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四)不好上手的他

  

  并非可爱,并不可爱。

  周夭那双青绿唯美的眼睛里,充满了要溺水的温和。

  完全就是在犯规啦。

  

  “………其实也没那么可爱啦。”加州清光用手背挡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眼睛微微移开,嘴里发出的声音小声极了。

  我只是会装着撒娇而已。

  黏糊潮湿的调子,犹如修剪了尖爪后的猫咪对着主人挠了挠,透露出一点点的轻快。

  他像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一般勾起了落着美人痣的唇畔。

  

  “嗯…,不对?应该夸加州先生帅气吗?”

  “不是啦、‘可爱’就可以了!”还记得要小心一点、疏远一点,说着他手指向手心勾了勾,微微有些痒有些心动,“只是很开心。”

  声线里尽量...

18 56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三)他渴望被爱着

  

  把我的本丸送给你。

  周夭再一次梦到了,男人黑发黑眼,冷漠沉默,先是凝视她好一会儿以后,才嚅动开苍白而干裂的嘴唇,“夭夭,”

  “拿走那些刀剑吧。”

  “从今往后,他们就是属于你的了。”

  

  可是还有我。

  可是好想要。

  仿佛受到一种冥冥之中的召唤,加州清光不自觉朝着樱花树下的周夭伸手,青涩艳丽的眉眼间流淌着难过,忽然惊醒般猛地身子一悚。

  真是狡猾。他悄无声息地想。

  

  “你不是很想要这个审神者吗?”站在加州清光背后的大和守安定身材清瘦而挺拔,肩膀上披着浅葱色的羽织,语气平静地问。

  “不靠近可以吗?”

  他显得潇洒,像是为了...

13 56

[刀剑乱舞]治愈她(十)他的心猜不透

  

  一期一振继续沉默着。

  他为自己那一刻不可名状的心情感到不知所谓,把脊梁骨绷得紧张且直、一把漂亮的弓弦似的,和眼睛同色的眼睫翕合了几下。

  这位女性审神者有什么地方是特别的。

  或者是,他和她之间的关系还是淡薄的,无关紧要。

  “……”付丧神的肩膀逐渐松弛下去,起身拉开了几步的距离,随即疏远而温和地答道,“请您随意,三日月殿下。”

  

  他当然知道,夭夭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值得被整个世界善待。例如男审神者对她所做的保护一样。

  一期一振朝周夭露出了一个拘谨克制的微笑,行为若即若离得矛盾,善良得偏执。

  

  “一期殿下这般的举动……”

  ...

15 76

[刀剑乱舞]治愈她(九)他和她的感觉

  

  “是一期哥!”

  年轻温和的男人一出现就被粟口田短刀们包围住了,又是要抱抱又是要摸头的,他纵容地笑了笑。“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夭夭在分和果子给我们呢!”

  “一期哥要一起吃吗?”

  

  “不用咯,你们和夭夭…大人好好相处就可以了哦。”

  一期一振脸上愣了愣,继而维持着礼貌性的笑容拒绝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弟弟们在这座本丸里这般开心放松,内心已经十分满足了。

  他十分感激现任审神者的宽容,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好要求的了。

  

  “和果子……很好吃的呀。”

  五虎退嘴里还叼着半个和果子,目光直直注视着一期,雪白柔软的颊腮无意识咀嚼了...

20 79

[刀剑乱舞]治愈她(八)她没不喜欢的

  

  “退和夭夭变得要好了吗?”可爱的秘藏之子,跑过来拉住周夭的手,悄悄眨了下眼睛。

  “嗯?”她回望。

  于是信浓忽而又往她的怀里扑,幼猫似的亲昵蹭了蹭,自然而然从身上流露出一种舒服温和的气味。

  太好了。

  

  能够被接受,喜欢,并且以后大家都可以好好相处了。

  忘掉原来的事,重新开始。

  这样足够了。

  信浓藤四郎的瞳孔里不自觉掺杂了些寂寞的神色,可在抬起脸以前又完全消失了。笑容活泼明艳,深深浅浅的瞳色于光线折射之下,泛着湖水的浅碧潋滟。

  

  一眼就可以看进湖底。

  毫无隐瞒,毫无阴霾。

  “夭夭……”像是绿宝石一般,带有温度的依恋...

22 87

[刀剑乱舞]治愈她(七)他不能伤害她

  

  “因为主公大人是个可爱的人,”

  “所以乱还是很喜欢主公大人的~”

  乱藤四郎把头安放在她柔软的膝枕上,一只食指卷过自己鲜橙色的发尾,没一会儿又松开了,眨了眨眼睛。

  接着再次重复。

  他慢慢笑了,漂亮暧昧的嘴唇染着淡粉色,不说话的时候也微微翕合,像是风拂过的桃花。

  

  所以说,大家都还是个孩子啊。

  喂一喂食物,摸一摸头,就会很乖很听话地凑过来。

  “动作别太大哦。”周夭手下灵活地分出几缕头发,编出了一条细细的辫子,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找出一个花朵发夹,帮他固定好。

  “很完美,可爱,帅气。”她奖励似的道。

  

  好高兴……

  这样对...

17 75

[刀剑乱舞]治愈她(六)是为了他的话

  

  ——抛弃啊。

  周夭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那一瞬间微妙地紊乱了,隔着一层青绿鸟羽般的眼睫注视着榴红发少年、也不知道究竟想了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她才放缓了唇角,浅淡和煦,像微蜷的花儿那样笑起来,“好。”

  如果是你那么想的话。

  如果是你那么愿意的话。

  周夭打开了紧闭的双臂,去迎接一位稚嫩的付丧神。让那少年同猫似的依偎在怀里,慵懒融化的表情挠着人的心头,浑身皆是朝气蓬勃的,像春天。

  去俘获他,去软化他。

  

  什么都可以做哦。

  如果你真是那么希望着的话。

  

  小腿套着白丝袜的粟田口短刀,秋田藤四郎,乖巧过来软声请求,“我也想要,...

