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清婶】喜爱

  ※@森谷涉子 的生贺,虽然没油开不动车了但是十六生快!!

  ※加州清光×女审神者,小甜饼了解一下?

  

  他的手臂从后面慢慢地缠上了你的脖子,藤蔓上的花般,晕染着花汁蔻丹的指甲也显得十分好看。“主公?”少年凑在你的耳边,倾吐出的声音,带着一些欣喜的诱惑。

  你放松下了肩膀,没有说话,任由自己被他充满技巧性地按摩着。

  “主公今天很累啊…”加州清光挑起了眉毛,突然低头舔了一下你的耳根。湿湿的,温温的。

  接着在你“嗯???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表情面前,他只是悄无声息,在眉眼间绽放了一个艳丽而柔软的笑容。

  像是肯定了你不会责怪他一样——整个过程都是那么的突然。你不禁动了动身体,想要摆脱清光缠着你的手臂,“干什么啦?”

  “那主公是怎么了呢?”

  “不过是昨晚做考试题库做到十二点半,结果”

  考试根本没有考那个题库而已……你接下来的话语,在他接下来的动作下,完全说不出来了。

  “干什么啦!”

  加州清光,一把你平时过分宠爱着的打刀。他用纤薄艳红的嘴唇贴着你,放肆地对你又舔又咬,手指则隔着衣服摸过你的腰部。简直就是一副显露出平时里被过分宠爱的样子。你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啊,然后你的下巴、喉咙、锁骨、肩膀,全部落上了漂亮刺目的吻痕。

  留在吻痕上面的水渍是那么漂亮,却也是那么的危险和充满了诱惑。

  “Chu~”加州清光流露出了一些心满意足的神色。

  “都是口水了!”你努力把衣服的领口重新扯回肩膀上,努力离远一点,让自己不要对上清光的眼睛。“我、我我下周可是还有考试的啊!”

  ……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

  或许是太过慌乱了,都在胡言乱语了吧。

  “明明已经是审神者了,为什么还要苦恼着学业——?”清光再次对你笑了笑,十根染着殷红的手指摄魂夺魄,又有些可爱,“要熟练使用我才对哦?”

  好像也没错,反正都有了审神者这个铁饭碗?

  “我不要T^T”

  “清光,去去去。”你立即做出了用来驱赶小动物的手势。

  ……结果你就被一下子握住手,捏着肩膀拉了过去。

  打刀少年的身形是极其纤细的,身上带着一点微妙的浓烈香气,胸膛却是有力的,心跳一声接着一声。黑与红的打扮配色,美丽的美人痣,高跟鞋,耳饰,都是你喜欢的地方。更别说是他黑猫一样的性格了。

  你好喜欢加州清光啊。

  所以这一刻,你才不敢看他,不敢看进他的眼睛里。

  加州清光是你长期固定的近侍,是你的初始刀,这能说明什么?你喜欢着他吗?他的眼睛微微黯了黯,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被那么多刀剑喜欢着的你会喜欢我吗?

  加州清光游刃有余的笑容似乎是慌乱了。

  “嘛,好啦。”你一直垂着眼,随后自顾自踮起脚亲了一下清光的面颊,希望他放过你、不要在这个时候缠着你了。“就这段时间好不好?我真的要复习嘛。”

  少女柔美的黑色眼睫颤了颤。

  ——可是被允许的这份亲近又该怎么说明呢?

  可以亲吻你,可以拥抱你,可以牵起你的手慢慢交握地在一起。

  这算是什么呢?加州清光眼底流动出美好温柔的赤色。

  

  

没错,那个做题库做到十二点半却做了个假题库的,就是我QAQ!!!

突然知道的生日,勉强赶上了……啊啊啊酒酒可以回去咸鱼了(不是)

评论(12)
热度(100)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