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五)他们选择放弃

  

  “‘身不动,黑暗能否褪去,花与水’,”他眼底不带情感地垂着眼睛,嘴里慢慢吟了一首俳句。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俳句呢,审神者,你认为如何?”

  

  “安定!”加州清光变得紧张起来,暗红的眼眸移向一旁,因为他不敢去看周夭此时的表情了。

  这是所有刀剑公认的、不能在现主人提及的话题吧?

  再融洽的关系都会因此出现问题吧?

  

  “大和守先生原来是想见这个人吗?”

  ——毕竟这是关于前主人的事啊!

  周夭将目光落在温柔苍白的樱花上,整个人微动,像是水面终于泛起了水波,有些茫然地问着安定。

  原来她也是想见那个人吗?那样的心情、

  “如果是问我的...

5 39

【刀剑乱舞/清婶】喜爱

  ※@森谷涉子 的生贺,虽然没油开不动车了但是十六生快!!

  ※加州清光×女审神者,小甜饼了解一下?

  

  他的手臂从后面慢慢地缠上了你的脖子,藤蔓上的花般,晕染着花汁蔻丹的指甲也显得十分好看。“主公?”少年凑在你的耳边,倾吐出的声音,带着一些欣喜的诱惑。

  你放松下了肩膀,没有说话,任由自己被他充满技巧性地按摩着。

  “主公今天很累啊…”加州清光挑起了眉毛,突然低头舔了一下你的耳根。湿湿的,温温的。

  接着在你“嗯???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表情面前,他只是悄无声息,在眉眼间绽放了一个艳丽而柔软的笑容。

  像是肯定了你不会责怪他一样——整个...

【刀剑乱舞/男神×你】生理期

  

  一期一振的场合

  小狐丸的场合

  信浓藤四郎的场合

  鹤丸国永的场合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五虎退的场合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山姥切国广的场合

  

  你侧着头,将耳朵缓慢浸入水盆,看到漆黑细软的长发像水藻一般在温水中分散开来。

  呼——。

  你感到因为生理期很久没有洗头的难受不见了,全身的毛孔完全舒展,不禁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槅门被推开,你和一头小鹿似的,有些受惊地看了过去。

  身穿内番和服的单马尾少年站在门口微笑,手里捧着一盆热水和几条干毛巾。他的后背被微薄的阳光里晕染着,笑起来时脸上的泪痣看起来清秀柔和。

  ...

[恋与制作人]恋恋

 白起×我

  

  高中时期的白起,像柏树,身体健康修长,晕染金棕色发丝。

  又有着扎根深深的凶戾血气,打架就算是以一敌十,也丝毫不落下风。

  那时候我不了解他,只是每次都以为他是来收保护费,和那些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一样。

  之后再相遇,他已是一位处事十分冷静、业绩十分优秀的特警,我也正在为拯救我的节目努力着。他是时不时要跑到公司来的,有时候是作为《发现奇迹》的嘉宾,有时候只是想……看看我。

  “想看看我”,又是什么样的程度呢?

  白起这个人不太会讲情话,是真正的钢铁直男。遣词造句里里外外都是强势的味道,他却说得很认真,笃定直接,“不许看别人,不许离开我。...

29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四)不好上手的他

  

  并非可爱,并不可爱。

  周夭那双青绿唯美的眼睛里,充满了要溺水的温和。

  完全就是在犯规啦。

  

  “………其实也没那么可爱啦。”加州清光用手背挡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眼睛微微移开,嘴里发出的声音小声极了。

  我只是会装着撒娇而已。

  黏糊潮湿的调子,犹如修剪了尖爪后的猫咪对着主人挠了挠,透露出一点点的轻快。

  他像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一般勾起了落着美人痣的唇畔。

  

  “嗯…,不对?应该夸加州先生帅气吗?”

  “不是啦、‘可爱’就可以了!”还记得要小心一点、疏远一点,说着他手指向手心勾了勾,微微有些痒有些心动,“只是很开心。”

  声线里尽量...

