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九章 以身似刀(三)

  说实话,温柔的人,他很讨厌。

  特别是这种整天说着甜蜜又将人心扼杀的话语的人。

  笑面青江有着一双红金的异色瞳,下半张脸上画着的薄唇浅浅勾起。他用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托住下颔、头往一边倾斜了下去,靑发流泻,真实的笑意或许寥寥。

  “这儿啊,严肃的人还真多诶。就算是引诱也不上钩,真冷淡啊。”

  恰巧这时审神者少女正把一捧樱花扔到他的头上,有整朵的春樱被夹进了闷青长发间,芳香旖旎无比,他神情一愣接着道,

  “特别是您。”

  从这张嘴里吐露出来的话语又将多少付丧神拉入泥潭了呢?

  每次都给人不切实际的希望实际上就是在营造绝望吧?

  接着他不容拒绝地拉过了审神者少女,用...

9 46

(快穿)不恋爱你怎么能变强6

  第六章 红颜 这个戏子美丽得就像是春天。

  

  水妖是鲜美的鱼,她就是那切割着温柔光线的刀俎。

  赵昊梦到自己吻到了他粘腥冰凉的鳞片,并不柔软,阴柔少年的郏边混杂近乎腐烂发酵了的荷花香。尝上去又腥又甜。

  他完全放弃了反抗。

  

  ‘不,赵昊、你攻略成功了。’

  ‘真的。’

  他不再提那团没用的废纸,故作心中的不在意,淡淡的嗓音带了一丝潦草的意味。

  或许赵昊不清楚不明白根本不想知道,可系统心里又是多么明白:

  水妖根本就不是来取她狗命的,而是,来完成一道送命题——。

  

  小人鱼和最最最邪恶的女巫,系统,换了一个纸做的身...

6 20

(快穿)不恋爱你怎么能变强3

  第三章 水妖绮谭 她将怀抱纤细荷花,穿过冰冷潮水来见你。

  

  ‘赵昊!’

  ‘…………赵昊,你不该有恐男症的。’

  怎么会、

  ‘赵昊…、赵昊?其实低等鱼是没有性别的。’

  不要怕。

  

  ‘别和我说话。’捂着嘴僵滞了好一会儿的赵昊充满戾气地抬头,花纹多么艳丽,‘好烦。’

  她不会害怕的:即使记忆海马体暂时忘记了,本能却还能记得甜言蜜语的做法。

  怎么诱惑他人?怎么骗取真心?

  这不需要害怕。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你们。”她对着惨白的墙壁自语起来,当面前是一面镜子,而里面倒映的就是自己食人花般舒展的样子。

  ...

18 23

(快穿)不恋爱你怎么能变强2

  第二章 水妖绮谭 这整个世界可能都是假的。

  

  不……

  我要活下去……

  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我呢……

  后来我死了。

  ……不,朕不会就这么轻易狗带的。

  

  ——这个游戏的制作者,是有什么恶劣的癖好吗?

  无论怎么选择怎么操作,好感度总是“200”,结局总是BE。

  即使攻略技巧再高超,要是游戏制作者根本没有给你留下任何的可能性,那怎么样都是无济于事。

  赵昊下意识细细喘着气,因为是炎热闷躁的夏末,过快的、香甜的呼吸气息也没有在玻璃屏幕上面留下一丝水汽。

  

  她一遍遍地“死亡”着,甚至最后一次的时候一进入游戏就...

4 20

(快穿)不恋爱你怎么能变强1

  第一章 水妖绮谭 “你是真的喜欢日天吗?”

  

  「她从甜美黑暗的泥沼里浮上来,莲花般的柔身冷冰冰,又湿漉漉地分泌着幽隐的情香,

  仿佛你因为她多情多梦到了痴狂地步的夏天的深更,

  恋慕搅得五脏六腑一团乱,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睫眉深黛,肌肤似雪,水妖明媚而奇异温柔的眼睛垂下来轻轻地收敛着。“我也喜欢你,日天。”」

  

  「“真的吗。”」

  这个游戏为了代入感,没有脸也没有声优的男主角。PSP里只浮现了一排如蚂蚁的黑字。

  那么小小的,黑峻的,压抑的。

  淡淡的哀愁水汽萦绕。

  开了整整一个夏季的莲池,热烈的情感,柔淡精致的花...

