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八章 加州清光(三)

  女孩子的手指被咬在舌齿间的时候会不自在地挠动,明明无措又畏怯,但是她偏生要克制自己的退缩任由他作为。

  而加州清光就如小猫小狗一样,依恋地、表达爱怜之情地准确舔舐上她的指尖。

  一点点、啃咬。不含情|欲地、却分明带着深沉的不可抑制的渴求憧憬之心。

  就像一只饿狼不伸出獠牙地舔舐绵羊,可笑的安抚举动。

  也不知何原因,他仿佛天生怜爱她的手指,自来到这间本丸起,每日胜于无聊之事便是将她的手指含入嘴里。

  如婴孩情愫般吮吸不止。

  等那种少女的纯洁芬芳弥漫上来,像是闷湿的雨季困住他的心跳节奏、神经感知、血液流动。等感受到她的软绵绵、甜丝丝,她的一点力度都没有却像是勒紧了他的喉咙。

  只有等到这样的情动之时,加州清光才会偶尔不明原因地生出恶狠狠的情绪,想将舔手指的亲昵小动作变成淋漓撕咬的猎食行为。

  随之报复心一样的隐秘快意大肆席卷他的全身。

  但立即加州清光又牙根里含着她受伤的手指,几近心疼。

  他后悔于自己和第一把加州清光剪不清、理还乱的错乱感,后悔于自己身为第二把加州清光这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身份。后悔于自己冥冥之中的恨意。

  他,太不好上手,极有可能是一把会噬主的刀。

  反观审神者却是一副自己生来就是为了受苦的神情,面对他的放肆向来慈悲,忍让,承受。

  一次次、微笑着纵容他的恶行,就连过度的索爱请求也可以被接受。

  “审神者,你被我咬伤了。”加州清光一张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里漫延着无比腥甜的干渴。他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游刃有余,以往娇媚的台词和清澈的嗓音都带上了沙哑,难以形容的奇怪情绪见缝插针地穿插在每一个词眼里。

  ——那不是爱情。『加州清光』是懂爱的。许多个加州清光爱慕着许多个审神者。许多个审神者也爱慕着加州清光。所以此时此刻他能清楚那种情绪不是爱。

  我并没有爱着她。

  但许多个加州清光却不清楚那不是爱。

  他们争先恐后地告诉他,欺骗他:加州清光最渴望的就是主人的疼爱了,为了被疼爱,即使用爱情作为代价他也可以交付出去,即使要他相信自己爱上人类他也可以毫不犹豫。

  即使践踏他身为名刀神明的高傲骄矜也请随意。

  “清光最喜欢审神者啦~”

  谎言重复一千次可以变成真实,真实重复一千次亦可以变成谎言。

  加州清光一次次情绪不明地调笑着,沾有颓靡挫败色彩的味道。

  而那时,懒散的午后和风微拂,日光暖和柔驯地染满了她栀子白的侧脸。她的两颊染了一些不安忐忑的花般红晕,轻轻地,

  “呜。请别再逗弄我了。”

  加州清光轻笑了一下,听话地停下妄图更深入一步的动作,细致柔亮的黑色长发交织在清瘦的胸膛前,艳丽的衣襟稍开,隐约之中出现的美人痣更是风情无限。

  不。永远都不够,我永远逗弄不够你。

  “难道是清光不够可爱吗?”

  为什么要拒绝我呢?

  加州清光咬上她樱花粉的颧骨,表情故作的凶恶无比,实际上却离开得轻巧,只留下浅浅的牙印和一圈滋润的水渍,宛若清风拂过。

  只剩下吮吸之时忽高忽低的微沙的男音仿佛还绕在耳边,让审神者少女还飘忽在云里,心痒痒的暖和。

  “清光可是都有好好在打扮自己的。”加州清光弯弯的眉眼涂抹着她从万屋里带回来的手工胭脂,酥软的情感浮动,每一处皆是精致动人,“河原之子没准意外地了解这样的事喔?”

  她冰淇淋气味的香唇被他的食指摩挲一下,半阖的狭长血眸注视着、意味深长。仿佛一切轻车熟路。

  但在她的注视下,他不到几秒就败下阵来,苦涩的滋味弥漫在口腔内里。

  “哈,还是算啦,我今天还是出阵去好了。”

  她这样温柔并且对所有付丧神一视同仁到冷酷的地步的主人他是永远碰不到的。

  他能做到的,任性撒娇讨到的、仅仅是维持生存分量的疼爱,都是不合情理的,都是过分的。

  但这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加州清光质问自己,固执沉默的嘴角,上挑勾勒的红眸尽是恋慕。

  加州清光只是想要疼爱罢了。

  这样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只是想她在看到他拿回来的“誉”的一瞬间,微微克制不住地流出一些惊讶欢喜。

  足以让他附骨相随如毒疽,让他把毒药吃作蜜糖。

  溯行军啊,不过都是他用来讨好她的道具。和男生用来讨好女孩子的一些糖果是同样的性质。

  既然美丽的装扮不能停留你的目光,就让荣耀加之我身,博伊一笑。

  多好,为了她而无所不能。

  明明加州清光因为她心中涌起了美好的愿望,温暖充满了整个身体。

  “那么,放手大干一场吧!”加州清光,举刀,仿佛真的锐不可当。

  他怎么可以死在战场上呢——

  那是一支异常庞大的溯行军队伍,黑压压的改写了天空。

  一百?三百?五百?加州清光数不清。

  “我还要回到她的身边!”加州清光不甘道,直直勉强自己受伤的身体向敌人劈斩过去,眼神戾狠无比,血腥飞溅,一时间战场上只剩下无情的刀光剑影流窜。

  “盯着我裸体的混蛋们……去死吧……!”

  暗堕溯行军躲都没躲、直接以相同的冲田流招式返还,刀光将落在他身上又被他下意识地挡住。加州清光看着这些攻击他的执念深得疯狂、深得绝望的溯行军,突然冷汗直流。

  这是怎么回事!

  尚未完全剥离的红指甲,陈旧破损的艳红围巾,落在骨刺里的金色耳夹,乱糟糟的黑色小辫子……

  这些特征散落在各个敌方刀剑身上,使他不得不相信。

  那一把把,都是加州清光啊。

  “主……”

  宛如出现了机械故障,一大片溯行军朝着他的本丸方向、轻声地唤出那个平时掖着藏着、珍之又珍的称呼,仿佛冰冷的一生里都有了些许的热度。

  同时来自灵魂深处的不明认同感,让加州清光产生了一种自己就是其中一员的错觉。

  “我是加州清光哪。”

  原来加州清光,原来他,真的是一把会噬主的刀啊。

  第二把加州清光听到冥冥之中熟悉又陌生的呼唤,从锻刀炉里走出来了。

  “你是我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或许那个时候就已经一切都迟了。

  ……

  他拿着他几乎为此送命的誉回到本丸,推开门,看到正与一期缠绵的她。

  绞痛蚕食他的胃。

  


 

二振清光所处的才是主线时间轴qwq上章最后也真的有讲过锻出第二把的事!

清光“意外懂很多”的性暗示真带感啊——

不过审神者所承认的清光只有最初的那一把,所以二振每次自称“清光”都是扎心了老铁。

笨拙地衡量着刀片与砂糖的比例(倒下),我这么努力快夸夸我啦!

 


评论(7)
热度(54)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