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有着十分努力想要变得好吃的,奇怪的少女心,
想着如果能被爱着就太好了,
以及,爱着❤@艾尼尼

这个暗黑本丸大有问题!(五)糖

01

  只是换了个近侍而已。

  为什么付丧神们都用一种“你这污秽的人类要果然要对一期一振下手了”的“和善的眼神tag”看着你。

  啊……弟弟组已经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向你了。

  嘛……管它呢,来本丸时间最短的他,是目前最安全的人选了。

  你也不想看到一睁眼是近侍砍过来的情况嘛。

02

  一期一振看了短刀,又看了看你。

  ……曾经想pr短刀组美腿的事情不会被发现了吧。

03

  “审神者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一期一振蜜金色的瞳孔里是凝结的温柔,再也不会再你面前流淌了。

  怎么说呢。真是无情到……你有些放心?

  你真是受够本丸刀剑暧昧不明的态度了。

  你手下批改公文的速度不减,一目十行地浏览过一张张文稿。“不用管我,你自己去休息吧。”

  暗黑本丸什么的都去死吧!

  “审神者……真的没问题吗?”他慢慢问道,发音是青年人独有的温润与透彻。

  这下你终于意外读出了一期的眼神里忧郁和担心的成分,如水含蕴着。那份金属的目光里,酝酿着金阳。那种炙热和冰冷共存的颜色,其中交杂的怀疑和不相信,编织出截然相反的色调,一时间竟然有些奇妙的美感。

  啊啊又是一个被你外表迷惑了不死心的付丧神。

  ——好麻烦。你偶尔也想过上在房间里独自腐烂的生活啊。

04

  最近,审神者的公务真的有点忙来着?

05

  你正专心致志地批改着公文,突然听到有人用清润温雅的嗓音上前说道,“这样真的好吗?”

  吓得你把桌上的公文都打翻了。

  你抬头发现是石切丸。顺着他如水的目光,你知道他指的是你脖颈上如八岐蛇盘踞的掐痕。

  昨天狼狈的你带着掐痕离开,以及今天早上宗三左文字远征的临时决定。

  本丸这些活了上百年之久的付丧神无疑可以借此猜到发生了什么。

  而他的最早到来让你感到十分的意外。

  嘛……你和石切丸的接触不多,而你对石切丸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衣服十分难脱?

  “不除掉不净之物,作为御神刀可是失职呀……”

  石切丸绿色的双眸,如玉石,翠色满溢却不张扬,清雅而淡然。注视着你的时候,就像是会泛起清澈的水花一样。他的眼尾抹着你最喜欢的红胭脂,并不夸张,没有次郎太刀那样的烟火气息,反而更突出了面容的宁和清净。

  “我最擅长的就是消除淤肿。”

  你想了想,在一片沉默的犹豫中,同意了。

  石切丸手持御币在你面前来回挥了挥,和纸发出沙沙的声响,“祛除灾祸,净化污秽。”

  「祓い給え、清め給え」

  他的咬字有种特殊的韵律,给你以神祠里神圣清洁的感觉,仿佛一丝污秽都无所遁藏。

  御币上舞动的和纸,多似雪、纷纷而下。

  神祇管装帽下压着的棕色发丝温和地贴着他的脸颊,领侧的绶带结随着他的动作而飞扬。

  你不由地摸摸脖子,果然疼痛和滞塞的感觉已然消去了很多。

  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神签,敲到你的头上,“不好好爱惜东西的话,也许迟早会吃苦头呢。”你反射性地捂上额头,接过了神签。

  等他背过身的瞬间,你趁机翻过来一看,笺子上刻的是“大凶”。

  ——他的话语如温风,读起来却似藏着莫名的深意。

  “!!!”

  是说你会被区区刀剑反噬的意思吗?

  你追上去抓住对方宽大的袖子,粗暴地将他压制在地上。

  你毫不客气地提起他的刘海,遂露出了阴暗的笑容。

  “真好呢,能让我这么生气。”

06

  ……屋内春|色满堂。

07

  石切丸治疗你是为了避免你这幅样子被政府人员看见。要是暗黑本丸被发现的话,这间本丸的刀剑少不了被处理掉。其实心底恨不得将你当做不净之物来祛除吧。

  你向来不忌讳用最大的恶意揣度付丧神,当然你猜测的也不会假。

“所以,莺丸你又是因为什么跑过来的呢?”你刚整理好衣服,又看了看桌上摊着的文件,神色莫名。

  莺丸背对着你,坐在房间的走廊上,捧着放着一杯茶小啜。你看不到他的正脸,只看到窗口斜横出一枝红枫千染,为寂静的绿色染上一抹艳色。

  莺丸面容姣好又秀气,被抹茶绿的发遮挡了一半,而发的尾端有些虬曲。

  莺丸历经沧桑,那份坦然自若的气质,若静水深流,深而不露,最喜欢过淡泊而悠闲的生活。战斗服装也不像其他刀剑那么繁华,甚至是朴素到了极致,全身上下最惹眼的也只是胸前的两串流苏。偏生他的声音蕴含着少年特有的俊俏,似击珮环。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喝茶。”他回头,写在脸上的笑意看起来浅到近乎没有。

  莺丸那份深厚的安静,和石切丸有些像,却不是栖身于神社的寒寂,而是在穷乡僻壤上耕耘的安之若素,是经历过繁世开谢后的看轻。轻掂着一盏春茶,指香轻盈。惊若游龙,把酒话东篱。你如此形容着,心头黑暗的余热还未消退。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跑到我的房间来喝茶呢?”面对对方的答非所问,你眯起了眼。

  “嘛,不要在意细节。”对方轻巧地说,听起来甚至有些少年的娇气,淡而清澈。

08

  接二连三地,很好玩吗?这还有没有暗黑本丸的基本素养了?

  啊,反正就是看你心情不错,就凑上来了吗?!!一不注意就黏上来了,付丧神什么的,简直——就像是虫子一样的存在啊。

09

  你忽而记起关于“莺丸”名字由来的一个传闻,“明明不是春天,拔刀时却能听到莺鸟鸣叫的声音——”

  你拔出他别着的“莺丸”。

  “审神者,……你这是干嘛呢?”难得你在莺丸的口中听到了犹豫的尾音。

  “果然呢,就像春天来临了一样。”你反手用指节叩响刀身,“真是一把好刀。”

  随后你更是不怕死地想用指腹划过刀锋,幸好被莺丸及时阻止了。

“审神者真的是没有一点自觉啊。”

  根本没想到,在付丧神面前夸赞他的本体到底意味着什么……

  你还在莺丸的话里回味,回过神时,唇畔和双瞳里已然盈满了对方温淡的绿色。他揽上你的腰,自己有力却柔软的腰肢也贴上来。莺丸的凤眼,掩在黑睫下,尾部上挑,一时间竟勾勒出微妙的迷人。他有茶味的呼吸印在你的脸上。

  视线的余角里,你看到、一叶红枫掉落在他置于一旁的茶水上。

10

  就像淡薄的茶绿色不慎沾染了枫红,刹那沸腾起来。

  “或许,未曾战斗过的莺丸,这样,也是可以被使用……的吧。”

  

太爷爷你是想在哪里战斗啦

慢慢发我也是也可以装作很高产的人的吧( →v→)(←w←)(不要脸(对不起其实这是我在绿江上发了很久的文了(。

不混圈的我有时候会想和大家一起玩耍啊(。・ω・。)ノ♡

评论(12)
热度(73)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