18 52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三)他渴望被爱着

  

  把我的本丸送给你。

  周夭再一次梦到了,男人黑发黑眼,冷漠沉默,先是凝视她好一会儿以后,才嚅动开苍白而干裂的嘴唇,“夭夭,”

  “拿走那些刀剑吧。”

  “从今往后,他们就是属于你的了。”

  

  可是还有我。

  可是好想要。

  仿佛受到一种冥冥之中的召唤,加州清光不自觉朝着樱花树下的周夭伸手,青涩艳丽的眉眼间流淌着难过,忽然惊醒般猛地身子一悚。

  真是狡猾。他悄无声息地想。

  

  “你不是很想要这个审神者吗?”站在加州清光背后的大和守安定身材清瘦而挺拔,肩膀上披着浅葱色的羽织,语气平静地问。

  “不靠近可以吗?”

  他显得潇洒,像是为了...

13 50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四)番外 恙痛

  你是一位神器。

  【自杀】后被第一任神明夜斗以【真名】赐名后立即解放的,一位稍稍有些特殊的神器。

  这样说可能不能看出来你的【特殊】在什么地方。

  而是应该说——,明明是自杀的你却留有遗憾,才能在死后化作亡灵被赐名;明明知晓真名的你会回忆起生前,却没有成为无理智的妖。

  所以说你是一位稍稍有些特殊的神器?妖魔?

  嘛,这种事都无所谓啦。

  你微微眯起了眼,手撑着下巴,柔软艳丽的嘴唇不经意地挑起来了一点,从眼睫下试探出的目光像是出神着一般轻飘飘。

  “好痛啊…!”他一下子窜起来捂住了自己的后颈,“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吧?”

  “……什么?”薄薄的羽毛扫过似的。...

20 71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三)鹤

  你在下午四点来,那么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

  

  

01

  “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突然降临是不是很惊讶?”

  当灵力耗尽、变回本体的鹤丸国永,在5-4战场上被一位审神者的队伍找到时,他雪白俊秀的眉眼微微弯着,甜蜜柔软,神情中不带有一丝过去的阴影。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淡月疏雪,断云微度。

  从云端缓慢降落、风尘不染的身影。

  仿佛他就是一把第一次以人形降临于现世的、普通的【鹤丸国永】一样。

  鹤丸诶!!!

  捡到他的审神者顿时露出了惊讶而欣喜的笑容。

  “惊吓到了吗?这样才对嘛。”

  他翘起嘴角,一时间竟为此笑得像个孩...

18 50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二)缘

01

  你爱上了三日月宗近?

  ——噗哧。

  “输的人是你呢。”

  你极其狼狈地笑了起来,任由自己往地上摔去。这个举动使得原先被挡住的位置露了出来——有一把锋利光亮并且淬好毒的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三日月宗近的胸膛。

  没有杀意。

  至少在那之前,你都是呼吸细若游丝地躺在他的怀里,奄奄一息,眼看就要像朵雪花那样悲惨地消失了。

  没有人认为你还有力气使出那致命又冷静的一刀。

  畅通无阻,直入心口。

  毕竟你一直都没有向本丸刀剑反击,更是选择用自己的肉身承受了他们的杀意。

  目所能及的线索全像是在宣告着大势已去、死期将至。

  连三日月宗近的眼眸里都流淌出了微...

24 47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一)欲

00

  “你应该十分怨恨大小姐吧,”

  怨恨到总有一天要杀死她吧?

  随之,的场家族的式神弯起嘴角,对着一期一振露出了诡异单薄的表情,“现在你有这个权利了。”

  不仅是本丸里的粟田口短刀,还有那把骨喰藤四郎——

  他们都在等着你有所动作呢,一期一振。

01

  “审神者大人,时候到了。”

  这一次、你再也没有能力恢复过来了。

  在审神者之间的灵力供应断开的那一瞬间,这座本丸里的所有刀剑都表现出那种若有所思的、却又是解脱了的神情。

  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灵力可以维持人形了。

  但是在那之前,要确保你——必死无疑。

  不再受灵力压制的魑魅魍魉,铺天盖地弥漫在...

14 41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十)绝

01

  “欢迎回家。”

  明明是那么温暖的一句话。

  明明是应该开心的一句话。

  那个时候,五虎退一直忍住没流下来的眼泪可怜得忍不住了。他的心情明明温暖又开心,然而他知道甜美芬芳的、外面世界在他身上留下的希望,在那最后一击下轰然溃散尽了。

  ……为什么一期尼你自然而然地为她递了手帕,又自然而然的不为灵力枯竭的她所动呢?