28 91

[刀剑乱舞]治愈她(五)他们迷于梦魇

  

  “我要保护你。”

  ——失忆后紫藤萝一般漂亮纤细的少年,总是担心着伤到她火烧后长回起来的皮肤。

  即使周夭再怎么说自己没有那么脆弱到极点。骨喰藤四郎都是,仿佛感同身受,不安地皱了一下眉,继而安安静静“哦”一声。

  脸色保持着稀松平常,紫水晶的猫眼却盛着悄无声息的压抑。

  他空空的皮囊中仅仅储存着无尽的火焰,除此之外的。

  记忆。已经……

  

  历史上记载着,他经历过大阪城的那一场滔天大火。

  死亡,战乱,失败。

  分明是明艳的火光,骨喰藤四郎感觉到的却全是混杂着恐惧的无底黑暗。骨子里泛出浓重的深寒。一条狰狞骇人的蜈蚣似的火舌,掉到地上。

  漫...

8 90

[刀剑乱舞]治愈她 片段

  

  01两个人

  她分明是残疾的,宛若暴雨后的花和破的蝶茧。

  然而他教她成为被爱的人。

  暖和的,柔软的,安安静静弯着青绿色眼睛微笑的。

  “介意我爱你么…?”

  “嗯。”

  

  02秘密关系

  “主公大人。”

  “真可爱♡”

  精致又柔媚的五官、近乎少女模样的美丽少年,趴在她腿间细微地笑了一声,湿湿的呼吸吐在敏感的大腿内侧,孔雀绿的眼睫颤着。

  企图撒娇时不知怎么挣开的领子,青涩白皙的、有着些肌肉的胸膛上,亮艳的橙发长长地倾泻。

  “无论如何,女孩子都要学会打扮自己哦~”

  于是眼神发亮地看着那些裙子,美甲,唇釉,睫毛膏,还有她。...

12 98

[刀剑乱舞]治愈她(四)他若能不寂寞

  

  “夭夭……。”

  还清清楚楚记得,那个人酒后夹杂着微醉的芬芳吐息在他薄白的手腕上,冷淡恣意的眼。

  自己颤抖着发觉了开心。

  亲近。男审神者饮过酒后低头,一直咀嚼呢喃在唇齿里,纠缠发狂,念念不忘一个名字。

  ——男审神者大概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人生中的唯一一次犯错,就是在“夭夭”和所谓的友人A交往后,普通地在审神者聚会上普通地醉酒了。

  那时他喊出来了……

  

  她所爱的原来是这样的人么?竟是这样的人么?

  愣怔之中,鹤丸国永把自己的脸庞埋在白净手掌里,丢掉了笑容、神情许久地复杂起来。

  这个女审神者,仿若深笼中的金丝雀那样,常年未被阳光曝晒过而显得...

[刀剑乱舞]治愈她(三)那不应该是他

  

  狐之助一再警告过审神者们的,不能把真名透露给刀剑付丧神。

  否则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被言灵控制成为供应灵力的机器,还是被付丧神强制神隐圈养起来,无论是哪种都是凄惨的下场。

  

  “嘛嘛,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的啊。”

  “如果尽是些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

  如果审神者被神隐了,绝对立马就会成为第一嫌疑犯的——鹤丸国永勾起了本来就微翘的天生笑唇,一整张俊秀的脸就直接凑了过来。

  没有阴霾的。丝毫没有之前的恶意的。整个人都像是光明之中的白雪,眼睛一眨一眨的,早已经为自己的动机提前作出了充分的解释。

  让人生不起气,也就会忍不住原谅他所有的恶...

[刀剑乱舞]治愈她(二)他放弃了抵抗

  

  夭夭…?加州清光身为一把刀,却每次都神情恍惚得奇怪。

  “啊,夭夭。”

  加州清光低低地哑声唤了她一次,得到了柔和的回应之后自己垂下头,许久再未有过动作……一看,他竟是闭上眼漂亮地哭泣了起来。莫名有些狼狈,惨兮兮的。

  他们与那个人相处了那么久,何尝没想过贪心地被信任——根本不可能被告知过名字,精心在白润指尖晕染开苋红色的新指甲油也不会被注意到。

  

  “轮到你出阵了,加州清光。”

  公私分明,从不对刀剑怀有多余情感的男审神者,深黑色的眼和眉,冷淡恣意,锋利得像把刀。一下子就堵着了所有额外的话。

  ——他是明白的,他的渴求。

  却故意不作理会。

 ...

[刀剑乱舞]治愈她(一)他在抚慰旧伤

  

  “来了。”

  话如细雨敲窗,付丧神们顺着三日月的视线看过去。

  先是门前寂寂的落花,随意横在地上的竹帚,堆积的尘埃。

  再远去就是,小桥流水,动静。

  从今天起接任这间本丸的女审神者举着几枝素净的白菊逶迤而来,枝枝叶叶,茂盛地遮了大半张脸。

  只有一双浅淡柔弱的青绿色眼睛从其间透了出来。

  映着水光略有温柔的味道。

  

  可这丝毫不妨碍付丧神对她的控诉。

  ……“是、是她吗?就是她把主人赶走的吗?”

  嘴不受控制嗫嚅着。

  五虎退站在最前面,不明不白地看着太刀们平静的表情,自己抱着小老虎们有些难过地呜呜起来,润湿的金眼惹人怜爱。夹杂着一点...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