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九章 溯行敌军(四)

  加州清光自下而上地看到了低垂着眼睫的她,神情浅浅淡淡的,像朵嫩叶,尚且长着绒毛,绵密又柔软,勾起惜花之人的无限爱怜之心。

  啊、她真好。

  她那么好。

  “怎么啦?加州先生。”

  她看着他,眼神里除了一如既往的温暖柔和以外,又仿佛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细微的差别。

  他的心不由地发颤了一瞬。“怎么、又叫我‘加州先生’了呢……”

  加州以抚慰的手指,抚摸上她微乱的发丝与之优柔摩擦。他多希望自己能够爱怜她,却总是止不住更加满足于自己被爱怜的现状。

  “我,河原之子,会好好打扮自己的,所以……”

  用着最昂贵的指甲油,一丝不苟打理着光泽柔亮的头发,精心保护着自己所以极少出阵。

  “……也请爱着我吧。”

  怎样都可以,

  永远踩着妩媚的高跟鞋,努力节食保持着纤细的身材,像个敏感善妒的女孩子般一次、又一次地询问着是否被爱。

  【怎样都可以】

  魔咒囚禁着他。加州清光垂下头,令人心碎的悲切表情亦是戏码。

  “清光,你不必这样的。”她愣了一下、含着轻柔的叹息声地改口,声线都放得葡萄酒似的馥郁醉人。他一如既往地为她唇齿间的美妙咬字痴迷,只有她下一次、每一次、不经意脱口而出的“加州先生”才会突兀地叫他胸口绞痛。

  “清光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少女适时地笑了,甘甜的河流在她的梨涡边激荡回转,稚嫩迷人。加州连忙凑上去亲吻,带着缺爱者的不知足的渴望,小心翼翼。

  “审神者是爱着我的吗……?”他终于颤着声音说道,鲜艳娇气的言语方式不再。

  加州清光,其实是把太害怕自己锋利的刀。

  紧接着这种决绝这种自卑持续发酵。只要披着那么艳丽、热烈、飞蛾扑火的外表,他,他就还可以继续努力接近她啊。

  自身就像一只被火光引诱而燃烧殆尽的蝴蝶。

  “清、光。”她唤了他的名字,不由地,两个来来去去的发音令加州清光有种奇妙的感觉。他再望着她眼睫无意识地颤了颤,如雪般簌簌。

  ……这孩子哪,怎么连撒谎都做不来呀。

  “不是,不是那个他哪,”

  “站在您面前的、是我啊……”

  加州清光将审神者困于双臂与墙壁之间,令她只能依靠在他的肩膀上,沙哑的男性嗓音暗藏着强烈阴暗的占有欲。然后异常黏腻甜蜜的吻,勾连唾液,用以溺水。

  动作再温柔内里都是属于刀的凶戾,身体再冰冷内里又是掩饰不住的爱慕。

  纤丽弱小的少女做得到的也仅仅只是,挣扎着上下起伏胸口,喘息着表达着微弱的抗拒意思。淡淡的雾水使她看起来既纯情又可怜兮兮。

  “请再别对我露出那种悔恨又苦涩的表情啊。”加州清光苦笑了一下,随即白皙的皮肤上像是打翻了墨水,逐渐地染开冰冷浓黑的斑纹。

  为了被她更多地疼爱,他就可以继续努力下去啊。例如削去自己坚毅的棱棱角角,例如媚化自己锋利的表情言语,例如此刻偏着头笑得柔软又明媚。“——求求你,看到我,好不好?”

  又有无数骨刺破开了表层,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不让任何锐利接近她。

  “清、清光!对不起,我那时……怎么会刀解了你呢……”

  看着“要变得世界第一可爱”的加州清光一步步地,沾染上污秽、变得丑陋、暗堕。审神者少女抓住他的衣领,手指紧紧地,深深地,一点点,滑了下去。

  ——“对不起,加州清光。”

  红瞳黑底的溯行军刀剑蓦地清醒,睁眼,无机质的机械眼睛麻木地四处扫视了一遍。一直以来,陪伴他的就只有腐烂罪恶的战场、瑟瑟的秋风秋叶。

  以及甘美得让他疼痛的关于她的记忆。

  他是她的第二把加州清光,亦是她的第一千三百二十七把加州清光。

  而他的伙伴,一支队伍庞大的暗堕溯行军,是她的“一千八百六十四把加州清光”之中的“一千八百六十一把加州清光”。

  除去第一把清光,除去现在的第二把加州清光,他只是这一千八百六十二分之一,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并且甘之如饴。

