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舌尖上的审神者 第十六章 以身噬刀(四)

  你知道吗,她是暖阳。那明丽光线刺激得他睁不开眼,温暖得令人心动。

  于是再不能忍受夏日之间沉缓而燥热以至于令人晕眩的氛围,脸上染上一丝似有若无的漂亮红晕,手略微颤抖地拉下了脏兮兮的白布。把那精致漂亮的金发碧眼完全遮在下面。

  你是看不见我的,看不见我的。

  对于被付丧神们宠爱着的少女,山姥切当然是要避之不及。就让那心脏节奏咚咚咚,快得慌乱无措。

  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仿造品吗?

  “喜欢你,喜欢你,”她甚至是有点娇气地翘起了可爱的嘴角,无辜着表情,毫无顾忌地夸大其词,“因为被被很漂亮嘛。”

  玫红眸子缓缓搁浅着纯净水流,我有说错吗,我明明很喜欢你呀,软和的笑意流泻而出。

  他则一寸、一寸紊乱了呼吸。——然后仿佛蒙受了极大羞辱一般,不堪地猛力甩过脸转身。

  “我喜欢你”,和,“我喜欢你的脸”,明明是两种意味吧………你想我以为是哪种呢?

  “漂亮之类的、别那么说。”

  那,和仿刀太不相配了……

  她望着他。

  被自卑奴役着的人像是置身在黯淡的阴影之中,理所当然不主动不接受。

  “反正对于仿刀,很快就会失去兴趣的吧。我知道。”

  正是因为心里是明白她会说什么的。

  更是感到蒙羞了,日益苟且地躲避起她的目光,也不满足仅仅是被白布遮挡住,渴望比被深埋进樱花树之下还要想藏进黑暗角落。

  我只是仿刀,谈不上“漂亮”,更配不上“喜欢”。

  所以山姥切国广才会显得有些粗暴地中途打断了少女的反驳。

  你不喜欢我,是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喜欢自己……

  “可是山姥切国广是、”

  仿佛无声啜泣着的善良并且自卑的内心——他的夏季天空应该永远是多云而且阴郁的。

  沉默的脸孔之下理应也是同样沉默的心,请不要,不要注视着卑劣的『山姥切国广』。淡淡地、又胆小地如是觉得,蒙着阴翳的出色容貌。

  一如既往地逃避着。

  逃避着目光,逃避着阳光,逃避着他自己。

  “被被、那样太可怜了……”

  “明明长得很漂亮嘛!自信一点啊!”

  “就是!就是!超级心疼被被的!”

  毕竟,山姥切国广这个角色就是那样卖着“自卑美少年”的人设,博取着既是审神者也是少女的存在们泛滥的同情心。

  像一个蜷缩在墙角、脆弱漂亮的孩子那样。

  我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刀剑。

  不管是锻刀还是掉落都可以轻轻松松得到。

  “但是,我才不是什么冒牌货。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在那一刻,山姥切狠狠皱着眉宇,猛地爆发起来似的升高了音节,用作为一把刀剑喷薄的怒意的眼神注视着审神者少女。

  不管变得多强,终究还是仿刀,你是这么想的吧?

  比起那些高贵的刀剑,三日月宗近也好,小乌丸也好,数珠丸恒次也好,一把把都比他珍贵得多吧?

  …………仅仅因为是仿刀,就不能认同我吗?

  “对的,只有破破烂烂才适合我。”

  明明是想要阻止莺丸的暴行的,明明是想要像鹤丸那样拯救她的,明明如太郎一样等候着成为她的支柱的……

  “明明是”,就是如此简单。

  山姥切垂下了碧色的春湖眼眸,变成泄了气的皮球,忽而失落了起来。

  手入什么的不需要,加速札什么的不需要,团子也请不要拿过来。

  仿刀根本配不上的。

  不要再给我多余的关心,明明我就这样,腐朽掉,也没关系的啊。

  把你给那爱向你撒娇的髭切不好吗?给那暗自关心着你的膝丸不好吗?

  你的初始刀,也是那把骄傲的河原之子呢。

  他卡在喉咙里的言语太多,就像是因纷乱思绪堵塞的出水口,失态。逃避。作茧自缚。说到底他曾为她做过的事,从来止于普通的出出阵,远远征,做做内番。

  山姥切就连那把专断孤独的莺丸友成,都是比不上的。

  就是心底里太过清楚自己的地位,越来越是闷不做声,不要去唤醒她的记忆。

  “你是错误的。”

  不自觉轻抚着鬓边散落的细发,她甜甜柔柔的表情,如同滑淌而下的淡黄的芝士夹心,每次都压在他的心脏上,使其泛起轻微的甜蜜感。

  然而还带着些醉意的疼痛。

  “为什么不看我呢?为什么要一直低下头呢?”

  “作为『国广第一杰作』,被被再骄傲一点!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的呀!”

  眨眨,直白而宁静的目光里渐融了艳美的淡红,“本丸里最平庸最不出名的存在,实际上、是我吧?”

  想要学习战斗保护清光的这点都做不到的她……

  对刀剑付丧神们的暴行连反抗都不曾有。

  简直弱小得惹人哀怜。

  “最无能最无用的‘审神者大人’,需要被被的保护呀。”

  “所以,”她的呼吸喷上他的手指,激起一点发痒的感觉。偷偷摸摸的愉悦就此慢慢蔓延上他的神经,动脉里的虚假血液仿佛加速涌动起来。

  被牵起来的手无所适从,“你可以保护我吗?”

  “『国广第一杰作』,真的是很优秀的刀剑哦。”

  喜欢被被没有错吧?

  我这么说没有错吧?

  抬起了美丽的脸,审神者少女真的是根本什么都不懂,只会愚蠢地娇惯了付丧神们,纤白的足更加逐渐深入混沌肮脏的泥潭。

  明明出发点是那么美好——光是用着尽不正确的方法。

  所以,错误的是你才对吧?

  无能又懦弱地把袖子都捏皱了,暗自一直责问为什么自己不能视若无睹,再为什么不能斩断她周身的束缚。浅浅的一层薄红染在山姥切的眼尾,他情绪激动得胸膛不断起伏。

  过呼吸一般狼狈急促的噪音随着节奏迫不及待地发出。

  她、确实是忘记了,鹤丸国永。

  明知道不应该让她忘记的。

  …………………………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幸福。



第一次写被被啦,我就随意苏会儿(。

开学有点忙,本来前几天就要更了的,结果情不自禁就开始拖……并且看到没有催更就更加心安理得了起来(×)

嗯,mua!

评论(17)
热度(53)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