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乙女向/一期婶/女审神者】紫阳

  空气中的雨下得温柔绵密,一点一滴,像糖浆,就像今天进入这座本丸的一期一振的眼睛一样。

  审神者抚了抚裸露在外的手臂皮肤,凉凉的。

  ——应该说,这并不是个好天气。这样阴雨不断的天气总是会让人感到情绪低落、与人消不去的疏远,不论这雨是否只是因为每年预定到来。

  准静止锋。

  她默默想到,那随着雨季低落的心情到来的一期一振是否也总会让人觉得疏远呢?

  纵然他无疑是温和的。

  审神者的友人早于她拿到了一把名为一期一振的刀,有时看着窗外的雨忽然道,“说来可笑,我怀疑着付丧神的真心呢。”

  “你和他正在恋爱吗?”审神者不知道要不要问出口,所以显得格外迟疑、迟钝。

  将判断力尚且不足的美丽少女置于封闭的本丸时空,身边又是一堆英俊的付丧神,还能怎么样呢?

  你可不能选一期一振。

  审神者被最要好的友人抓着手这样告诫——她记住了,千万,千万不要靠近一期一振;最坏,最坏的情况也不要和一期一振恋爱。

  “这对于其他付丧神不也是同理吗?”

  审神者低垂下眼帘,任由乱高兴地帮她盘起长发,耳边隔着窗户听到的雨声有些模糊。心却想飞出了。

  “主公大人?想到什么走神了、”

  “好了吗?”面对着故意眨了眨眼睛、气质雌雄莫辨的乱藤四郎,审神者只是伸手往头上摸了下,并不在意地询问。

  难道我的魅力还没有头发大吗?乱不禁有些气鼓鼓的。

  可想到这头发是他亲手盘的,乱藤四郎又兴高采烈起来。“一期哥,你看,这是我给主公大人盘的头发,怎么样?”他一下子拉住了门外经过的兄长,得到意料之中的肯定后,便翘起了尾巴似的。

  “这样的审神者大人……很优雅很美丽。”

  身着华丽军装的青年被拉着看过来。

  一期一振因为乱藤四郎的突袭,除了第一个瞬间露出的窘迫以及失态以外,就是一边嘴里礼貌地喃着“失礼了”,一边低着头进了主卧。而再次被弟弟要求看一看他的杰作时,他微微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试探性地抬头。

  “诶、”

  审神者刚好对上这把新刀剑的视线,有些意外,正想移开,却没想到对方的动作更快。

  一期一振几乎是反射性地错开了视线,脊背不自觉紧绷着。

  “很优雅”,“很美丽”,他用来夸赞女性时的语气真挚,眼神清和,并不会让人觉得冒犯。

  也仅仅是并不会让人觉得冒犯而已。他的视线是往何处去的呢?他的动作也不会超出过礼貌和欣赏。

  真是困难。审神者冒出了这个念头。

  “乱的手艺很棒。”

  她轻抿起嘴唇、淡淡地,眼帘低垂,似乎是微笑了。——这个时候,所有刀剑也都会当做她是在微笑。“太好啦!”乱藤四郎发出欢呼声。

  退出主卧关上槅门之后,却瞬间变了神情,眼底映出阴郁和不安,“主公大人该不会是喜欢上一期哥了吧?”

  

  

感觉自己快成失踪人口了………应该有后续(。)

评论(13)
热度(38)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