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奏

01

  槅门被拉开,陈旧了霉烂了的木头发出古怪的叫声。

  吱呀吱呀。

  “……大哥。”那是极其轻慢的一声,酒盏碎裂了,漂亮色泽的双唇嚅动。发声的过程不甚顺利,兄弟之间的情感已经被稀释成滞涩的音节,毫无意义,乃至到了怠惰的地步。

  “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美人次郎,伸出手仿佛在渴求什么,他靠近,罪恶的骨头顺势在他的面容上分化开来。

  或许是因为次郎太刀巨大的体型,又或许是因为连绵的雨季和阴郁,房间地板也发出吱呀吱呀的鸣泣。一步接着一步,狰狞而乖戾的骨刺遍布了次郎的身体各处,却在花魁的装扮下,硬生生塑造出鲜血淋漓的美与痛感。

  一瞬间,红颜枯骨。

  “哟,这不是次郎吗?”在这急转直下的情势下,只有你还维持着愉悦飞扬的情绪,无所顾忌地轻笑。

  “这就要暗堕了?……”

  然而次郎太刀从始至终注视的只有太郎太刀,“我只想要和大哥生活在一起而已……”这样、仿若塑料花般扭曲而坚强无比的美丽,遮掩下雪白的骸骨露出身形。

  “次郎…吗?”太郎清冷似雪的神情毫无变化,与斑驳的红妆构成了奇异的禁欲气息。“没有人使用的刀,就等同于不存于在这个世上。不是吗?”

  所以现在我不过是要回到我应该在的神社里。

  他说,次郎,不要暗堕。

  而只有面对这般沉稳可靠的大太刀兄长,次郎太郎才能做到像个孩子般无措。他完全听不见所谓的劝诫,继续多余地猜测着,“是不是、是不是我没有将大哥从审神者手中保护好……”所以心怀怨恨了?说着次郎极为戾狠地看了你一眼。

  这时他完全没有了作为酒鬼时的豪爽、作为花魁时的俊媚,反而密布毒刺,暗藏对他人的险恶用心。焦躁、忧郁、痛苦而深沉,暗堕化带来的强烈情绪摧毁着他的理智。

  一如众多刀剑那样,他第一时间责怪起你。

  “那我将她斩杀了,好、不好?”他脸上褪去了所有的温度,浮现起大雾,梦如鸦片一样蛊惑。

  “对!杀了她!”

  刀剑特有的杀伐之气,倾巢而出。平时精致华丽的伪装不再有,平时贴心细致的作态不再有,只余下刀器钢铁的冷硬。铜筋铁骨、铁石心肠,那是在战场上才会绽放出的最疯狂姿态。

  至于被无辜波及的你,最大的动作不过是,蓦地想起来当你用那双触碰过太郎的手触碰次郎时,用那瓣亲吻过太郎的唇亲吻次郎时,用那些赞美过太郎的言语赞美次郎时。

  “我呀,和大哥不一样,还是比较世俗的呢。”曾经有一次艳丽的大太刀忽而说出了这样情绪微妙的话语。

  是嘲讽还是自嘲?是嫉妒还是自卑?对着向来豪放散漫的好酒付丧神,擅长剖析人心的你第一次未能完全解读出来。

  于是此刻你情不自禁地掩着唇、嗤笑了一声。仿佛事不关己。

  有什么好怕的呢?一把方寸大乱、乞尾求怜的刀罢了。

  “如果次郎你有这样了不起的能耐,那不妨来试试。”面对一场场居心叵测的刺杀,你眉眼里从来都蕴满了表示瞧不起的信息。这一次,也不例外。你抚了抚暂且有了些褶皱的袖边,一举一动都颜色浓郁鲜活,流动充满喧嚣和动态的情绪。

  太郎太刀微不可见地沉默、叹息了一瞬。又一次好好声明了一遍,声音冷冷清清,没有丝毫艳色。

  “次郎,不过是我对这尘世有些厌倦了。”次郎看见他那被长久供奉在神社里的高贵兄长,微微仰起了头,眼神古老且沉静,似乎容不得一点尘埃。

  ——分明是你自诩远离尘世,而我选择沉沦俗世。但我都未曾疲倦,你又怎么能先离去?这样的现实根本无法容忍。

  不过是审神者。

  已经被审神者传染了卑鄙的手段,怀着这种莫名的心情,次郎太刀又似乎分外难过地哀求起来,“留下来,大哥。”

  不过是审神者的玷污,为了我你要留下来,太郎太刀。你真真切切地听出了这样的意味。

  每一把刀必定有一处绝对不能动的软肋。比如加州清光的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的冲田总司,一期一振的粟田口短刀组,粟田口短刀组的一期一振……

  又比如:对于现在的太郎太刀来说,是次郎太刀。

  让他变得这样异常的犹豫不决、进退两难。

  “你们……该不会以为这间本丸是随意刀解就刀解,随意暗堕就暗堕的吧……?”仿如鬼魅,女子魅惑而聚散不定的声音爬入他们最脆弱敏感的耳蜗,胡搅蛮缠。

  终于被惊醒,你的言辞,漫延或蜷缩在他们的身体里,温顺、沉默又危险如母蛇。

  虽然这时你对刀剑的无耻胁迫就显得顺水推舟,让他们的和解水到渠成了。

  但你的本意并不是好心好意地帮助他们。你只是为此感到好奇心十足,时刻准备为情节发展做出拍手鼓掌的行为。

  然后,鲜艳的、挣扎的次郎太刀终于拥抱上他一直温情而妥协的大太刀兄长。

  「次郎太刀那样子还是比较偏向尘世的呢。相对的,我却…」

  次郎和太郎都无意识羡慕着对方尘世的模样,疏离或沉沦,两个极端总是对彼此有着极致的吸引力。成为对方、或取代对方的恶念偶尔闪现。——怀着隐秘心理的齿轮逐渐互相咬合,唯一的区别或许是次郎太刀的这种心情更为强烈更为可怕一些。

  你看,这不是?普通刀剑刀解之后,还可以再次变为付丧神在其他本丸相遇,但暗堕化了的他已经失去这份轮回的权利了。如是就轻易地逼迫妄图独自远离浊世的神刀兄长留下来了。

  即使,太郎太刀仍旧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还要继续和这些丧失最基本判断力、被爱恨欲念纠缠的付丧神们一起,守着这个腐烂的审神者。

  于是在这一刻,你忽而理解了,这间本丸的状况,可怕的不仅仅是付丧神和审神者之间的纠葛,还有付丧神之间紧张的关系。

  你,不是在顺水推舟,而是在推波助澜。

  你无比清楚地看见,拥抱着太郎、也被太郎拥抱着的次郎手指放在对方致命的后颈处,掩映在多情胭脂下的眼神有着蜥蜴般冷漠而多变的温度。他甚至有心情朝你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表面上是如此的痛苦,但坦白说,次郎太刀现在所做的,不过是心里有一座冰冷的天平,他清醒着,不断往上面添加筹码。——身着女装,次郎太刀学到的不仅是女性的柔媚,而且更多的是女人无法改变的妒性以及技巧。

  他艳装下不时暴露的修长双腿,只不过是在引诱曾引诱了他的审神者。

  大哥,你看世间动荡了呢。


评论
热度(22)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