  这把溯行敌刀淡漠地开合了一下眼皮,忽而就有悲伤偏执的情绪无法抑制地溢了出来。

  “清光。”少女笑靥如春花,倾城的日光曾毫不吝啬地洒了她一身。

  “——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加州清光,加州清光,加州清光……

  鬼哭的夜晚毫无生机,冷风仿佛吹来了这样呜咽空洞的声响,一双双血腥之目,和他一样,因为感到痛苦和美好而同时自黑暗处醒来。

  所感、所想、所知皆不是梦。——暗堕刀剑怎么会需要睡眠?

  这只是他们对她如出一辙的、血肉的黑色花朵上滋生的执念。

  是的,一千八百六十二把,他们都曾是她的第二把加州清光啊。

  ——他们都是一把把“为了改变历史,舍弃了自我,成为溯行军”的她的加州清光哪。

  也正是因为他们一个个都抛弃了“第二把加州清光”的身份,回溯了时间,所以才会出现那么多“第二把加州清光”。

  说到底、怎么会有第二把加州清光?

  这是一个复杂的、没有答案的问题。但又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不过是,

  为了隐瞒刀解了初始刀的恶行,审神者锻出了第二把加州清光。

  而清光亦不放心自己被刀解后的她,命令刀匠锻出一把自己送给她。

  都是荒唐人哪。

  所以他又有什么理由要插足其中呢。

  他刚想放弃,一发声却是突兀的一声,“主……”

  那种甜腻的,仿佛唇角不小心沾了糖浆的呼唤,就像他在努力地等候,又像是在索求回报。

  ——他何尝不是荒唐人呢?因为无论如何都不甘心于她的心有所属,所以担负起了改变历史的荒唐罪名。

  为一个娇柔如茶花的少女审神者而愚痴的『加州清光』,此刻又甜又腻,整个心里眼里都充满了向她撒娇的欲望。

  微弱的一些渴,在蚕食着他们最后残留的一些爱。

  还用思考什么,还用顾虑什么?

  只需要她讨要

  一点应有的糖果。

  于是许许多多的溯行军朝着第二把加州清光扑上去,想继续改写他们与她的曾经。

  是的,“继续改写”。

  烧了那间孤儿院,她便除了当审神者之外,无家可归;杀了其他审神者,政府的审神者职位,便非她不可。

  她对谁笑,他们便摧之毁之。

  她锻出谁,他们便取而代之。

  他们改写了那么多那么多,她却链结了后来的每一把加州清光。

  “只需要一把我的清光就够了。”

  ——不要!不要!不要!!!每一轮每一把都开始嘶喊泣血。他们开始怨恨最初的加州清光。都是他抛弃了审神者,都是他背叛了审神者,都是他的温柔的错!

  可是再怎么样,他们都不敢改变第一把加州清光。

  “刀匠先生…,请给我锻出一把加州清光。”

  “刀匠,之后让她锻出我。”

  是第一把加州清光温柔到连自己都不理解,才会有这样丑陋的他们。他们才有机可乘。

  没有他就没有他们,所以他们无法对他出手。

  那溯行军们到底要改变什么?抛弃了“第二把加州清光”的身份、落到这样的下场他们是为了什么?

  他们不知道他们忘记了,他们只知道他们要继续改写她。扑向她,遇见她。

  ——历史修正主义者如今仍在不停地战斗,就是因为他们一直未能得到他们想要的。

  ……

  “加州清光是我的刀。”少女微微上扬的嘴唇吐露,花繁香浓的暖气流随之侵袭了刀的寒冬。雪化了之后就是春天。然而她知道么?

  第一把加州清光想保护她。

  第二把加州清光想毁灭她。

  许许多多的加州清光在等待有一天他们取代他。

  他们都是加州清光啊。


↑真正的篇章名出来了,清光篇终于完工啦。

刚好契合了【有很多刀都叫清光,加州清光不止一把】的历史原型梗诶w

然后,写完突然有个可怕的念头,你们猜猜上章回到本丸的清光是哪把呢?

话说 @妖祀 太太准备把莺丸章改成漫画,这一次我不能忘记声明授权不能忘记不能忘记。

……呜。投喂我的评论还没热好吗(喂)


评论(8)
热度(42)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