  “你以为本丸里的那群家伙,包括你亲爱的一期尼,真不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吗?”

  “我是暗黑审神者,他们何尝又好到哪里去呢?”

  ——五虎退对此感到惊慌。

  不仅是对审神者死去的不远未来,还是对刀剑们对审神者的冷漠做法。

  真不知道她的身体状...

18 38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九)否

01

  即使这样也不行吗?为什么……

  你连鹤丸国永都能赶走了吗?

  为什么连鹤丸国永都不接受呢?

  “嗯…难道不可以赶走么?”你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撑着下巴、声音泛起了慵懒迷醉的味道。

  目光中有一种莫名的意思。

  他是你的什么人,你对他负有什么责任吗?

  别搞错了呀,鹤丸国永是你的刀剑,你是他的主人,怎么处置他是你的事不是吗?

  “是因为那位三日月大人?……”

  “你逾越了。”你不置可否。

02

  没有救了。您真的要为那把刀剑做出改变吗?

  是啊。

03

  “三日月宗近,我很满意。”你故意做出一副痴迷的表情,如同对待最精美的日本人偶一样,...

12 50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八)失

01

  ——即使这样也不行吗?

  对着他们永远不见有丝毫的动容,也窥不到真心。

  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刀剑,选定了三日月宗近之后就不再更换。

  真是一位冷酷的审神者大人。

  宗三左文字抬起手遮挡眼睛,遮挡住了从里面慢慢溢出来的深沉粘稠的占有欲。永远得不到的东西么?他缓缓地笑了起来。这位付丧神苍白的眉眼总是糅着几丝颇为相反的艳润感,如同被精细剪下的粉色牡丹花,笑得嘲讽且尖。

  他不信。

  他和加州清光不一样,他不相信你会倾慕于那位三日月宗近。

  无所谓,最后还是会变作和每个付丧神刚来到本丸的情况一样吧?你只是对三日月一时兴起地有了喜爱,很快又会将他抛弃、去寻找下一个悲...

6 35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二)她只是想起了

  

  无论如何要说明一点,他一直都,没有讨厌过周夭。

  ——怎么会有人讨厌这样美好柔软的女孩子呢?

  她没有攻击力,没有距离感,像是一只被捉在手心里的鸟儿,温热并且有微弱的呼吸声,那种感觉甚至让人熟悉得欢喜。

  怜惜她,爱慕她,迷恋她。

  一切顺其自然,油然而生。

  

  就连那刀茎处的灵力呀,都在叫他欢喜她。

  他又如何去抗拒、抵御、隔绝自己对她的欢喜呢?

  

  “难道、”

  “夭夭,不能收下吗?”今剑微微蹙起了眉头,似乎是厌恶,似乎是好感,一时间竟叫人分不清,他到底带着什么样的心绪。

  他说过了,他是很感激夭夭的哦。

  他可以接受夭夭。...

12 66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七)

01

  就是那种遮在密睫下小心的、阴郁的眼神,感觉被注视着的人日日夜夜都会被他的悲痛与怨恨纠缠了——至死方休。

  啊,你真坏呀,都把他欺负到这种程度了呢。

  只觉得有趣、高高地挑起了殷红甜腻的嘴角,你判断了下,觉得自己至少一段时间内都可以维持着愉快的心情了呢。

  但是,让你更快乐一点吧♥

  你顺着走廊一直走了下去,直到看到有人藏在繁盛交错的花枝下自饮自斟。

  “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

  火辣辣的酒水由滚动的喉结打湿了蜜色胸膛,花魁女装下的次郎太刀就像是一个一直失恋的人,无所顾忌地将酒喝了一半,浪费了一半。俗媚又失落动人的眼神在树荫下看起来格外狼狈,黑暗色素慢慢沉...

12 57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一)他摘下那樱色

  

  “要一起吗?”