4 22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六)险

01

  想要。

  【三日月宗近】,危险而且美丽。

  天上月,你上不去、够不到;水中月,致人跌入深水。

  你抓不住他,你束不住他,你困不住他。你不能拥有他,于是你更喜欢三日月宗近了,更想要三日月宗近了。你发现自己有些迷恋起他的手指不小心擦过你的脸颊时的触感。

  酥麻又十分冰冷。多奇怪啊。

  他这是在干什么……?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从审神者公文前抬头。

  “哦呀,不小心。”美丽华贵如月纹的男子讶然地挑了挑眉,其中含着的情绪却是波澜不惊的。“请不要介意。”也毫不掩饰他丝毫不将你放入眼中的态度。

  你一下子狠狠皱了眉,无端警告,“没有下次了。”

  好歹是把【...

13 53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八章 以身似刀(二)

  …………状态,已经差到要靠药物维持了吗。

  药研藤四郎抿住自己苍白的薄唇,白大褂之下的脊梁骨下意识地挺得笔直,隔着薄薄的镜片他的紫色眼睛显得寂寞又冷静。“我不能把它给你。”

  药研用手攥紧了那瓶白色药片,嚅动嘴唇,然后慢慢发出了干涩的停顿。

  “抱歉。……大将。”

  “为什么?”相反的是审神者少女反应得极快,眼神无辜柔软如同小羊羔,“为什么不可以把它给我呢?”

  ——“明明烛台切也从你这里拿了药,”

  “放到了我的食物里吧。”

  镇定剂?安眠药?玛咖因?她敛下纤长安静的眼睫,无法去想象她饭菜里的到底是其中的哪一种。“为什么我给自己吃药就不行呢?”

  给自己吃...

8 58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六章 以身噬刀(四)

  你知道吗,她是暖阳。那明丽光线刺激得他睁不开眼,温暖得令人心动。

  于是再不能忍受夏日之间沉缓而燥热以至于令人晕眩的氛围,脸上染上一丝似有若无的漂亮红晕,手略微颤抖地拉下了脏兮兮的白布。把那精致漂亮的金发碧眼完全遮在下面。

  你是看不见我的,看不见我的。

  对于被付丧神们宠爱着的少女,山姥切当然是要避之不及。就让那心脏节奏咚咚咚,快得慌乱无措。

  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仿造品吗?

  “喜欢你,喜欢你,”她甚至是有点娇气地翘起了可爱的嘴角,无辜着表情,毫无顾忌地夸大其词,“因为被被很漂亮嘛。”

  玫红眸子缓缓搁浅着纯净水流,我有说错吗,我明明很喜欢你...

17 53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五)换

01

  的场静司,你会失败的。

  你将指甲掐入手心,然后淡淡地想。

  而在你身后跟随着的是神色不明的一期一振。

  水蓝短发与一双温和的蜜软眼睛之外,俊秀白皙的脸庞上呈现出强烈的不太合适的犹豫挣扎。

  袖中曾经被你握紧的“药研藤四郎”刀身上留着斑斑血迹。

02

  “……恭迎审神者大人回本丸。”

  他们卑微而又软绵绵地笑着。

  你却低头仿佛听到了灯苗炸开的一声轻微响动。

  于是笑意如同繁茂糜热的夏花簇拥上来,你在繁乱的花中弯了漆黑的瞳目。“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回来了吗?”

  “明明在外面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就好了吧。”

  “为什么呢?正是因为这位三日月宗近呀...

