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仓酒

将自己深埋。

会在糖里混入大量玻璃渣。
极其感性、和理性的矛盾体。
没有什么不敢写的。
南极圈好冷。

@艾尼尼小姐,要和我一起私奔吗?
我偷电动车养你。

【刀剑乱舞/一期婶】紫阳

  

  前篇1

  

  ——怎么可能是一期哥呢?乱在嘴里反复咀嚼着几个字眼,嫣红的唇瓣像是斑斓的花,靴子里的脚趾蜷了蜷后松开。

  最多是新鲜感。

  而那新鲜感会像积雨一样很快消失。

  他仰起脖子,听见外面还是有雨,雨声模糊而轻。

  “怎么了,跑得这么急?”忽然被从走廊那头急匆匆跑出来的几把短刀所惊,乱藤四郎问。

  “啊……、我是想把这个给主公大人看呢。”

  五虎退高高地举起了一朵沾着雨水的紫阳花,强忍着害羞,脸上浅浅浮现出一些红晕,“明明最近总是下着雨,这花却开得很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对对对,”厚藤四郎用元气爽朗的声音附和道,“我们挑了很久想送给大将的呢!”

  “嗯。”

  连一旁沉默的小夜左文字赞同似的。

  可是、乱藤四郎眨眨眼睛、刚想出声,这算是违规了吧?

  毕竟是一堆化身男性人形的付丧神和一位花季少女朝夕相处,很早之前,很多付丧神也不是对审神者没有意思的:付丧神们送给审神者的花,会被她安排到餐厅、门口、书房等公共场合的橱桌上。

  算是一种拒绝了吧。

  而为了不令这样的审神者感到为难,之后紧急召开的本丸刀剑会议上,由压切长谷部提出了几个秘密约定。

  不准给审神者送花、不准给审神者送礼物、不准对审神者做出任何会误会的举动。

  “请不要给主上添麻烦。”压切长谷部一脸认真地拜托着,眼神专注,心底里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情绪。

  当然,自那之后,审神者果真没有在收到过来自付丧神的花。

  除了餐厅、门口、书房等公共场合的橱桌上从不凋谢的新鲜花束。

  “因为听说人类很容易被下雨天影响心情,还会生病什么的,”

  属于前田藤四郎的解释响起来,“所以想着看到颜色鲜艳的东西会不会好一点。”

  “而且我们是小孩子的外表,也没有关系啦…”

  “乱刚刚也是仗着是小孩子,长得又像女孩子,帮大将梳头了吧?”信浓埋怨着,有些羡慕的语气。

  “那是我求了主公大人好久求到的啦!”

  乱藤四郎立即瞪圆了眼睛,警惕的猫咪的样子,“信浓你可别和我抢啊、”

  “所以嘛~我们送朵花不会怎么样的啦~”

  破坏一次约定不会怎么样的啦。

  

  

粟田口家的天使们w

评论(3)
热度(31)

© 小仓酒 | Powered by LOFTER