  “当然咯。”她蓦地听见青年灵动的声音。

  周夭看见他坐在樱花树上,就在她的上方,日光渲染着他一身雪白风雅的羽织。

  风将他的白衣和白发吹得好看,有春水又轻又细的波纹。

  

  鹤丸国永踩着一节一节樱花,往下跳的时候,口中低低地念着《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他微微垂头敛眸,很认真、很专心,似乎沉浸在其中。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鸟儿腹部不染污垢的羽毛,细而软。让人忍不住爱怜,却又不忍心打扰到他。

  

  俊美,高洁,见之忘俗。

  

  这便是清冷遥远的【神明】。

  适合供奉,适合观望,适合信仰,就是不适合一个人占有...

22 59

[恋与制作人]念念

  许墨×我

  

  

  许先生真的是好看。

  整张脸带着书卷气,鼻尖的气息也清清浅浅的,五官如水中染开的淡墨,清隽拓落。他对着我不经意笑起来的时候,更是不得了,眼神缱绻。

  他是个坏家伙。

  故意用他的额头去贴我的,却仿佛不是暧昧的一样,光明磊落、分毫不乱地问我:“怎么了,我的许小姐。”

  许撩撩!

  心下瞬间被搅乱,想瞪眼看他,可又舍不得。只是抿着唇忽然踮脚,我沉默将许墨抱了个满怀。我的许先生——。他的体温很低,像是每处都栖息着孤独的风,我抱上去的那一刻,才会扑腾飞走。飞走的风掠过鬓边,今年刚下了第一场雪。

  “你从来都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他的心猜不透

  

  一期一振继续沉默着。

  他为自己那一刻不可名状的心情感到不知所谓,把脊梁骨绷得紧张且直、一把漂亮的弓弦似的,和眼睛同色的眼睫翕合了几下。

  这位女性审神者有什么地方是特别的。

  或者是,他和她之间的关系还是淡薄的,无关紧要。

  “……”付丧神的肩膀逐渐松弛下去,起身拉开了几步的距离,随即疏远而温和地答道,“请您随意,三日月殿下。”

  

  他当然知道,夭夭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值得被整个世界善待。例如男审神者对她所做的保护一样。

  一期一振朝周夭露出了一个拘谨克制的微笑,行为若即若离得矛盾,善良得偏执。

  

  “一期殿下这般的举动……”

  ...

15 72

[刀剑乱舞]治愈她(九)他和她的感觉

  

  “是一期哥!”

  年轻温和的男人一出现就被粟口田短刀们包围住了,又是要抱抱又是要摸头的,他纵容地笑了笑。“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夭夭在分和果子给我们呢!”

  “一期哥要一起吃吗?”

  

  “不用咯,你们和夭夭…大人好好相处就可以了哦。”

  一期一振脸上愣了愣,继而维持着礼貌性的笑容拒绝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弟弟们在这座本丸里这般开心放松,内心已经十分满足了。

  他十分感激现任审神者的宽容,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好要求的了。

  

  “和果子……很好吃的呀。”

  五虎退嘴里还叼着半个和果子,目光直直注视着一期,雪白柔软的颊腮无意识咀嚼了...

20 75

[刀剑乱舞]治愈她(八)她没不喜欢的

  

  “退和夭夭变得要好了吗?”可爱的秘藏之子,跑过来拉住周夭的手,悄悄眨了下眼睛。

  “嗯?”她回望。

  于是信浓忽而又往她的怀里扑,幼猫似的亲昵蹭了蹭,自然而然从身上流露出一种舒服温和的气味。

  太好了。

  

  能够被接受,喜欢,并且以后大家都可以好好相处了。

  忘掉原来的事,重新开始。

  这样足够了。

  信浓藤四郎的瞳孔里不自觉掺杂了些寂寞的神色,可在抬起脸以前又完全消失了。笑容活泼明艳,深深浅浅的瞳色于光线折射之下,泛着湖水的浅碧潋滟。

  

  一眼就可以看进湖底。

  毫无隐瞒,毫无阴霾。

  “夭夭……”像是绿宝石一般,带有温度的依恋...