4 52

[刀剑乱舞]治愈她(四)他若能不寂寞

  

  “夭夭……。”

  还清清楚楚记得,那个人酒后夹杂着微醉的芬芳吐息在他薄白的手腕上,冷淡恣意的眼。

  自己颤抖着发觉了开心。

  亲近。男审神者饮过酒后低头,一直咀嚼呢喃在唇齿里,纠缠发狂,念念不忘一个名字。

  ——男审神者大概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人生中的唯一一次犯错,就是在“夭夭”和所谓的友人A交往后,普通地在审神者聚会上普通地醉酒了。

  那时他喊出来了……

  

  她所爱的原来是这样的人么?竟是这样的人么?

  愣怔之中,鹤丸国永把自己的脸庞埋在白净手掌里,丢掉了笑容、神情许久地复杂起来。

  这个女审神者,仿若深笼中的金丝雀那样,常年未被阳光曝晒过而显得...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五章 以身噬刀(三)

  大俱利伽罗大概从来不会习惯她。

  绵绵软软得就像白色羊儿,那样可以轻易折断的细弱手臂,如花藤一般缠绕在男人的肩膀上,梅红的娇柔嘴唇三两下吐露出漂亮的谎话。

  什么嘛。

  要搞好关系去找光忠贞宗他们。我和那些家伙不一样。

  暗金色的细长双眸紧盯着认真仰视他的审神者少女,性感古铜色皮肤的健壮男子抿住嘴巴,移开视线,全身的骨骼筋肉异常绷着。

  表情冷酷不易亲近,浑身认真地散发着抗拒的气味。

  仿佛一匹分明遇到了任人宰割的羊羔,却暗自畏惧警惕着的孤狼。

  不要靠近我。

  我不喜欢你。

  没兴趣和你打交道。

  都说了,不要做这种多余的事!

  尖锐的犬齿,说...

8 43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四)笑

01


  只见身为罪魁祸首的那人眼眸微弯,面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又眨了眨,纤薄的唇勾出丝丝缕缕。“哈哈哈。实际上就是我想见一见大小姐呢。”


  姿容端丽,眼含新月,留长的暗蓝秀发披在肩上,像夜色漫染。


  而与其美貌极其相衬的,是一身繁复琐碎的深蓝色狩衣,从袖口到领襟都精细绣着金色的暗纹,如月光华流转。——这个男人,向来是被月亮所偏爱的。


  掩唇,轻笑,侧目,仅仅是些细微神态,却能让人感觉到月色之美。


  你依旧低头喝茶。男人细长绮丽的眉眼,轻轻斜睨过来一眼,明黄的流穗随着轻掩嘴角的动...

29 61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三)引

01


  “……原来已经那么久没见过外面的天空了。”微微发哑的叹慰从喉咙里上升,肺部在呼吸的时候颤动。


  那天空其实只是灰蒙蒙得发蓝,没有云。锈刀,骸骨,荒原之上冷寂寂的岩石,曚昽日光穿越浓雾而过,底下掩藏着一片极致的空虚孤独。你弯着嘴唇,似有若无地嗤笑了一声。


  “一期一振,你还不赶紧跟上来么?”


  雾气吹散。


  身后出现的是,纤长挺拔的水蓝发男子,穿着与之气质略显不和的华丽军装、低垂着脸,投射下的淡淡影子显得敏感又凛然。


  “是。”


  “...

14 30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二)无

01


  即使是碎刀,小狐丸也要杀了你。


  那么,小狐丸就碎刀吧。


  开始朝着你奔跑的小狐丸在那一刻,眼神茫然地愣怔了一下,高大健美的身躯忽然跪倒在地,他的手腕、脚腕、膝盖、眼睛在同一时间都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线。


  鲜血就从那里快速流溢了出来。


  滴滴答答,如同鲜活游动的颜料。


  一缕由于许久未被梳理而打了结的毛发轻轻飘落在地。


  而你看着他,风平浪静,毫无波澜,就像所有喜怒哀乐的他都是一个笑话。


  ……你连匕首都未曾抽出来,小狐丸,就已...

