。

  如果想要成为其中的一员,没有努力不行,没有才能不行,没有机遇也不行。——也只有上层贵族阶级,才会有这样优越的基因,才有有这样优质的教育。

  

  平民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唔,似乎是很厉害的样子。”

  苏深用手指随意点击着光脑屏幕,好奇地尝试各种新功能,眉眼间流露出了漫不经心。而林恩·纳尔逊远远地坐在了同一排座位的另一端,眼神阴郁中带着疏远。

  

  “只有贵族掌握着基因和资源,才能配得上A班的高度。”

  “说到底,平民的努力是有限的……”

  “听说,你还是拿着纸质通知书来报道的。”

  

  过了一会,苏深毫不在意,林恩却好像终于忍受不了,打断了这一位贵族学生的“介绍”。

  他动作优雅地起身,却给人连绵雨季一样不舒服的感觉,“你以为,一个用【例外的】纸质通知书入学的家伙,有什么理由不会在A班?”

  

  闻所未闻、

  不是和他们一样的录取通知信息,而是一份纸质的录取通知书。

  更加异常的是,今年前来出任A班班主任的前一任“最强之人”,奥德丁·怀特——一定会发生什么。

  

  一定会有什么要发生。

  林恩攥紧手指,死死盯住了从教室门口进来的黑发继承人,意识海里像是还流窜着痛楚。

  他想不到那个时候,男人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他便吐了一口血,精神力识海几乎碎裂……

  

  即使林恩这时候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移开了视线。可是他的身体还是生理性地颤抖着,恨意几乎要瞬间溢出。

  它冷静不下来。

  ——“耐心一点。”一旁的苏深头抬也不抬地说。

  

  “潜伏要久一点。”

  “伪装要真一点。”

  “先骗过了自己……最后才要狠一点。”

  

  她低低的、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明明隔得不算近,却是那么的清晰、清醒。林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一瞬间的剧烈的停滞,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失去了所有情绪。

  被牢牢控制住了。

  

  因为那后面代表着权利、手段、欲望。

  名声、金钱、地位。

  以及,不自信。

  

  林恩所渴望的一切,林恩所恐惧的一切。

  

  “你很好,林恩。”

  “你要不要试着去叫一声哥哥?”

  

  “哥哥。”

  少年同样是黑发黑眼,不小心跌了一下以后,仍旧朝着林顿走来。他表现得有些紧张,一身令人不舒服的连绵雨季般的气质被弱化,只显出精致脆弱来,不像是有攻击性,不像是需要警戒。

  ——对着林顿·纳尔逊,林恩想起来苏深那只小百灵鸟的优美音色,才缓缓地开了口。

  

  

…………原来……我还会……写文啊……(突然震惊)

评论(2)
热度(1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