22 83

[刀剑乱舞]治愈她(七)他不能伤害她

  

  “因为主公大人是个可爱的人,”

  “所以乱还是很喜欢主公大人的~”

  乱藤四郎把头安放在她柔软的膝枕上,一只食指卷过自己鲜橙色的发尾,没一会儿又松开了,眨了眨眼睛。

  接着再次重复。

  他慢慢笑了,漂亮暧昧的嘴唇染着淡粉色,不说话的时候也微微翕合,像是风拂过的桃花。

  

  所以说,大家都还是个孩子啊。

  喂一喂食物,摸一摸头,就会很乖很听话地凑过来。

  “动作别太大哦。”周夭手下灵活地分出几缕头发,编出了一条细细的辫子,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找出一个花朵发夹,帮他固定好。

  “很完美,可爱,帅气。”她奖励似的道。

  

  好高兴……

  这样对...

17 71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隐藏信息

  关于《舌尖上的审神者》你不知道的细节

  01

  命定会被召唤的报丧黑鸦。

  烽火戏诸侯中的倾国美人。

  这昭示着随之而来的是死亡……

  

  02

  有一天审神者梦见自己接回了大包平,她很开心。

  

  03

  这孩子怎么能吸引如此多的妖物?

  于是她之后便被有名的的场家族从孤儿院收养了。

  和曾经的恋人的场静司算起来还是青梅竹马。

  

  04

  溯行军们从很早开始就沉默地守护着她了。

  她的亲生父母就是受不了那样的阴冷目光,才将她丢在孤儿院的门口。

  

  05

  她原本也不至于温柔懦弱至此。

  但是当她想要抢回被...

16 64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二十五章 溯行敌军(五)

  完结章

  

  又一次、再一次。

  “鹤丸国永,你加入了溯行军?!”

  大和守安定一刀斩下了一位溯行军的头颅,拼命朝那个如风的白色身影质问着,脸上几乎渗出了狰狞的血迹。

  鹤丸,明明是最不可能背叛她的吧?

  加州清光眼底的赤红无端流动起来,仿佛温热而凶狠的眼泪。强烈的被欺骗感使他发疯,以及战斗着、战斗着终于红了眼眶。

  “她会伤心死的!”

  鹤丸国永却只是抿了下纤薄干涸的嘴唇,什么都没有说。

  他继续带领着那支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队伍,和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持续混战着。一个溯行军被他们斩下了,就有会有两个三个四个不停地扑上去。

  那样无望又浑浑噩噩地前来送死...

34 53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二十四章 以身弑刀(四)

  “小狐?”

  少女清秀柔美的脸被笼在一片曚昽的日光下,她抬起头轻轻叫了一声,怜惜轻快得像是在呼唤一朵即将开放的茶花。

  太过美好,简直呼吸都要为之停止。

  小狐丸觉得自己的心膛刹那间被一种温暖和煦的情愫淌满了,遂低下颈子顺服在她的怀抱里,暗红的眸子温和地散发着被驯养的气味。

  审神者少女照例先是摸摸了他的头顶,才说,“要开始帮你打理长发咯?”

  “扯到的话一定要快点告诉我哦。”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一遇到头发打结处,审神者少女就放下木梳,用手指仔细地一点一点解开,之后才会用梳齿一丝一丝抚过他微蜷的纯白发尾,精心确保自己不会扯痛他。——这般珍重的动作忍不住让人以为自己...

15 49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二十三章 以身弑刀(三)

  审神者喜欢过数珠丸,审神者已经不喜欢数珠丸了。

  可哪有这么简单呢。

  宗三左文字用粉袖遮着半张脸,接着如同病牡丹一样繁复妖柔地笑了。他仿佛就是在幸灾乐祸,仰起脸,哼出了一个个短促的气音。“您终于触碰了禁忌呢、”

  末了,已经带上了轻快的节奏。

  由于宗三左文字自来本丸之日起,一直是那副忧虑怨怼的模样,那样轻飘飘的笑容倒是少见。“审神者大人,下一个会喜欢谁呢?”他笑得既像是吸食人族精气的花妖,又像是亡国之前熊熊燃烧的烽火。

  审神者,下一个会喜欢谁呢~

  对呀,通过数珠丸这件事,可以证明审神者也是会喜欢上刀剑的…

  所以,审神者,审神者,你要喜欢我们之中的谁呢?...

6 49
 
1 / 2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