22 28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四章 以身噬刀(二)

  睁开了羊羔般柔软美好的眼眸,她有些茫然地,敬慕依赖地叫唤了一声,“静司。”然而她旋即抿紧了嘴巴,有些不相信自己怎么能犯下这样低劣的错误。

  怎么能在这里叫出他的名字呢?

  呼唤的也不应该是他的名字呀……

  那我应该呼唤谁呢?

  神经兮兮地扭了扭身子,心口仿佛失落了一大片,审神者紧张又可怜地环顾着四周,裙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雪白,小巧可爱的脚趾没有穿上足袋而看得到透着粉色、微微蜷曲的模样。

  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下意识寻找着的是什么,审神者少女把目标锁定在石切丸身上,顿了顿,“你听到了吗?……”

  “风声喧嚣。”

  除了“鹤丸”,能让她在这种时候呼唤出的名字——...

17 46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三章 以身噬刀(一)

  “要麻烦阁下了。”

  柔软光滑的发丝随意散落着,永远充满溺爱般温和色彩的眼紧闭。

  四肢细弱地依附在他人的怀抱里,对一切毫无所觉,简直就是一只待宰的羊羔。

  太郎太刀将手里哭累了乖巧睡去的审神者少女递过去。因为离开了熟悉温柔的怀抱,少女在梦中不安地呜咽了一声。

  “我明白。”石切丸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人,神情寂静又温和。

  “我会让她遗忘有关鹤丸的一切的……”

  如画的眉目,丝丝缕缕化不开的浅淡的哀愁,在睡梦中也咬着嘴唇忍耐着什么,可怜可哀极了。这样的她,当然是忘掉鹤丸会比较好吧。

  石切丸缓慢地叹息了一声,没想到自己作为适应神事的神刀发挥作用竟然是在这种地方…...

8 58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一)谋

01

  “初次见面,人类。你的愿望是?是将所有的妖都斩去么?”

  你命令鹤丸运用【刀剑回溯时间】的能力带回来的【过去的】夜斗这么对你说的时候,你忍不住笑了。

  初次见面?

  ——你在准备就职审神者前就遇见过了未来的夜斗。

  在天神神社的鸟居下踏着台阶,湿地繁花,遇见了的在神社里息宿的男子。无法谈得上品味的运动服外套与围巾,流浪猫般地蜷成一团、清醒地醒来,落魄而微微冷峻。

  今天,他依旧是那八百神明之末,不会被此岸之人所视,更没有信徒去供奉他。

  甚至若是这一刻没有被人记住他的名字,他就会顷刻消失。

  今天也依旧没有什么不同——不被信仰就会消失的、不安的无名神突然...

11 56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四十)怒

01

  “我的心爱之人?……”

  小狐丸感到极其可笑,他们这样的暗堕刀剑没有心,更没有爱,哪来的——

  她。

  我最爱的她。

  食髓嗜人的痴念业障在那一瞬间完全淹没了小狐丸,曾经痛失的记忆现今突然回来,紧缚住他,古怪的情愫流窜。他想起来她最喜欢叫他“小狐”,想起来她最喜欢笑得眯起眼,想起来她最喜欢用手指挠他的手心。

  小狐,小狐,你的头发打结了哟。

  小狐,小狐,要吃油豆腐吗?

  小狐,小狐……

  身材很高大。毛发好柔软。对我十分的温柔。

  那是她的小狐。

  她的小狐多么想带她逃离啊,却让那座本丸,永永远远地、成为了她的埋骨之地。

  他慢慢地绝望...

2 35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二章 以身试刀(四)

  因为他很高,远离尘世的高。

  所以精致香甜的少女,从太郎太刀这里看下去的时候,就只能看见小小的五官和一点可爱的笑容了。总是很乖巧地、远远地和他问安,“早上好,太郎先生。”

  “出阵辛苦了,太郎先生。”

  “太郎先生习惯尘世了吗?”

  “次郎在那边喝酒呢。”

  一直这样,离他远远的,仰着脸小心翼翼地看他。

  只有那么一次,审神者盯着朱漆金饰的神刀很久,忽而靠近他,趁着他失神的一瞬间,拿起了大太刀。

  ——很久之后,太郎才知道是审神者从其他人得知了他更喜欢上场实战,于是做出了如此反常的举动。

  温暖的手掌透过来了柔软和力度。

  努力使劲儿、想要把无法被人类使...

19 58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一章 以身试刀(三)

  她缓缓、柔柔道,“鹤丸,你这样之后会被他们为难的…”

  多么可悲,鹤丸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去放手,而她却能只用一句话就让他立马泄气。

  她仰着脸,面容柔曼亮丽,仿佛一颗吃不到嘴的蜜糖,一直勾着他发苦发涩的喉咙。他更进一步地垂下雪白的眼眸,听到她微微翕动红唇的声响,惹人爱怜的,“……鹤丸,你做错了。”

  “你不该带走我的。”

  接着就是他的喉咙发痛发紧了,声音喑哑得仿佛迟暮。

  鹤丸国永将脸埋在手掌里,苦笑了两声。“果然……”

  鹤丸不怕招致杀身之祸,不怕面对四面楚歌,甚至不怕失去她,只是她这个存在令人他慎之又慎提防却仍旧无可奈何沉沦至最底。在她面前,鹤丸...

8 64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章 以身试刀(二)

  鹤丸国永在角落猛地一转弯,还未惊吓到任何人,就看到弯着腰、干呕得作痛的加州清光。

  纤瘦清艳的男子撑在墙壁上,面上浮起一层哀愁无力的苍白,发尾海藻般黏在肌肤上。忍不住往下掉的麻木泪液和胃酸一团糟,“誉”却依旧攥紧在手里,红唇娇艳得令人心疼。

  一扇浮世绘的障子门,于她和他,却仿佛隔开了整整一个浮世。

  指上泛出鲜红的色迹,一阵阵。

  花丛娇莺啼婉转,幕帘巫山云雨时,一晌贪欢,他们就在房间外一起静听着、毫无所感。

  鹤丸连调笑的弧度都未曾变——欲|望于刀剑说来是一种伪装,不过是人形一样的精美包装。

  嘴上再甜言蜜语,心里再悲欢怨爱,弯弯曲曲的血管里涌动的感动都是属于『...

3 50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九)她

01

  这把髭切暗堕的过程,不过是“遇人不淑”四个字可以概括的。

  当然或许更多的是他性格中“乱臣贼子”的成分在作乱吧。

  无聊至极。

02

  “不,我害怕啊害怕。”你轻飘飘地笑了起来。

  嫉恨。恐惧。迷茫。薄弱之处。

  情报到位了——

  “要我说啊——你们这些付丧神,”

  轻轻踮脚、以柔腻无骨的手臂勾上髭切的肩膀,你往他的侧脸轻呵了口气,喉间荡漾着低缓而甜美的笑意。“怎么总是会被人类欺骗呢?”

  “居然一个个的、都暗堕了。”

  “连身为神明、身为名刀的底线都放弃了的你们,难不成还以此为傲?”属于年轻女人的纤白的手指继续撩了撩男子淡金色的发尾,漫不经心...

35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三十八)雾

01

  “狐狸切?听起来真是不错。”你漫不经心地垂眸一笑,绮丽繁复的裙裾漫漫地、拖延至地,檀木般深黑的长发随之缓缓流淌,滑落。

  “不过,我这样的,一只狐狸可远远不够哪。——不如叫做‘付丧神切’?”

  你没有去看了一眼因为髭切不怀好意的提问而血光闪烁了一下的小狐丸。你只是想了想【髭切】的情报,继而模仿着对方的语气开口,“‘神明也好妖怪也罢,全都斩了这样不好吗?’”

  “这样的说法?”

  “——不好不好,这位审神者,面对我等暗堕付丧神也是这样的言辞吗?”

  面对你既缠绵又锋锐的笑容,髭切静静地拿下脸上的青面厉鬼面具,露出了底下俊秀美好的容颜,让人明白他此刻也是笑意缱绻。...

4 27
 
1 / 3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